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二件事~寫出能賣錢的稿子

By
on
2015-02-04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二件事~寫出能賣錢的稿子

文/Zen大

和許多人想的不太一樣,想成為職業作家的第二件事情,是要能寫出能夠賣錢的稿子.

職業作家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興起後才有的工作,雖然和同樣都是寫作的古代文人或學院學者有許多類似,現實生活中也不乏為了文學藝術而獻身,不在乎金錢的創作人.那些也都很好,人有權利追求自己想過的生活和創作模式.

不過,不過,如果想成為職業作家,第二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寫出能賣錢的稿子,靠寫稿賺錢養活自己,甚至養活家人.

若是做不到,不配稱為職業作家.

若是還做不到,還在努力,可以在不妨礙寫作的情況下,教書打工賺錢,支持自己往這個目標邁進.

史蒂芬金曾經趴在洗衣機上寫作,村上春樹則是在餐廳關門後趴在吧台上寫作,許許多多想成為拿版稅或稿費養活自己的職業作家,都是努力的持續不斷的寫,認真面對市場.

職業作家的成就都是多年之後社會賦予的,許多人還沒闖出名堂之前,都只是執著地認真的寫,寫能賣錢的稿子.

好比說現在每次出書必然大賣的東野圭吾,其實撐了二十年之久,出版的許多書都只印了首刷,偶爾才有再刷或大賣的書.

當初他辭掉工作決定全職寫作時,就很務實地算過了,自己一年得寫多少書(且在最低印量的版稅下)才能勉強活下來,他也按照這個計劃規律的執行作品生產,一年出版四本書.

撐了二十年,等到市場終於追上他的作品,整個爆炸性的展開,成為又一位讓人羨慕的職業作家.

在台灣,寫作人常常躲在文人墨客的美好身分後面,先替自己找一個安穩的工作,只利用閒餘之暇的功夫從事創作,再將自己的作品美化為藝術創作,並且擺出不屑市場/商業的姿態,逃避成為全職作家.

台灣的創作人大多太聰明,太精於計算,太過花心力在尋找舒適圈,太年輕就太過計較文學創作的成就/高度,以至於在最應該量產的年紀卻過上最老爺子的優渥生活.三十幾歲就得遍文學獎甚至開始當文學獎評審,三五七年才出版一本書,卻對市場宣稱自己醞釀構思以久.版稅少到只連出國玩都不夠,但還好有份穩定的工作加上很多外快(正職工作加寫作的收入是很優渥的),讓這些人設法合理化這套生活模式背後的文學理論基礎(貶抑商業寫作是最常見的一招).

我自己是寫作技巧很拙劣卻又頑固地想成為職業作家的人,所幸堅持朝這個目標邁進,制定了非得寫出能賣錢稿子的目標,成為Soho開始就到處蒐集可投稿的版面,不要臉的一投再投三投,不怕被退稿也不將退稿記在心上,只是不斷地對可以收到稿費的版面投稿.再加上運氣很好的碰上一些好心的出版社給自己企畫寫作的組稿工作,後來又接了雜誌採訪工作,稿子寫多了之後陸續有出版社願意幫忙集結出書,以及奇奇怪怪的工作,還有做了一些跟寫作出版有關的諮商工作,甚至後來開始到處演講或開課,一路跌跌撞撞的堅持下來,雖然到現在還沒辦法全部靠寫稿的版稅活下來,但是,很認真的面對市場,寫的稿子都想著能否賣錢,努力朝著職業作家之路邁進.

想成為靠版稅維生的人,不能作出一本書之後就能暢銷二十萬本的白日夢,且實際上真成為那樣的暢銷作家對成為職業作家反而是一大磨難,下一本書難產甚至成為一書作家的情況也大有人在.

跌跌撞撞的無所不寫,為了苟活而寫的生存模式,可以讓寫作人學到意想之外的多的寫作技巧,累積將來工作所需的技能.

成為職業作家未必是好的,那是一條得終身堅持的道路,辛苦且孤獨,只是如果想成為職業作家,請不要讓任何創作理論或美學偏見干擾了你的寫稿賣錢維生之路.

香港許多日後有大成就的演員,年輕時都演很多大爛片.甚至連好萊塢的演員也是.因為這些片,能賺錢,且能琢磨演技.讓自己活下來又能學習工作必須的技巧,這麼好的事情,只因為美學水準不入某些評論人的法眼就拒絕,只能說這樣的人不夠Pro,抗壓性不足,太過迷戀評論世界的追捧,難以自成一家.

懂得拒絕高雅創作圈的攻擊或嘲諷,是在台灣成為職業作家很重要的一門功課.

總之,成為職業作家的第二堂課,把你所寫的稿子拿出去賣錢,拿你賣稿子賺來的錢付房租水電第四台與吃飯,甚至養家,先做到這一點,再來考慮作品的美學成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