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他們在逃命,我們在唱K、看電影

By
on
2012-08-03

他們在逃命,我們在唱K、看電影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2/8/3蘋果日報)

每次颱風來,都讓我深刻感受到「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殘酷現實。

住在都會區的白領,各個引頸期盼放颱風假,網路上甚至還出現各種各樣的搞怪Kuso圖片,像是「本島不歡迎未達放假標準之貧弱颱風」、「颱風天有三寶(泡麵、麻將、睡到飽)」、「8/2全台哀怨地圖之我們放假了/可惡…為什麼只有我們」。

颱風天對享有絕大多數基礎建設、資源分配優勢的都會區居民來說,不過是賺到放一天假,甚至下午還可以出去唱KTV、逛街、看電影的休假日。

雖然我們也「知道」新竹縣尖石鄉、南投仁愛鄉、高雄六龜甲仙等偏遠地區,每逢颱風天必來土石流,居民就得揹著新家性命逃難去,甚至大雨一來,家就被湍急的水流淹滅的悲劇,但始終只是透過新聞媒體「觀看」得知此一消息,或許在電視機前面哀嚎兩聲,表達哀悼之意,但是K卻還是要唱的。

颱風天,他們在逃命,我們在唱K逛街看電影,並存而毫不突兀,一點問題也沒有!?

甚至有些人會不解地懷疑,為什麼這些人不肯搬離危險地區,到安全的地方定居?卻沒有想過,為什麼國家沒有做好國土規劃、水土保持的錯誤,最後卻要人民以搬家來替國家承擔其疏失?

當大多數人只是看著苦難哀嚎兩聲,卻無法更進一步關切某些地方颱風來就土石流、淹水不斷背後的結構性因素,像是山坡地濫墾濫伐,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錯誤的防洪治水政策,錯誤的國土開發規畫等等,新聞也只是娛樂化、綜藝化地報導災民逃難的過程(看看那些颱風天在馬路上玩雨傘開花的記者們,抓著逃難的村民訪問感受的報導方式),媒體完全不發揮第四權監督政府的功能就算了,只是使用大量的災情狀況來填滿版面,如此同義反覆,最後颱風就成了都會區老百姓唱K逛街看電影,偏遠地區老百姓恐慌逃難的一國兩制。

面對台灣這個地理環境特有的,每年一定會報到的颱風,不只政府單位沒有一整套完整而嚴謹的防颱與災後補償、重建機制(大多數所謂的機制,都是在一次次的重創奪走人命之後,因為輿論責難而事後亡羊補牢所制定),新聞媒體也沒有一套能夠深入淺出,既報導災情狀況也能夠深入監督政府改善、解決問題的機制,而我們小老百姓似乎也麻痺、無感、無所謂,反正颱風天打開電視就是一堆的災情畫面,一堆記者玩在大風中前進,讓雨傘開花的「災情」報導,難怪莫拉克颱風到如今都快四年了,重建進度還遙遙無期,南投仁愛鄉更早已成為颱風來必土石流人民必得逃難的重災區而改善無期。

每一次颱風,都無情地掀開了藏在台灣社會表面和諧下的問題,然而,如果「娛樂化」的災情報導就是我們面對颱風的方式,難怪台灣被各種土石流「掏空」的速度越來越快。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