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出版品與影視產業的媒合需要更寬廣的視野

By
on
2012-08-23

出版品與影視產業的媒合需要更寬廣的視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前一陣子,有新聞報導提到,今年國際書展上推出的媒合出版與影視產業的「平面出版與影視產業媒合平台」,由出版產業聯合向影視產業推薦的十七部作品中,只有紀蔚然的小說《私家偵探》(這小說真的好看)賣出了電影版權,其他多半不是洽談中就是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出版產業能夠主動與其他產業接洽跨領域合作,絕對是非常值得鼓勵的事情,不過,出版產業向其他產業推薦所謂的好作品時,究竟是帶著什麼樣標準,卻是一件十分值得認真思考,搞清楚的事情。

舉個例子,近十餘年來,台灣本土自製電視戲劇作品,無論是鄉土劇還是偶像劇,乃至於最近的很夯的華劇,雖然不乏高水準的佳作,但是,大多數都只是休閒娛樂的產品,作品內容相當灑狗血,偶像劇更像言情小說而不是文學作品的改編。

影視娛樂產業故然也希望拿到叫好又叫座的原作小說來進行改編、拍攝,不過,如果叫好和叫座只能二擇一,我認為影視產業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叫座而不是叫好,就算把原作改編的亂七八糟,引來死忠讀者或影評批評也無所謂。娛樂產業更考慮的是獲利而非名聲。

叫好的作品常常很難改編得讓眾人心服口服,甚至有很多時候根本就無法改編,例如在全世界大暢銷的村上春樹的小說,多次改編成電影的結果,大概很難教書迷領情。

小說和電影電視、舞台劇等其他文藝創作,本來就有很不同的側重面向。小說可以花大篇幅描述主人翁的內心獨白,電影或電視如果只將鏡頭帶到主人翁的大頭上,然後開始配細膩而冗長的獨白,就算不被觀眾罵死,大概也會直接轉台不看。

這也是為什麼,當作小說來看,文藝評價並不算高的某些作品(姑且讓我斗膽地舉一個會得罪很多作者的粉絲的例子,九把刀的小說),改編成電影卻是意外的有趣而好看,電影本身得到的好評似乎也多過小說本身。

原作小說家自己下海改編當然也是一個原因,不過,更可能的原因也許是,九把刀的小說其實更適合以影視的方式呈現,雖然以文字的方式呈現也可以,但在眾多大師或高水準作品的比較之下,在讀者習慣了歐美日等成熟的大眾小說閱讀的胃口下,小說本身的評價排序,可能低於其他更有名的作家的作品,好比說之前舉例提到的村上樹。

就文學評論的角度來看,村上春樹的小說也許比九把刀的成熟而且熱賣,但是,就作品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劇本來拍攝的角度來看,九把刀的作品似乎比村上春樹的更有可能賣座。

同樣的,改編一本暢銷而通俗好看的言情小說為偶像劇,可能比改編駱以軍、張大春、朱天心的小說來得有商業市場。除非,除非台灣的影視產業水準已經有了好萊塢的經濟規格,或者歐陸電影的拍攝能力。

舉了那麼多例子,想說的無非是,今年國際書展上推出的媒合出版與影視產業的「平面出版與影視產業媒合平台」,立意雖然好,但是從選書書單以及媒合成果來看,選書的標準其實可以更加寬廣,迎合廣大的影視產業之觀眾族群的需求一些。畢竟要像紀蔚然老師的《私家偵探》這樣高水準又適合改編的作品,在現階段的台灣來說還無法每年大量生產(但我也不反對回頭去挖以前過去出版界所出版過的寶藏),更重要的是,既然出版人建立「平面出版與影視產業媒合平台」,想做的應該是產業對產業的工作,考慮的除了把好的平面作品轉化為影視作品之外,也還有幫作家與企業帶來利潤的部分才對。

作品選取的標準,不妨放得更寬一些,將大眾暢銷小說也納入考量,甚至有必要時連港澳星馬中國等華人世界的好作品,乃至海外作家的原作作品,其實也可以納入考量,誰說台灣的出版人不能跨足全球電影電視原作劇本的版權買賣與媒介?華文世界擁有許多沒能被好好深入探索其再開發價值的好作品,找到好的團隊,哪怕一本只是一般讀者傳閱的言情小說,沒有太高的文學價值,不值得學院教授為文撰寫評論的通俗作品,也能成為產值驚人的偶像劇原著。重點在於想要經營此類跨媒體媒介平台的先進是否看出了不同媒介轉換時的側重點,能從觀眾/市場的需要處切入,找出真正適合推薦給其他產業從業者的好作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