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四件事~心臟要夠大顆

By
on
2015-02-06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四件事~心臟要夠大顆,承受孤獨、寂寞、忌妒、中傷、挑釁等等的惡意攻擊

文/Zen大

職業作家的第四件注意事項,很少人談過,但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心臟要夠大顆,內心要夠堅強,有覺悟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惡意攻擊,有覺悟以個人肉身對抗世界,雖千萬人吾往矣。

許多人誤以為,作家最苦的是寫作的孤單寂寞。其實不是的,有志於寫作的人,大多有點孤僻或冷傲冰霜,很能自得其樂,一個人躲在角落裡過自己的生活,做自己的事情。雖然,忍受寫作時的孤單寂寞也是蠻難的,但還不至於承受不住。

但其實,成為職業作家更難的功課,是承受來自外界的惡意中傷,挑釁攻擊,誤會與不理解,還有萬一你功成名就後,因為忌妒而來的各種流言蜚語的攻擊。

以前我很佩服寫小說的,能夠承受故事裡那麼多人物的黑暗面。寫作人若沒有專進角色的深處,對角色沒有感同身受的能力,角色是很難展演的出類拔萃的。可是,進入角色也就代表承受角色的性格特質,特別是黑暗或軟弱的那一面,得跟納些負面特質泡在一起,對寫作人本身的身心靈也是一種傷害。

不是有些演員因為太過入戲出不來?

小說家也可能因為太深入角色而出不來,被自己創造的角色的黑暗世界所綑綁。

某種程度因為自己覺得無力承擔角色的苦而迴避寫小說,因緣際會切入了評論寫作路線,沒想到這裡也有這裡得承受的災難。

寫評論就一定會踩一個立場去批判某件覺得錯誤應該被指正的事情,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認為你認為有錯的事情有錯,就會引來反面意見的辯論。

如果只是就事論事的辯論,我多少有些覺悟,也很樂意跟異見交流。偏偏並不是那麼簡單而已,常常得到的反饋是人身攻擊,各式各樣的羞辱、嘲諷與傷害。貼你標籤,因為你批評國民黨所以說你是民進黨,這種算小事。毫無邏輯的進行人身攻擊,大辣辣地展現傷害的惡意,直言不諱的討厭,還有居高臨下的睥睨...,這些看似微小但長期發射過來的惡意,在在折磨寫作人的身心靈。

前一陣子寫了一篇談金馬獎的文化統戰問題,文章出來後在網路上被講得非常難聽,好像一個多麼可惡的人為了下流的目的而寫出了惡毒的文章一樣。如果一一去讀那些評論(如果能稱之為評論的話),肉做的人心應該不久之後就會崩潰。

我知道很多寫作人都只是假裝不在意,或以嘲諷的方式反擊或直接跳過不看,但其實內心都是很煎熬的,因為那是寫作人的宿命,必須與這個世界上各種各樣的思想訊息以及背後的意圖戰鬥。只要寫作人夠深入人心去探討議題,無論從哪個領域切入,最後都會撞上人性當中相當醜陋的惡意,並且得承受惡意的攻擊。

這些惡意的攻擊,沒有人可以幫忙分攤,寫作人也不可能百分百無視,只能想辦法化解。如果無法化解,遲早有一天會情緒疲勞而崩潰,再也寫不出東西來。

寫作人的戰鬥是屬靈空氣面的戰鬥,與世界上的惡意對決,靠的是內心一股自己堅信的價值,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寫作是很苦的工作,報酬低微,備受誤解(家人朋友不知道你幹嘛不去找份正當的工作,每天寫一堆五四三),還要對抗世界的惡意。除了極少數的幸運兒能夠擁有廣大的支持者支撐(當然這些頂級作家必須承受的惡意攻訐更大),多數寫作人都是自己默默的扛起並設法化解人性中的惡意。

某種程度上我很佩服那些千山我獨行,寫的文章必然被網友鄉民幹爆的寫作人。這些人的抗壓度非常高,擁有非常好的寫作資質,這是多數寫作人期望擁有卻難以獲得的能力。

多數寫作人都心思細膩纖細而敏感(不如此也難以掌握人心的細膩幽微處),其實比平常人更難承受惡意攻訐,卻因為工作的緣故得承受比平常人更多的惡意攻訐,是以寫作人個性多多少少都怪怪的,長期的與惡意戰鬥之下的結果!

想成為職業作家,承受的惡意攻訐數量與頻率遠比業餘玩票作家來得高,這部分是相當嚴重的職業傷害,不是表面上的我不在意或反諷回擊能夠化解的,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村上春樹靠慢跑鍛鍊寫作肌耐力,其實更是在鍛鍊對抗世界的決心與毅力。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