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高牆居然站在雞蛋這邊了,震撼世界的力量才得以彰顯

By
on
2012-12-25

高牆居然站在雞蛋這邊了,震撼世界的力量才得以彰顯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因為我們大多數人本來就是雞蛋(弱勢這一邊的人),沒什麼好失去的,所以,站在雞蛋這一邊,其實並不難。

村上村樹的「雞蛋與高牆」的演說,之所以引夠引起巨大迴響,除了他本人的高知名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原本可以輕鬆選擇站在高牆那邊爽爽的過,卻寧願遵循良心之聲,站到雞蛋這邊來,冒著可能因此而得罪權貴,讓自己的作品少賣一點的風險。

是的,其實有些公義之聲的發出,之所以受到尊重並且傳播,說者的身分,還是很重要的。除了言說的內容本身有道理發人深省之外,還因為說話者本身得因此冒的風險以及付出的代價。當實踐本身的發言的困難度越大,得賠上的利益越多,說話者的力量越大,越能夠受到尊敬。

這是為何我們看到公眾名人願意反核,都很感動的原因。因為,他們是可以不必站出來反核的,且絲毫不會影響他們原本的大好人生(就算核災發生,他們也有本錢遷居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居住),甚至反而會因為反核言論而丟了一堆工作邀約(世界各國的擁核財團都擁有龐大的政經影響力),反而會丟了一些工作機會,更因為他們本來是高牆那邊拉攏的人,可以輕易成為高牆那邊的人,安然居住在高牆後面過自己的美好小日子!

弔詭的是,這世界上明明是雞蛋,卻覺得自己是高牆的人不少;反而是高牆那邊的人,願意放棄好處站到雞蛋這邊來。

對基督徒來說,耶穌無寧原本絕對是可以是高牆那邊的神,卻選擇成為最弱小的雞蛋,為了救贖世人,讓最小的一個也能得到神的恩典救贖。

遺憾的是,歷史上的教會往往沒有站到雞蛋那邊,反而選擇成為高牆。從十字軍東征、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獵殺女巫,到二十世紀德國基督教會力挺納粹,美國白人教會力挺種族隔離政策,當代基督教會迫害同志…,罄竹難書。

更奇特的是,我們認為 只有過去歷史的教會會犯錯 當下教會的永不犯錯。實際上,當下的也是歷史的教會,也常常在犯錯,卻因為害怕得罪人,沒辦法在教會立足,怕得罪了和自己不同立場的弟兄姊妹等各種原因而選擇對自己所看見的不公義噤口不言,甚至成為幫兇(想想我們對反旺中青年陳維廷同學被聯合報指責為沒禮貌後,自己的反應與態度?)。

不得不嚴肅地說,其實這就是「罪」,一種你明知自己正在犯錯,卻不肯承認,還認為自己是重生得救的義人的狀態。如果我們真的願意遵循聖經的教導去分辨是間之事的善惡對錯,願意遵循聖經的教導去面對世界,今天的世界就不會是諸惡橫行,良善萎縮退卻的時代,因為越來越多基督徒不再本於聖經與愛跨出教會走進人群幫助最弱小的那一個,反而選擇關在教會之內,做個溫良恭儉讓,有禮貌有教養,捐捐錢,作作社會公益,自己不犯錯(卻也不在乎社會犯罪)的好基督徒就已經心滿意足,相信自己終將進入天國!

快要聖誕節了,從高牆那邊挪到蛋這一邊,推倒高牆,就是聖誕節的精神。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