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為何捨簡就繁?~二代健保補充性保費課徵辦法有感

By
on
2012-09-19

為何捨簡就繁?~二代健保補充性保費課徵辦法有感

文/Zen大(本文寫於2012/9/12,後來看報導說,要放寬利息課徵補充性保費的規定,雖然還是無法落實公平正義,但也顯示出民間的抗議聲浪還是某種程度能讓政府了解問題的嚴重性進而修改政策執行方式….)

明年即將上路的二代健保補充性保費課徵問題,最近又浮上檯面。此次發出抗議聲浪的是銀行業,銀行業者表示,政府規定的定存利率超過兩千元便要課徵二%的補充性保費,根據計算,銀行得因此支出三十二億的行政成本,才能讓健保局徵收三十億的銀行定存利息補充性保費,完全不划算,還徒增浪費。銀行建議啟徵額度應該拉高到兩萬,且一年徵收一次以減少行政成本支出。

不過,健保局堅持己見,認為定存利息超過兩千元就要課徵,雖然兩千元利息課徵兩%的補充性保費,其實只有四十元,少得可憐,而且民間已經出現拆單潮,相信最後真會被政府課徵到的部分會少很多,但健保局無論如何就是要這樣課徵,捨簡就繁,身為老百姓好像只能無奈的接受。

說起來也不奇怪,當初推動二代健保改革時,民間專業人士便一再提出改以家戶總所得制來課徵健保保費(如此也才符合健保的公平與量能付稅原則),合併到所得稅的課徵中一起執行,省時省力又能避免不公平,但是,健保局應是要推出一個補充性保費的徵收方式,只針對股票股利、利息、正職有兼差等狀況課徵補充性健保費,且還設定了年課徵上限(二十萬元),連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都跳出來罵此套補充性保費浪費掉的執行成本比能課徵到的費用還多。但反正增加的成本也不是收錢的單位要支付,反正麻煩的是老百姓又不是政府單位,健保局就好官我自為之地堅持這套只針對部分人民增加健保費用的課徵方式,決不退讓!

想想其實蠻心酸的,健保就是財政虧損才需要找新的收費來源,於是有了補充性保費。然而,對比那些拿雙重國籍,長年旅居海外,不在台灣工作賺錢或繳稅的中華民國國民,這些人出國半年後就可辦「停保」,等生病後再回台灣加保就能使用便宜又大碗的健保,停保的廢止問題卻遭到極大阻力。如此花得多、收得少,多繳的並不是較有能力的,有能力的反而可以少繳的健保經營模式,恐怕就算補充性保費過關,不出五年,健保局又會大喊虧損,要再調高健保費。

健保局的經營方式有點像台電,不管如何,總之我就是虧損,我也不打算解決虧損的原因,就只是要調高產品價格,老百姓除了勒緊褲帶買單之外,似乎一點辦法也沒有,難怪政府的施政滿意度會越來越低,沒有官員在乎老百姓已經苦到活不下去,好官我自為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