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當你的帷幕大大擴張之後

By
on
2013-01-27

當你的帷幕大大擴張之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國度復興報)

這幾年,台灣教會相當強調的教導之一,是「擴張帷幕」,打開「境界」,特別是在基督徒的職場生活面。

「擴張帷幕」,是相信神有能力幫助我們拓展事業版圖、提升工作(廣義,包含教會服事)能力,累積財富與名望,得享世人所羨慕的富貴榮華,並且再以此作為吸引人進教會的一種手段。

傳福音當以諸般的智慧,如果我們身處的時代,就是崇拜成功富裕的強者,那麼,擴張帷幕,領人信主,未嘗不可,也是一種傳福音的方法。

只不過,不免也想,神在讓人擴張帷幕之後,除了以此領人信主之外,是否也有其他的「責任」要承擔,例如以其所豐富有餘,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一如耶穌基督的教導,做在那最小的一個弟兄身上),在地上落實神國的公義!

如果,我的工作能力變強,獲利能力提升,財富便多,地位不斷爬升。然而,我周遭的人們,卻沒能因此而夠過得更好,改善其不幸的光景,得到需要的幫助,反而更窮更苦,那麼,這種只求自己益處的擴張帷幕,不是神要賞賜給基督徒的成功。

當年劉俠女士拿到文學獎首獎後,捐出所有的將金,成立伊甸基金會,希望幫助所有和她一樣的身障朋友能夠獨立自主、自食其力,就是「擴張帷幕」後願意幫助需要的最小的一個弟兄的最好例子。

其實,我實在不清楚。如果說,身為基督徒,在職場上卻做出使人遠離上帝、敗壞世界道德的作品,但替公司賺大錢,且產品符合專業的作品,到底算不算符合基督徒的工作倫理?

我們可以為了公司(或自己)能夠賺大錢而去做破壞世人與神關係的事情嗎?

我們可以大聲斥責明顯可見的色情暴力,但是,我們有能力防備那些包著漂亮糖衣(通常是斷章取義的聖經金句)的異教思想嗎?

《擁抱神學》的作者沃弗在來台的演講上說,今天的教會裡,有明顯可見的異教思想(思多葛學派)正在流行,我們相信,一個人生活過得好不好,與其心態是否正向、健康有關,環境再惡劣,只要我們的態度正確,生活就是好的!

態度論根本不符合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因為人的平安是神所給的,是你明明難過失敗到整個人被打趴在地上,完全沒辦法翻身,卻還是覺得平安喜樂充滿,因為「聖靈」在你心裡運行。

當我們說,要抵制不看爛新聞,卻沒發現在播報爛新聞、製作爛新聞的,正是自家教會的弟兄姊妹。當我們為台灣糟糕的勞動環境禱告,卻沒發現,部分基督徒企業主正是造成勞動環境惡化的兇手….。

我們只抵制明顯看得見的惡,卻無法分辨摻在善(糖衣)裡的惡。例如,我們知道東方閃電是異端,防範起來一點都不難;但是,有多少人知道消費主義更是當代撒但引人墮落的詭計(更別說防備了),早已滲透道你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即便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也受綑綁而不自知。

在世界上生存,基督徒到底只要不違背世界的法律,就可以盡情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好,還是應該符合上帝的律?應該符合道德最低限度,還是應該追求道德卓越(沃弗說:應該追求道德卓越),即便這律明顯與世界的律牴觸,而你必須起身去反抗,然後,可能反而會違法?可能會丟失掉你的富裕生活?基督徒到底該站在高牆(體制),還是雞蛋(弱者)那一邊?

有意義的基督徒人生,應該不是追求自己的家道豐盛(古往今來那麼多宣教士放下自己的好日子不過,跑到世界的蠻荒之地傳福音,為什麼?),而是不求自己的益處,做對需要幫助的最弱者有益之事。

甚至必要時,不惜挺身而出,參與對抗、修改、推翻錯誤體制的破壞行動,而不是只有掛在嘴上卻空洞抽象的「為國家社會禱告」(好比說,有多少人知道該如何具體地為國家社會的重大問題代禱?如果我們根本搞不清楚問題的原因,又如何能夠正確的禱告?)

別忘了,很多人尊崇的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是個基督徒,他看見晚清中國社會的腐敗亂象,不是關起門來當自己的好醫生,不是移民到更好的國家去定居,更不是只有關在教會裡迫切禱告,而是把命賠進去,四處奔走,推動革命,因為大清帝國不再是符合神的公義的政權。

不單孫中山先生如此,潘霍華牧師也是如此,他不顧念自己的性命,膽敢與當時的德國主流教會為敵(當時德國主流教會是力挺希特勒納粹政權的),也要挺身而出反希特勒的納粹政權,甚至最後不惜賠上性命。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也是一樣(當時南方白人教會是力挺種族隔離法案的),為了推翻種族隔離政策而賠上性命。

這些人都落實了耶穌基督的十字架精神,且為了落實基督信仰的教導,甘願放棄自己的優渥生活,最後不惜賠上性命。

今天我們的教會,還有多少人願意為了推動神國公義在地上的實踐而付代價、賠上性命?別說賠上性命這麼偉大的事情,有多少人願意少賺點錢,放下優渥的中產階級生活,過貧窮一點的生活,去作能夠落實神國公義的工作?

為什麼擴張帷幕的教導,被化約成追求世俗意義的功成名就,而非神國公義的實踐?為什麼主導教會運作的人幾乎都是處於富裕階層的基督徒?為什麼非中產階級、衣衫襤褸的人很難走近某些光鮮亮麗的教會,坐在你我的身邊一起敬拜上帝(而必須另行安置)?

我們不得不承認,今天部分的教會,太過中產、保守、「小乘」,以為做到個人私德的溫良恭儉讓,有十一奉獻,有做「公益」,有在教會大量服事、聚會、上課,有聽牧師的話,就是當個好基督徒了?

儘管社會已經快要被窮忙與貧富差距給壓垮崩解,關起門來在教會裡過自己的好日子(大教派宛若一個另類小市場,弟兄姊妹在其中得以自己自足),甚至部分教會與弟兄姊妹甘願與權貴鑲嵌(看看我們有多少弟兄姊妹在國家機器,在國會裡當官當民代,卻成為錯誤體制的維護者,而非弱者的幫助),站到體制那一邊,不願意站到弱者那一邊。對於社會體系的錯誤資源分配方式,對於必須集體行動的公共參與,大多無感,甚至以「基督徒不該干政」來搪塞、逃避!

神國的公義要在地上落實,必然是政治的,只是,這並非傳統的選邊站的政黨政治,而是落實神對世界的管理規則的生命政治。例如,環保的推動與落實,便需要以集體力量的公共參與,才可能令執政掌權者改變態度。不是個人節能省嘆就能做環保,還要推動國家能源與產業政策的更替,這些都是政治,政治是眾人之事,而非只是藍綠或統獨選邊站。

基督徒「擴張帷幕」沒有錯,每個人都應該擴張自己的帷幕,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到最好,成為扭轉社會向上的關鍵少數(良心)。

重要的是,「擴張帷幕」只能是「不求自己益處」,「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且在成功之後,是將一切所得有餘的拿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一如劉俠捐出所有獎金成立伊甸,我以為這才是神所樂意見到的「擴張帷幕」,光是自己擁有富貴榮華、坐擁豪宅名車存款億萬卻坐視社會傾倒、敗壞,是撒旦在「擴張帷幕」。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