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訊息區

說話的工作

By
on
2012-07-28

說話的工作

文/Zen大

平常日子裡,我主要的工作是寫字,或者說,透過寫字來說話,傳達訊息與意見,換取稿費收入。

時不時也會有只是說話的工作。

後來想想,大四的時候就開始說話的工作。那是我擔任大一社會學的督導,要帶學弟妹討論課堂上所學到的社會學知識。

上研究所之後的第一份助理工作,也是說話的工作,那時候是帶大三學生的社會學理論實習課,帶大家讀幾本古典社會學家的原典。

研究所時期,還曾經跑去國中代課(公民),那也是一個說話的工作。

還有研究所期間,接過一些教人讀書升學考試的家教(到如今也還有再做),那也是一份說話的工作。

想來在出社會之前,在開始在博客來上寫每周導讀賺稿費之前,我就已經開始從事說話工作。

這麼多年後才想起來的是,國小四年級我還被老師找去參加國語文演講比賽(應該是沒得獎),那可能是我第一份說話的工作(只是沒錢)。

畢業後,出社會,進入職場,一邊在公司上班一邊寫稿,雖說工作本身也常常需要說話,但卻沒有了專門以說話當工作的差事,直到離開職場轉型為soho後,陸陸續續開始有一些顧問、家教、演講、電台錄音的說話的工作進來,甚至還曾經被找去香港做說話的工作。

昨天晚上和老婆閒聊時,仔細回想了一下,說話的工作其實做了不少,好比說電台錄音,經歷過幾個節目的常態性錄音後,算是駕輕就熟,雖說電台錄音錢不多,但是和主持人一搭一唱,透過閒聊的方式傳遞訊息,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況且所謂的錢不多,我是這樣想的:我錄半到一個小時的音,耍耍嘴皮子,說說話,就能賺到在路邊舉牌的工人(超過)一天的工資,怎麼說其實都很賺。就像我認為能夠筆耕,靠寫字賺錢,遠比其他許多工作不辛苦多了!為此我很感恩!

演講工作其實也接了不少,雖然其中有一部分是出版的教育訓練(但是,好像今年來找出版方面教育訓練的少了),也會有各種五花八門的演講邀約,以前我是非台北地區就推掉,後來我也改變心態了,只要費用能支付出席活動的交通費並且有一個還可以的入帳,我就去,當作去玩(所以前一陣子我去了逢甲大學),打破不必要的自我設限。

除了熟能生巧,不諱言我也讀了一些提升演講技術的書,當然是沒有照單全收,只是比較能了解聽眾的心。雖然迎合聽眾會比較討喜且容易接工作,但我不覺得演講應該只是為了迎合聽眾而講,有時候還是得將沉重且關鍵的訊息傳遞出去。

總之,回頭仔細想,除了電視通告以外(以前有人找,但因為我過去堅持不上電視主義而推卻,近來我的想法也改了,電視媒體生態固然特別但卻也是傳遞訊息的好管道,只可惜大概機緣還沒到),其他的說話的工作幾乎都做過了。

雖然說話的工作很有趣,能與人接觸,即時獲得反映,且一個主題可以重複在不同的場子使用,比起寫文章來說耗費的腦筋其實少很多(只是要鋪陳演講的節奏和準備哏),收入也比寫作來得優渥,但是,我還是會堅持以寫作為主體,說話為輔。為了寫作,會大量吸收資訊,閱讀思考並且整理歸納再撰寫,說話的工作則雖然也需要這些,卻也經常可以靠耍小聰明,或說笑話來博得好感,久了容易讓自己的根基不穩,是以電視名嘴久了之後會讓人心生厭煩之故。

除非能成為主持人,其他必須掏出專業知識的說話工作都必須適可而止,且有扎實的根基做底,否則遲早會把自己耗盡,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我個人並不反對說話的工作,個人出版寫作顧問也好,出版社的員工教育訓練也好,升學讀書考試的家教也好,還是與我寫作主題(兩性、職場/求職、勵志、出版、文創、理財)相關的演講、廣播錄音、電視通告也好,帶讀書會也好,都歡迎大家來找我喔!

附帶一說,如果需要不只一個人擔任說話工作,我也認識不少可以從事說話工作的專家,甚至本身就是專業演講人,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提供包裹式的推薦服務,當然是不會像演講經紀一樣必須另外抽傭,我的做生意原則是有錢大家賺,大家交朋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