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一厘米的良心

By
on
2012-09-11

一厘米的良心

文/Zen大
華隆員工北上抗議的時候,曾有個路過的婦人,對維持秩序的警察抱怨這些抗議人士阻礙交通、亂、吵…,原本以為會得到認同的婦人,沒想到被其中一個員警義正嚴詞的糾正,該名員警簡單扼要的地對這個抱怨婦人說明了榮華員工抗議的原委,並表達個人的同情與認同。
1992年2月,柏林圍牆倒塌的兩年後,當年的守牆衛兵因格.亨里奇接受審判,因為亨里奇曾經開槍射殺一名企圖翻牆逃離東德的青年克里夫.格夫洛伊。
亨里奇的律師辯解,他只是奉命執行工作,別無選擇,因此不應該被判刑。
不過,法官西奧多.賽德爾卻有不同見解。
他在法庭上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有罪沒錯,但是,打不準確是無罪。做為一個人,一個心智建全的人,有將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做為一個人應該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與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指導原則,而非法律。尊重生命,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原則。」
最後,亨里奇被已蓄意殺害格夫洛伊判處三年半有期徒刑,不得假釋。
沉寂了一陣子的士林王家事件,最近幾天又喧鬧了起來,建設公司大動作派人前往拆除王家的「違建」,現場警察眼睜睜地看著抗議人士與建設公司雙方人馬起衝突卻不介入隔離或調解,令人不勝唏噓。
作為警察,面對所有公民抗議的維安工作,或許來自上級之命令不得不遵守,然而作為一個人,哪一邊是弱勢需要保護,憑著自己的良心應該能夠判斷才對,或許現場的警察無法扭轉事件,但至少可以盡一己之力防止公民在此一抗議或拆除活動中受傷,不是嗎?
光只是依法行政並不夠,亨里奇也以自己不過是依法行政為自己的殺人辯解。然而,執行命令的人不能只是依法行政,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心,自己的良心過不去的事情,不能因為法律說可以就去做,或者默許不過問。依法建設公司拆除王家的建築或許是對的,但是,不代表依法行政的過程可以允許出現有人受傷的事情,抗義的一方也不過是秉持憲法所賦予公民的權利,以公民不服從的行動抗議他們所認定是惡法的東西。
做為人民保母的警察,維持社會秩序、執法權威固然重要,保護人民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更加重要,或許應該多想想,如何更權變有謀的抬高那一厘米的良心!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