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如何與他者共存?–清末民初的佛耶相遇,及其影響的當代省思

By
on
2014-10-12


如何與他者共存?–清末民初的佛耶相遇,及其影響的當代省思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人光通訊)

書名:近代中國佛教與基督宗教的相遇

作者:賴品超等

出版社: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

最近常常聽到主內弟兄姊妹呼籲,要大家「回歸聖經」,甚至有人主張,人生只要讀聖經這一本書就夠了。

在讀完《近代中國佛教與基督宗教的相遇》一書後,對於上述主張,多了一點存疑。

沒有輔助理解聖經的諸多讀物、神學作品參照,直接閱讀聖經,會出現什麼問題?清末民初的中國基督徒的解經偏差,正是最好的提醒。這本書裡提到一些當時頗有名望的中國基督徒,直接以自己本身的儒家或佛學觀念,套讀聖經,解讀出了基督乃是菩薩等佛教化基督教的概念(最有名的例子,應該是拜上帝教/太平天國)。今天的我們事後諸葛來看,當然覺得這些解經方式,充滿錯謬。

然而,從時代的角度深入觀察,不是這些中國基督徒的錯,而是他們手上擁有的基督信仰作品太少,沒有將近兩千年的神學研究作後盾,逕自解經的結果,就是直接把自己腦中原本存在的異教思想拿來套讀聖經。

宣稱只讀一本聖經或回歸聖經,是有危險的,聖經成書於兩千年前的中東,寫作當時的時空環境和今天截然不同,與東方基督徒更有文化、語言等隔閡,只憑著自己領受的聖靈來讀中文聖經,誤讀的可能性比較大。

《近代中國佛教與基督宗教的相遇》對於非原生文化的信徒該如何理解來自異文化的信仰/文本,且當外來信仰與本地既有信仰/思想碰撞之後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造成甚麼樣的影響,透過研究清末民初的中國基督徒的文章與言行,得出了頗令人值得深思的觀察。

我們其實應該更謹慎而小心地看待文化差異所造成的理解問題,基督信仰雖然是超驗(超越歷史時空環境限制)的信仰,但人卻是生活在一時一地,充滿侷限的存在。一如齊克果曾經說過的:「人是先生而為人,然後才成為基督徒。」為人時代接受的思想觀念,會影響我們理解聖經與基督信仰,這也是為什麼基督信仰進到世界各地後都開展出了各自的偏重/樣貌?

另外,在《近代中國佛教與基督宗教的相遇》看見了基督教傳入中國後對中國本地的宗教信仰(特別是曾經也是外來卻已經本土化的佛教)的衝擊與影響,佛門人士對基督教的組織化運作、積極傳福音和投身社會公益事業甚感佩服且期望佛教門人也能效法跟隨(台灣的佛教如今的積極投身社會公益,恐怕也是受基督教的影響使然)。

至於如何超克異文化或宗教間的差異?此書的主編人賴品超選了研究許地山的小說、生平與信仰的文章作為全書最後一篇文章,毋寧是其解答。基督徒該如何其他信仰的人和諧共存於一個社會?答案是以「愛」接納彼此的差異(許地山的妻子是虔敬的佛教徒且終身不曾改宗,許地山也沒有因此而不接納愛妻),欣賞對方的優點。

本書雖是看似枯燥乏味的比較宗教(學術)研究,讀來卻是相當發人深省。書中比較清末民初的中國人與中國基督徒與西方基督教相遇擦出的各種火花,其研究成果,放到當下的社會卻有相當大的提醒與批判力道。

我們是否到如今還像過去那樣,不理解佛教(或其他異教)就秉著自己對自己信仰的認知逕自對其他信仰指手畫腳?我們如何對待不願意悔改信主的異教徒?

耶穌要我們愛鄰人愛仇敵愛人如己,這份愛沒有任何但書,縱使是當下看似不肯悔改又傲慢的罪人,基督徒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盡力去愛,因為耶穌在我們還是罪人時就替我們上了十字架,沒有分別的替所有人捨命,贖了罪!

願我們更謙卑的面對信仰與異教(徒)的相遇,以愛克服彼此之間的差異,活出主的生命見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