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輸得起的,才能贏更多

By
on
2014-02-13

輸得起的,才能贏更多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4/2 iYoung雙月刊)

輸不起,於是為反對而反對

常上網的朋友,也應該很容易在BBS或臉書上碰到一種人。十分熱中於唱反調,甚只是「為反對而反對」,只因為有人說A是對的,非得想方設法證明A是錯的。如果說理說不贏人家時,還會來人身攻擊這一套。萬一被圍剿,就宣稱自己是弱勢被欺負。

「為反對而反對」,某種程度上就是「輸不起」。

即便明知道反對的那一方所說的一點都沒有錯,只是不甘心對方比自己先說出了正確的論點,就非得要以各種歪理來辯倒對方,至少把對方拖入泥沼戰,讓對方覺得厭煩而不在理睬自己之後,再逕自宣布取得勝利(超級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

輸不起,其實是不知道如何承受失敗的挫折

輸不起的意思是,無法承受失敗,不知道如何處理隨著失敗而來的挫折、創傷情緒/壓力。因為選項中不能有失敗,最後要不是消滅自己(造成挫折失敗的源頭),就是不擇手段(作弊、抄捷徑)也要成功。

每年的社會新聞,都會報導一兩起名校學生自殺的新聞,無論是失戀還是成績不理想而自殺,說穿了本質都是一樣,就是「不知道如何承受失敗的挫折/創傷壓力?」最後選擇讓自己消失(挫折源頭)。

當整個社會都瀰漫輸不起的壓力時

說到輸不起,第一個浮上腦海的印象,恐怕不少人都是「南韓」。南韓的運動比賽選手屢屢在國際大賽上,被人抓包。為了贏得比賽,不惜搞小動作算是小Case,惡意犯規也頗常見(例如之前新聞媒體報導,韓國柔道選手在與日本選手比賽時竟然用牙齒咬對方的手腕),甚至傳出對裁判施壓或收買裁判的情況(這部分大多未經證實,以傳言居多),台灣的選手也屢次在國際大賽上因為碰上不擇手段求勝的南韓選手而吃虧。

雖然說,其實搞小動作甚至惡意犯規,相當程度也是運動比賽中默許的,只不過,南韓的選手似乎讓人覺得特別容易如此行。

生存壓力大到輸不起

有學者研究指出,韓國人在國際競賽中之所以搞小動作頻頻,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韓國社會的生存壓力是外界難以想像的大。是相當極端的贏者全拿,即便我們認為已經很不錯的國際大賽第二名名次,但對競爭超級激烈的韓國社會來說,不是第一名就沒有意義(除非是像足球這類原本就特別對亞洲人不利的運動比賽例外) 。

非得拿第一名才能存活,不然就一律打入谷底的殘酷競爭環境,必然會迫使人不擇手段贏得勝利,扭曲變形成輸不起的性格。

不能輸,沒有退路,原本是激勵人進取的一種動力。基本上是鼓勵人盡己所能拿出所有的力量來努力。然而,如果社會環境的競爭殘酷到真的輸不得,勝敗攸關性命時,冒著違反規則被逮的風險也要想辦法求勝的作為就會出來了。

富貴險中求

畢竟從「成本效益」的角度來考量,搞小動作或犯規被抓到很少會被直接取消比賽(更別說那些遊戲規則就由自己人制訂的比賽,更方便護航),但是只要沒被抓到又得逞,勝率豈不是增加許多?!

隨著勝利而來的巨大報酬,與因失敗而將得承受的巨大責難與恐怖谷底深淵,若沒有很深刻的生命價值觀的堅持,選擇遊走違法邊緣放手一搏的人只會多不會少。

社會誠信與社會成本

早年華人去到美國時,驚訝美國人的「傻B」,買了東西之後竟然三十天內都可以拿去退貨(且不問理由),因此便出現不少「聰明」的華人,每次要出席重大場合之前就先去賣場買衣服,也不剪吊牌就直接穿去,等活動結束之後才拿去原先購買的商場退錢。

上述行為,在經濟學中稱之為「白搭便車」,如果這樣的人相對稀少,社會可以自行吸收其白佔好出的成本,但如果這樣的人越來越多,遲早有一天被白佔便宜的企業不甘心老是被退貨(成本大增),便會從源頭進行管制,緊縮退貨政策,結果雖然防堵了白搭便車的人,卻也懲罰了遵守規矩的人,且增加了整體程序運作的社會成本。

