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見識社會學職人的氣魄—葉啟政與彼得柏格

By
on
2014-05-10


見識社會學職人的氣魄—葉啟政與彼得柏格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4/5廈門書香兩岸月刊)

去年底在書店看到葉啟政老師的傳記《彳亍躓頓七十年:恰似末代武士的一生》出版,一時間成為台灣社會科學界的大事,演講宣傳活動不少,葉老師的門生也紛紛群聚,為老師慶賀新書出版,聆聽老師暢談過往人生與學術歲月。

雖我並非葉老師的門生,但也總算在研究所期間修過老師幾門課,感染過老師的學術風采,自然不會過老師這本生平自傳,更將此書推薦給書香兩岸的編輯部,原本希望做一個葉啟政老師的小專題介紹,為此,還特意將葉老師近年來出版的學術專書全都翻了出來,讀過一遍。

書好不容易花時間讀完了之後,卻發現群學出版了美國社會學大師彼得.柏格的生平自傳《柏格歐吉桑的社會學奇幻旅程》,立馬找來拜讀。讀完之後,推翻了葉啟政老師小專題的構想,改擬同時介紹葉啟政和彼得.柏格,實在是台灣從來甚少社會學家的生平傳記叢書,更別說是自傳性質的作品,而從台美兩位極具學術名望的資深社會學者的兩本自傳的比較、對讀中,發現許多有意思的地方,想說兩本書合在一起做個比較性的簡介,或許更可以看出社會學職人的修為與特質,或可給一些有至於社會學之路的朋友一些參考,於是有了此文。

說完了有點長的前言,讓我們切入正題。

時代洪流影響前半生

葉啟政出生於日治末期的本省人大家庭,雖然家道尚算殷實,卻很快的中落,甚至後來窮到得半工半讀,身兼大量家教(最多同時身兼八個家教),才得以養家活口之餘一併讀書(常常得晚上九點以後才有空讀書),就連當兵期間還趁放假出營時趕家教,可見早年生活的經濟重擔並不輕。

數學很好,被師長寄予厚望的葉啟政,卻因著童年時代的飽讀家從藏書,而想考哲學系,甚至與父親發生爭執,被老師輕視,但還是順利如願考上台大哲學系,後來因故轉念心理學。

彼得.柏格出生於美國大蕭條時代的維也納,剛滿十八歲那年隨雙親移民美國在紐約落腳,家裡也是窮得個響叮噹,得找工作賺學費與生活費養活自己。

柏格之所以讀紐約社會研究新學院,完全只是因為這是唯一可以把課程都排到晚上的研究所,當年的他根本不知道新學院是圓是扁,在美國的學術聲望如何?

兩人出身都不富裕,白天都得盡力打工賺錢餬口,趁夜深人靜才能有時間讀書,卻也都沒滅了想讀書的念頭。

或許正因如此,每到人生關卡處,總有貴人來相助。葉啟政的同學願意幫他兼家教,服兵役時長官願意幫他推薦,日後轉讀心理學系乃至赴美求學一路上總有許多貴人及時伸出援手,才能讓這個靠兼家教養活一大家子的年輕人,在那出國留學不易的年代拿到博士學位,雖然是個當初連想都沒想過的社會學博士學位。

原本被期望應該讀醫科當醫生,卻進了哲學系又轉心理學最後落腳社會學,一坡三折的同時卻也奠定了葉啟政大量廣泛閱讀涉獵的基石。

柏格雖然在新學院讀的是社會學碩士班,卻非當年美國意義的社會學。在新學院柏格的社會學是透過巴爾札克的小說學習的,與當時的美國主流結構功能論可以說半點關係都沾不上邊,不過卻也因此奠定了日後柏格能夠開展出自己的社會建構論的基石,只能說,人生所經歷的每一步,只要夠用心走,或許當下不明究理,日後卻都會在生命史中逐漸顯明!

從統計實證到理論建構

在閱讀葉啟政跟柏格這兩本傳記時,發現有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兩人雖然日後都不是以統計聞名學術界,但是,都有很深厚而扎實的統計基礎,而且在早年的學術研究工作中處理了不少統計方面的東西。

葉啟政的統計與數學好到什麼地步?可以看出當時美國的課本與論文中關於統計方面的錯誤,並且予以改進。

或許這是日後葉啟政在開展自己的社會學理論研究時,能對西方社會學奠基於統計的平均人的哲學人類學預設,做出深入剖析與批判。

柏格則主持過大量的實證研究,即便在他日後以社會建構論聞名於學術界,在統計上所下的功夫依然沒有停止。

台灣的社會學界過去一向有輕統計而重理論的偏好,剛入門的研究生就能侃侃而談著統計研究的諸多缺失,恐怕在柏格和葉啟政看來,那更像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鸚鵡學語,只是從批判統計實證研究的書上看到一些論點便如實照背下來,作為統計不好、實證經驗研究麻煩,而逃避處理統計的一種遁辭。

真正嚴格意義的學術人,對於自己所批判的事物通常也是熟練的,因熟知其中的優缺點故而能看見侷限處,與不喜歡或不想學而替自己找藉口美其名為批判是很不一樣的。

關心社會反求諸己

或許你會覺得,既然身為研究社會的社會學者,關心社會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不盡然如此,或者說,至少在某些特殊歷史時期還願意如此堅持的人,不多!

