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怪小丑太沉重

By
on
2012-07-28

怪小丑太沉重

文/Zen大(這世界最恐怖的事情是因為不能得罪某些人所以某些言論不能被主張,例如因為某大師說了要抵制電影,故而媒體就有人不敢刊登這類其實問題不是出在電影的論點….)

(李伯伯其實應該這樣想,如果這個殺人犯宣稱自己是讀了聖經才決定伸張正義,難道我們就主張抵制聖經嗎?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誤讀文本,問題怎麼會是出在文本本身?)

日前美國發生槍擊事件,毀掉十二個家庭,嫌犯自稱是蝙蝠俠中的反派人物小丑,引起軒然大波。

有人撰文要求抵制觀看《黑暗騎士》,認為這類暴力充斥的電影會帶壞人心。

幾乎每一次,只要犯罪者宣稱自己是模仿某部電影或小說或漫畫而犯罪,社會上便會有批判此一創作作品,要求下架或禁止觀看的聲音出現。

然而,以無差別殺人事件來說,此並非美國第一起案例,過去的校園槍擊事件,起因各種各樣,難道,只要當事人宣布自己是受某種成因影響就盡掉該東西嗎?那麼受到霸凌而產生報復進而殺人的嫌犯,我們能夠簡單的說,禁掉校園霸凌嗎?就算真的讓校園霸凌停止,就能停止無差別殺人事件嗎?

這類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嫌犯,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是精神狀況出問題,至於造成其精神狀況出問題的原因各種各樣,我們雖然必須致力於消滅原因,但是,並不能把錯誤全都歸結到這些事情上,畢竟,同樣觀看電影的觀眾數以萬計,跑到路上去殺人的卻只有一個,不是嗎?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完美,每天也有很多令人遺憾而無奈的悲劇發生,我們固然要致力於防堵犯罪與悲劇的發生,卻也不能因噎廢食,因為一個人宣稱自己受「小丑」影響就認為應該抵制電影。

電影的暴力固然對少數精神狀況有問題的人可能有影響,但是對於更多正常人來說卻是一種反思內心暴力因子,甚至遏止暴力實際發生的重要工具。也許這部電影幫助了更多原本打算殺人或搶劫的人遏止了犯罪衝動,只因為這些被遏止的犯罪行為不會發生,所以我們不知其影響力有多大?

有人要認同電影裡的邪惡角色而非主角,那肯定是這個人的社會化過程出問題,因為電影的設定都是要讓觀看者認同主角從而引發其善良正面特質的面向,如果因為少數的不幸意外反過頭來怪罪電影本身,未免過度推論了

再者,當全世界震驚於美國有個「小丑」殺了十二個人的同時,敘利亞的內戰更不知早已死了多少人?或許我們更應該問的是,為何我們更關心「小丑」殺人而非敘利亞內戰?

無差別殺人事件永遠是悲劇,卻是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無法遏止的惡,因為就是有人無法適應這個世界而壞掉,走上了犯下超級邪惡重罪之路。我們應該學習挪威人面對悲傷的方法,繼續堅持自己的信念過日子,不選擇以惡治惡,不讓邪惡打敗,才是真正的勝利,那些付出生命的亡者的犧牲才有意義!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