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散文或許不需全真,不過福音見證卻虛假不得

By
on
2012-10-27

散文或許不需全真,不過福音見證卻虛假不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說真的,這幾年教會界為了傳福音,自我合理化諸般的智慧,幹了不少違背聖經教導的事情,例如不樂之捐,做假的捐款需求以求實質達到募款標的,參加特會可以抽獎品,寫假的見證文章灑狗血…)

最近台灣的文壇出了一件事情,某位擔任文學獎評審的資深創作人,跳出來爆料並批判了某一年他所評之文學獎散文組的往事。主要內容是說,當時眾評審對兩篇進入最後決選的散文無法判定高下,最後決定以「真實性」來決定誰得獎,便找人分別給兩位入選作者打電話,詢問其創作的真實性。

其中一位說那是虛構,另外一位表示是真實經驗,說自己寫的是真的人得獎,承認虛構者落選。然而,事後得知,承認其創作是真實的人,其實也是虛構的,但是,這位作者並不認同當時文學獎評審以真偽判斷該由誰得獎的方法,他認為,創作必然有虛構的成分。小說創作也經常碰到此一質問,都是虛構的故事,如何表現「真實」?

在此無意探討散文創作應該以真實為基礎或者可以虛構,以真實為基礎是否一定是要本人自己親身經歷(日前美國出了一本書,一位基督徒為了瞭解同志,假裝成同志,過了一年出櫃生活,令其感受到同志生活的艱辛與被感歧視,特別是當他得知母親寧可他是得癌症而非同志時),處理別人的經歷是否可以等創作上的問題。

我想到的是,為了傳「福音」而寫的「見證」,是否可以「虛構」經歷?或者說,為了讓「見證」變得更精彩、感動人,把原本是三四個人的見證,濃縮凝結在一個故事主角身上!

因為工作的緣故,得知一些主內機構為了福音工作上有更多斬獲,在傳福音的單張、小冊子的製作上,有一些摻了「虛構」的成分,或者改寫其他人的故事,或者自己創作了並不存在的見證。

如果有清楚註明,這是虛構的創作也就罷了(一如小說,大家都知道那是虛構的故事,雖是為了傳遞真實的想法與情緒)。若沒有

,讓人誤會,那就糟糕了,離假見證不遠矣。

前一陣子,台灣一本頗為知名的財經雜誌,為了報導的可看性和話題性,濃縮了三四位受訪人的經歷在一個人身上,寫出了一篇震驚社會的報導,結果被踢爆造假,破壞新聞製作的底線,備受抨擊。任憑該刊如何辯解,不能接受其說謊的大有人在。

近幾年來教會也開始出現類似的事情,令人擔憂。一些主內肢體、機構,扛著位主傳福音的大義,在一些行為手段上逐漸放寬的道德標準。不時有人會以「無論如何,福音總是傳開了」,傳福音得要倚重「諸般的智慧」等經文,替這類事情辯護。只是我個人以為,諸般的智慧終究還是得守住智慧這條底線,犯罪說謊做假見證應該不屬於諸般的智慧。或許我們可以代替那些無法自己寫下見證的人書寫,但卻萬萬不能創造不存在的「見證」(故事),這是基督徒行事為人的底限(不可說謊,不可作假見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