葉啟政在正式鑽入探索西方社會學理論的基石之前,其學術中壯年期花了很多心力在處理台灣的社會問題研究,關心與批判當時的台灣社會,除了在報章雜誌上撰寫時事評論文章,也與一些志同道合者結盟,對社會建言,甚至實際走上街頭,參與抗議,葉啟政老師更是野百合運動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也是推動廢除刑法一百條的關鍵人物之一,是台灣民主化運動中非常關鍵的一個人物,雖然葉啟政老師自己對此一部分並沒有太過誇耀且反而很低調,不過在書中有頗為細膩的紀錄,對於想更多了解那段時期的歷史的也不妨讀一讀葉啟政老師的紀錄與說法。

柏格自己則碰觸到了南方的種族隔離政策、女性主義運動崛起對男權的直接抨擊與挑戰,以及日後的美國越戰等棘手的議題,還有新教教會日趨保守化所衍伸出的各種議題。同時身為基督徒與社會學者的他,無法迴避其信仰與學術良心所看見的真實,於是也總是屢次在與現實的碰撞摩擦中,感受到學院與日常真實之間的落差。

我以為讀柏格和葉啟政的自傳,最難能可貴的是,堅持社會學之道的學者,能不畏強權或時事的艱難,堅持走對卻難走的道路,即便自己得承受並不好受的過程,卻依然堅持到底。

老而彌堅並不凋零

當然從結果論來看,彼得.柏格的學術成就與威望遠勝於葉啟政。柏格提出了自己的社會學理論觀點甚至被開展成一個學派,所寫的社會學入門書也暢銷熱賣,學術影響力更是跨國性的,研究足跡遍步全球。

反觀葉啟政,雖然熟年之後積極開展(我稱之為)「搓揉」與修養社會學理論,試圖從東方與本土的角度來回應萌生於西方的社會學知識,給予必要的補充提醒與批判反思,也逐漸成一家之言,然而,學術研究成果甚至是經濟成就遠不如柏格恐怕也是我輩必須坦然面對的現實。

當然我相信葉啟政老師是很能坦然接受,且對自己所擁有的學術成就和人生感到滿意,但我也知道,許多仍然對社會學抱持大展鴻圖之心的社會學人,特別是覺得自己困守於台灣這塊小島上的社會學人,會對這樣的學術中心與邊陲所呈現的巨大結果落差感到不滿與困惑,「如果我也能在學術核心地帶做研究,會否有截然不同的結果?」「搞不好我也能成為第二個林南?」…

這種關於個人安身立命的選擇之判斷,沒有標準答案。

不過,我個人認為,有志於實踐社會學之道者,甚至未必一定要進入學術界,在日常生活中,在每一個社會場域裡,修習社會學的人都可以使用社會學的想像力觀察、回應甚至研究所身處的社會,提出自己的見解與看法。

當然能在學術領域中出人頭地是令人欣羨的,能成為國際知名學者的光環更是美好,但我以為社會學毋寧更像古希臘時代的哲學,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生存之道,是需要在日常生活裡反覆操作、練習與實踐的,學術研究只是實踐社會學的一種方法,還有無處的可能性等著社會學人去發現,如果你真心熱愛社會學且願意當作人生志業的話,是否能夠擠身學術核心,甚至根本擠不進學術界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相信兩位學者即便離開了學術第一線,也仍然孜孜不倦地閱讀並研究著社會學,並且繼續使用社會學見識洞察這個世界,與其是否擁有學者教授的身分無關!

葉啟政與柏格當然很幸運的都是社會學學術界的頂尖達人,或者可以日本的職人稱之,雖然非本科專業出身卻愛上社會學且終身不悔的實踐社會學教養,雖然肉體一天天老去,但其從生命與學養中所提煉的學術成就卻越來越顯大,且成為照亮後代學子們的一盞明燈!

願我們每一個踏上社會學之路且因此愛上社會學的學子們,多能向這些社會學老兵、社會學職人、社會學武士/騎士們看齊,或許翻轉世界仍有困難,但安身立命,以及稍微推動世界往更好的方向推進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主題閱讀

葉啟政、何榮幸,彳亍躓頓七十年:恰似末代武士的一生,遠流

彼得.柏格,柏格歐吉桑的社會學奇幻旅程,群學

延伸閱讀

葉啟政,象徵交換與正負情愫交融,遠流

葉啟政,深邃思想繫鏈的歷史跳躍,遠流

葉啟政,邁向修養社會學,三民

葉啟政,進出「結構-行動」困境,三民

葉啟政,觀念巴別塔,群學

葉啟政,現代人的天命,群學

葉啟政,台灣社會的人文迷思,三民

葉啟政,制度化的社會邏輯,三民

葉啟政,社會文化和知識份子,三民

彼得.柏格,天使的傳言,香港基督教文化研究所

彼得.柏格,社會學的導引,巨流

彼得.柏格,社會實體的建構,巨流

彼得.柏格,發展理論的反省,巨流

彼得.柏格,現代化與家庭制度,巨流

彼得.柏格,神聖的帷幕,香港基督教文化研究所

彼得.柏格&杭廷頓,杭亭頓&柏格看全球大趨勢,時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