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被犧牲的小我又不是我!少數服從多數並非民主精神,而是功利主義思維

By
on
2014-05-29

被犧牲的小我又不是我!少數服從多數並非民主精神,而是功利主義思維

文/Zen大

台電於新北市設立的核廢料乾式儲存槽正在進行冷測試的同時,核一廠附近的居民前往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訴訟,訴請撤銷原能會同意核一乾式貯存熱測試的處分。

興建核電廠與儲存核廢料的地區,永遠都是反核的。擁核派除了部分在核電廠工作的人之外,大多離核電廠與核廢料很遠,也沒有多少人真心支持核廢料放自己家附近(就算嘴上說支持,內心也很清楚核廢料絕對不可能放在自己家附近)。

關於核廢料存放處永遠在偏鄉的狀況,其實是功利主義假民主多數決之遊戲規則,對少數人進行多數暴力統治的惡果。

民主制度,很容易淪為多數暴力。多數方,可以強迫少數方吞下其意見,即便此一意見是要少數方得承受傷害,讓多數方得益,只要打著民主本來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的說法,要少數人為了多數人的利益吞忍下去!功利主義思想的多數人得益就是正確,就是好,就可以做的思維,已經深深地滲透到到民主制度中。

明明核電廠的電大多是工業部門用掉了(台灣的工業用電占總用電量的70%),卻硬要說,全民都用核電。就算是全民都用了核電,結果卻是蘭嶼、貢寮與金山等地的民眾在承受核廢料的風險。

真正的民主,不會濫用多數暴力,至少在對少數真正有傷害的事情上,民主制度會透過不斷的對話,彼此反覆協商,想辦法找出雙方都能接受的共識。

民主制的真諦是,多數和少數都能夠敞開心胸的表達意見,真誠地傾聽對方的想法,反覆的協商,審議,設法從異中求同,甚至願意各自退讓一步,好妥協折衷出一個對所有人都好(至少損害最小)的結果。

民主的精神,是透過正反雙方的辯論,讓事情達到更好,而不是以多數作為暴力手段強迫少數服從。只有徹底的功利主義思想,才會徹底堅持少數服從多數,才會認為對多數好,就是好就是正確,且逕自要求少數服從多數,堅拒與少數協商。

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如果多數等於正確,少數就應該服從。那麼,今天是否人口比台灣多的任何一個國家舉行公投,且通過將台灣納為該國領土,台灣就自動被收編了?當然不是!有一些事情,是不能逕自以少數服從多數為藉口,要求少數服從的,例如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個人的生命財產安全。核廢料的存放之事,就事關附近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絕對不能以民主表決的方式決定,多數決有其侷限,並非萬能!

少數服從多數,雖然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卻不是民主法治的精神,至少在某些公共或人權議題上並不適用。

對於功利主義論者來說,反正承受風險與損害地永遠不是自己。被要求犧牲的小我從來不是自己,自己永遠是大我,是被小我成全的那一方,是以永遠可以端出「少數應該服從多數」的說法,替自己的野蠻無理背書!哪一天等自己真的變成少數,又被強迫接受時,絕對不會服從,而是會跳出來抨擊!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