一個社會如果抱持輸不起性格的人太多,社會誠信基礎肯定低落,人與人之間相互猜忌,彼此無法信任。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在《誠信》一書中曾經明白指出,反而是社會誠信基礎低的國家/社會,不利於經濟發展,得付出較高的社會成本制定各種防範作弊的規則,而社會誠信基礎高的國家/社會,由於人與人之間彼此信任,社會環境反而變得公平,社會不需要花費額外的費用制定防範違規的制度。

輸不起的悲劇循環

近年來韓國超競爭的環境,雖然的確創造了一批世界級的企業與精英,替韓國賺了不少錢,然而,有韓國的社會學者研究發現,在韓國除了極少數(約5%)能擠進頂級菁英階層的人生勝利組織外,其他競爭失敗落入人生失敗組的人,日子並不好過。舉例來說,進不了三星等一流大企業的韓國上班族,平均起薪僅有88萬韓圜(相當於台灣的22K),在房租地價遠比台灣高的韓國,這樣的收入要應付高房價高物價以及各種因為超激烈競爭所衍伸的成本(例如,韓國家庭的教育經費支出佔比越來越高,達三到五成),根本不可能。

因為向上流動的管道太過狹窄,造就韓國十分奇特的選秀節目熱潮,根據《角力韓國》一書的作者統計,大型選秀節目的初選報名總人數竟然達韓國總人口的4%,可見其生存競爭之激烈。

連菁英躍上國際舞台後絕對「輸不起」的壓力的背後,韓國社會其實隱藏著許多早已經被淘汰,輸到無法翻身(因為沒有翻身的機制)的悲劇。

輸得起,才能贏更大的獎賞

說真的,因為輸不起而不擇手段強迫取勝,短時間內好像沖得最快,贏得最多,長遠來看,卻可能是贏得最少,輸得最多。

面對失敗,才能夠讓人看清自己的不足之處,尋找改進的方法。承受失敗,才能鍛鍊強健的體魄,因為這樣的人必然知道,在繼續往前挺進的時候,每一次的挑戰都更加險峻,失敗其實反而是常態,成功則更多是僥倖。

這是為什麼日本首富,優衣庫的董事長柳井勝常把「一勝九敗」、「成功只要高興一日」掛在嘴上叨唸,甚至奉為經營哲學的原因。

不能承受失敗挫折的人,不肯接受失敗事實的人,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的方法有問題,堅信自己是正確的。這份堅信無論是對是錯,最後都會局限一個人(或國家社會)的思考與判斷能力,往偏執的方向走去。

美國總統林肯要不是一個能夠充分承受失敗,輸得起的人,是不可能再多次競選地方層級的公職失敗之後,竟然還敢投入總統大選。更可以說是因為這許許多多次的失敗令林肯累積了大量的寶貴經驗,最後幫助他贏得總統大選。

愛迪生發明電燈的故事,更是我們從小聽到大的。愛迪生為了找到最適合的媒介材質,失敗了超過一萬次。但是,他正面積極的看待失敗,很能輸得起,更相信這些失敗,都將幫助他更加靠近成功。

甚至有一次,在世人的眼中恐怕他已經算成功了,因為他發現以竹子為燈絲可以持續發亮兩百多小時,而京都附近產的竹子竟然可以連續點亮兩千多小時,愛迪生公司也的確生產了好一陣子竹子燈絲的電燈泡。

但是,在愛迪生的心中,或許認為這仍然不算成功(金雖然也是很好的媒介,卻太昂貴,不被納入考慮之中),而完全能夠輸得起的性格,最後終於讓他找到了鎢絲作為燈泡的媒介。

失敗、認輸,其實一點都不可恥,也不是世界末日,更非無法翻轉的宿命,只要懂得從失敗中汲取教訓,找到持續進步的改革之法,切實地向前邁進,下一次面對挑戰時,雖然也不必然一定能夠成功,但機率一定大增。

輸得起的人,才能承受那日後將來的更大成功!能讓輸家有機會翻身的社會,必然是最強大的社會!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