信仰主基督

信仰證明題,不是人人都有能力算

By
on
2012-07-25

信仰證明題,不是人人都有能力算

文/Zen大

讀書時,最讓我感到痛苦的考試科目就是數學(雖然我的英文分數才是最低的)。每次數學考試,容易粗心大意的我最害怕遇到的考試題型是「證明題」。證明題不像填充題,只要答案正確就好,怎麼算出來的無所謂。

證明題是最考驗一個學生推論與理解能力的考試題型。證明題要想拿滿分,非得每一個計算步驟都正確才行,有時候明明你知道自己算過這一題而且練習時也會算,但上考場時,卻可能一下子忘記某個解題公式,一下子忘記把某個解題步驟給寫出來,最後被老師扣分。縱然最後得出來的答案是正確的,只要證明過成是錯誤的,還是拿不到分數。

放到信仰來看,也是一樣的。身為平信徒的我們,對於所信仰的三一真神等神學奧秘,其實是靠信心宣告多過於理性證明、邏輯推論,甚至於常常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就是說,某種程度上我們必須承認,除非我們精通神學思想的流變與推論證明,否則,我們是沒有資格寫信仰的證明題,沒有能力以邏輯推論來告訴其他不信者我們的上帝是甚麼!?為什麼我信!?

身為基督徒,有時候為了福音廣傳的緣故,不免失之操切而躁進了。只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真神/真理,便為那信假神拜偶像的不信主之人感到憂心,不希望他們繼續沉淪在錯誤中,卻以太過化約簡略的方式向對方證明起上帝,且因為自己是對的而對方是錯的,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到處東拉西扯一堆證據來證明對方是錯的,卻不自覺自己所拉來的證據其實也是錯的,甚至是嚴重誤解了對方的「錯誤」,結果沒能搶救靈魂,反而被對方嘲笑,認為我們根本不懂,胡亂證明一通就想拿信仰證明題的分數,就像搶對方的靈魂。

舉例來說,中國人認為人死後變成鬼,人鬼是中國人定義人死後的狀態,他是中國文化獨有的一種觀念。聖經提到的鬼,多半只魔鬼邪靈、汙鬼群鬼,此鬼非彼鬼,只是當初翻譯中文聖經的前輩們借用了「鬼」這個字來使用。然而,如果我們對於聖經沒有通透的了解,對於兩個文化的鬼沒有充分的認識,讀聖經時很容易因為讀到同一個字,就發動自由聯想,將兩方拉在一起當作同一件事情看待,然後再發動自由聯想找到一堆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人死後成為鬼,我們最多只能說是中國文化誤解了人死後的存在狀態,因為過去的中國人不了解聖經,但,如果將兩鬼給統一起來理解,就犯了過度推論、錯誤推論。

翻譯學中有「不可通譯性」的概念,只兩個不同的文化中的觀念無法找到完全對等的字詞來翻譯,只能勉強借用另一個接近的字詞來表達。然而,思想在傳播的過程經常有如謠言在傳播一樣,只會不斷被誇張扭曲或簡化(總之,脫離原本的狀態),被後人根據自己的需要任意解釋,被不懂整個借用的來龍去賣的人隨便誤解使用,甚至最後積非成是(因未簡化的錯誤通常容易理解,容易被接納,反倒是沒有錯誤的正確知識因為傳遞的複雜性而在傳遞過程中遺失了),以訛傳訛。

其實,基督徒撰寫信仰證明題的方法,不是邏輯理性推論,不是論辯聖經和其他信仰的異同,而是親身實踐。套句馬列主義的名言,「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方法」,對於廣大基督徒來說,向世人證明信仰為真的方法不是我們口中能說出多麼漂亮有邏輯令人無可辯駁的道理,而是用生命實踐基督信仰中所傳給我們的一切,讓世人看見基督信仰在我們身上的見證。

如果想要擁有以邏輯理性來推論論證上帝的神學奧義,一個人必須是擁有聖靈充滿的基督徒之外,至少還得精通希伯來文希臘文亞蘭文拉丁文德文英文與中文,且精通這些語言背後的世界觀與價值觀,重要宗教信仰觀念的源流與演變,精通語言學、語源學與修辭學等等等,除非是上帝啟示的先知僕人,亦或者專門的聖經學者,不要說一般平信徒,就算是牧師恐怕也沒有能力寫「信仰的證明題」。這也是為什麼雅各書強調「聽到還要行道」,耶穌要我們作鹽的原因。

生命的見證,才是書寫信仰證明題最好的方法,至於容易引發誤解紛爭的邏輯理性推論式的證明方式,還是盡可能保留給術業有專攻的神學學者就好。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