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不信仰的自由

By
on
2013-10-13

不信仰的自由

文/Zen大

神給人一份非常貴重的禮物:選擇的自由/權利。

從每日三餐選擇吃什麼,到選擇什麼工作、伴侶、人生,人都可以自由選擇,只要願意承擔選擇的後果/代價即可。

包括,選擇不信上帝,選擇過墮落、沉淪、敗壞人生的自由/權利。

基督徒常常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不要那上好的福分,不願認上帝是主?

(必須認真悔改的是,這世界上有一部分人之所以不願接受上帝,是基督徒與基督的教會搞出來的。從中世紀的獵殺女巫,到近代的獵殺科學家、支持蓄奴與種族隔離制度…。)

不管能否理解,基督徒與基督的教會都應當尊重不信之人有選擇不信的自由/權利,選擇信仰異端的自由/權利,選擇自我沉淪放縱的自由/權利,這個自由/權利是連上帝都尊重的,我們不可以剝奪。

給予自由的代價,就是可能出現敗壞之事。

例如:言論自由。

當我們承認人有言論自由的同時,就是承認人有思想的自由,也同時必須承認,會有我們不喜歡或者邪惡的言論出現,但是,如果主張者僅僅只是在言論/思想的層次,並沒有實際行動,也沒有傷害任何人,我們無權以任何理由禁止其言論思想的自由。

過去西方教會在政治經濟文化信仰等各方面擁有優勢,常高舉上帝之名,討伐其實是人自己不喜歡的言論。例如:演化論與創造論之戰。在立場先行又自以為理解真理的情況下,做出許多無可挽回的錯誤傷害。

保障言論自由是很重要的,代表一個人(或群體)不會因為言論和另外一個人(或群體)不同就被打壓或傷害。言論的正確與否,當下或許無法辨明,遲早有一天可以。如果涉及到批判上帝或教會,或者與當下的基督信仰貌似牴觸,我們都應該抱持寬容之心,接納那些與我們不同的言論。因為選擇的自由是連上帝都替人保障的,沒道理上帝的子民卻自己高舉上帝之名,去做上帝不會做的事情。

高舉愛或上帝的名義,一不小心就可能走上自以為義的偏執。例如美國的3K黨,各個宗教的基本教義派,都有過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真理而不惜出手傷人的醜惡紀錄。

我們當然可以竭盡所能地向信仰異端者傳揚神的恩典,但是,前提只能是基於愛與憐憫,方法只能是關懷與幫助,絕不能口出惡言攻擊,甚至抹黑那些觀念意見與我們不同的人(或群體)。

有時候不免覺得,敬虔與正義魔人,不過一線之隔,相當危險,我們常常走在那條鋼索上,且不時有人跌落到魔人那一邊。上帝沒有要基督的教會代替祂審判世人,祂只教我們要愛鄰人,愛人如己。

我們到底有沒有歧視或仇恨某些觀念意見與我們不同的人(例如:主張多元家庭的人士,部分教會關起門來,使用甚麼樣的言語,怎麼談論這些人) ?我們口口聲聲的「恨惡罪,愛罪人」,從我們的言行舉止中,真能看得出這句話的見證媽?大家心裡有數,將來也各自對上帝負責,不用多言辯解。

指出錯誤是因著愛與憐憫,不是為了證明自己道德高尚、沒有犯錯。傳揚上帝的恩典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愛,半點恐嚇的方式都不應該使用。可惜我們常常使用恐嚇的方法,看看那些關於「末日來了」「不信者下地獄」的布條和貼紙。

非但不以愛卻選擇恐嚇的方式傳福音,被恐嚇了還悖逆不悔改時,甚至還會代替上帝施行審判。兩千年教會歷史,代替上帝審判不信者的事件,可以說是罄竹難書。

越是容易替上帝抱不平的人,容易落入自己扮演上帝,審判世人的盲點卻不自知,還以為是在傳揚耶穌基督之愛,卻是造就更多的彼此仇恨與傷愛!

歸根究柢,原因很簡單,我們太過執著地想要把自己以為好的恩典,塞給那些不信的人(越虔敬的人,越容易在此一試探上跌倒),卻全然忘記了人有不信仰的自由/權利,我們不能以任何恐嚇威脅傷害…的方式強迫人信上帝。

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只有無止境的關愛,在尊重對方選擇成為其所是的(生存)方式的前提下(他若堅持當個同志那就尊重他是一個同志,不要非要去改變他的性向)。

人有選擇的自由/權利,這一切的結果將來每個做選擇的人都要自己面對上帝,自己承擔。基督徒與基督的教會的責任,就是去愛與憐憫,不是定罪與審判,後者是上帝的責任。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