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是採購書單出包,還是大人太過杞人憂天?

By
on
2012-10-05

是採購書單出包,還是大人太過杞人憂天?

文/Zen大(本文部分文稿發表於2012/8/29中國時報)

媒體報導,台中市的國小聯合圖書採購書單,出現《這個男人:你到底還要不要?》、《居家風水》、《桃花桃花就要招好桃花》、《幫媽媽自殺》等,與兩性、算命、星座、命理安樂死相關類別的書籍。台中市副市長坦誠部份書單不宜,已要求教育局緊急上網廢標。

雖然這些書都不是法律明文規定的18歲以下禁止,說實在的也並不違反善良風俗(頂多書名聳動一些),卻被視為「國小學童不宜」,顯然我們的國家/大人對於孩子應該讀哪些書,自有一套法律之外的道德規範。這麼一個看似「保護小孩」的舉動,背後其實隱藏了「誰有決定國小學生該讀哪些好書,以及何謂好書的權力?」

撇開此一標案其實可能連「教師需求」的用書都納入採購考量不談,出現在新聞中所謂的不宜書單,真的有如此不宜嗎?

以《這個男人:你到底還要不要?》這本書來說,其實是兩性信箱Q&A的問答集結(台灣不少報紙都有這類專欄欄目,國小學童想看也一定看得到),文章的內容大多是提醒對自己的戀愛有問題的讀者,重新思考這段愛情還要不要繼續下去!也許是書名聳動了一些(這年頭很多出版社為了賣書,書名都蠻聳動的),但內容基本上是正向的。

大人們覺得不宜,很可能是認為國小孩童還不應該談戀愛,還沒有愛情方面的困擾與問題。但是,實際上真的如此嗎?今天國小學童就開始談純純之戀的越來越多,是否其實是大人自己鴕鳥假裝沒看見,逕自認定孩子不會談戀愛因此不需要看兩性方面的作品?

其它象星座、命理、風水之類的書也是一樣,我們的社會明明就信奉星座命理風水,每天的晨間新聞也都播送的每日星座運勢等資訊,還有居家風水節目,孩子們更可能在家從小就接觸這類資訊,孩子還沒生下來,父母就找算命師取名字,生下來之後拿孩子的八字去算命,凡事皆求神拜佛(七月的中元普渡才剛過不久),卻沒想到學校引進了其實可以幫助孩子更正確了解星座命理風水的書籍,卻被反對了,認為孩子不應該讀這些東西?

想想其實蠻奇怪的,典型的身教與言教的不一致。似乎大人們在告訴孩子,有些事情可以做,但不能說,更不能讀。

《幫媽媽自殺》則是一本探索生命教育的得獎好書,卻有人說這樣的書對國小學童來說太深? 也許小一小二不適合(就算真的看,也看不懂吧?),但是小五小六也不適合嗎?恐怕除了大人對孩子有錯誤的天真想像外,也太小看國小高年級生的理解能力。

國小圖書館的館藏究竟該買哪些書?是否只能買人畜無害的童書或青少年讀物,不能引進一些大人看的社會書?國小圖書館是否只為國小學生服務,國小的教師們,甚至是社區的大人們難道不也是服務對象?不少偏鄉的國中小圖書館其實都還肩負起社區圖書館的任務,而實際上不少民間發起的捐書到偏鄉活動中,也充斥這類兩性星座命理的書籍。

只要學校做好借閱的管理分級辦法,採買那些貌似有爭議的書,其實一點都沒問題,是某些自以為「為孩子好」的大人想太多了!

令我擔心的其實是,某些其實只是書名聳動但並不違背善良風書的書之所以被禁止,是我們社會上的大人們相信,十二歲的孩子還不具備分辨對錯得獨立思考能力,並且也不認為這些孩子需要具備。

這才是教育裡面最大且最嚴重的問題。

《世界是平的》作者佛里曼說,教育的重要任務之一是培養具備批判性思考能力的下一代,因為只有具備批判性思考能力的人才能在殘酷的全球化競爭中脫穎而出。批判性思考必須從小教起,接觸具爭議性的思想並且自行判斷對錯,能否自己閱讀作品並且判讀其正確性,正是發展批判性思考的重要過程。

當我們每年一次地感嘆法國的大學升學考試考著複雜的思辨性問題時,是否想過,這套批判思考能力的養成其實早在國小階段就需要開始,不是上國中高中或大學研究所才來補課。

說實在的,一份台中市國小聯合採購書單,就戳破了台教育的不足。我相信這份書單中具爭議性的書籍出現在國中採購清單,恐怕還是有大人會覺得不妥,某些大人們深信只要禁止一切他們認為有問題的書籍/思想進入學校教育體制(所以不但教科書審查,連圖書館採購書單也要審查,思想審查以保護孩子等光明正大的理由合理化/包裝),就能保持孩子的思想純潔乾淨,就可以讓孩子健康的長大。好像這個世界都沒有網路、電視等媒體存在一樣,好像孩子都不會透過網路接觸這類的資訊一樣。

就算某些書有爭議(但有多少人認真讀過了?),書籍至少還是有系統且品質較好的資訊來源,網路上的千奇百怪無其不有,電視媒體充斥荒謬的思想言論,大人能將一切都禁止嗎?

如若有大人陪同,讓孩子讀一些需要動用思辨能力的作品,對於人格發展更有幫助,很少人是讀了壞書而學壞的,人們學壞是因為環境,或者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才會隨波逐流而墮落學壞,有正確信念價值觀的人就算讀了邪惡暴力之書,也只會斥之以鼻,並不會被影響。

我們最大的問題,是自以為能透過思想檢查,建立一個百毒不侵的烏托邦世界,讓孩子在其中健全發展。烏托邦並不存在,想幫助孩子健康地長大,不是不讓祂們接觸有爭議甚至邪惡的思想,而是先給予正確的價值教育,並引導他們自行進行思考,得出正確的結論。

光只是禁止,只是等他們跨過法定年齡之後,將其推入更殘酷且沒有人保護的大社會中,使其隨波逐流,甚至最後被邪惡所吸收。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