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五件事~紀律,絕不欠稿債,不拖稿

By
on
2015-02-07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五件事~紀律,絕不欠稿債,不拖稿

文/Zen大

不少作家有一個壞習慣,喜歡跟人炫耀自己正在拖稿,積欠了一堆寫不出來的稿債。彷彿拖稿越久,倩的稿債越多,自己的行情越好。

如果,你只想當個業餘玩票,或者偶一為之的創作人,那麼盡情地炫耀這些拖稿與欠稿債行為吧?!

如果,你想成為靠寫稿養活自己與家人,甚至揚名立萬的職業作家,千萬不要炫耀自己的拖稿與欠稿。

第一、當你不斷對大家說你是個會拖稿又欠了一堆稿債的人,想想那些潛在客戶聽到了會怎麼想?當然可能還是會有人因為你的作品品質很好,找上門來。只不過,恐怕只能吸引那些交稿週期拉得很長的單位。如果需要定期甚至非常緊密的交稿週期,就會被列為拒絕往來戶。

第二、潛在邀稿單位可能覺得你很忙又難搞,逕自放棄了邀稿。殊不知,這完全可能只是擺架子的一種自我炫耀行為,其實並沒有多少稿子等著自己寫。

雖然也的確有不少知名作家都是欠稿與拖稿高手,那多半是因為他們挑戰難度極高的創作。在娛樂領域的職業作家,或者非主業的隨筆雜作,真正的職業作家事不會拖稿的,也許偶爾還是會靠北一下稿子寫不完還有一堆。

原因很簡單,不想為難或得罪自己的客戶。

聽說倪匡最忙的時候,每天寫十二個專欄。香港一堆專欄作家都是每天有稿件得刊出,如果沒有穩定長期的寫稿紀律,甚至事先存稿、積稿,是無法應付如此大量的供稿需求的。

有一些作家把大量供稿想得很簡單,好像自己真碰上也能辦得到。短時間或許可以,時間一長,寫作肌耐力不足的話,可能就會漸漸力不從心。

過去媒體稀少、出版景氣好而稿費高的時代,作家可以靠少量寫稿維持生活,而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想成為職業作家,就是得每日有固定產出。

楊照曾經寫過半年的香港每日供稿專欄,等約定時間一到就喊停了,受不了此一高密度勞動。但說實在的,每天交稿對香港的專欄作家來說只是基本的入門能力,每天交好幾篇稿的大有人在。

中國的天涯上的連載小說作家,不少人天天寫一萬字,日復一日。

以我自己來說,考量各種狀況和需求下,平均每天至少要寫出五千字左右的稿件,也就是一個月得寫十五萬字。或許有時候只寫兩三千字,但有時候一天得寫上萬字,而且是長期如此。

不管原因如何,總之這是一個想要成為職業作家,就得大量產出文字的時代。無法大量產出文字的人,除非僥倖成為暢銷作家,不然只能業餘玩票。不管給自己多麼漂亮的理由包裝自己寫不出來這件事情,結論都還是一樣,殘酷而真實。

職業作家的職業道德,就是不能拖稿。想想,作家是最上游的產業,如果作家脫稿,後面的工作根本無法繼續下去?結果就是害刊登文章的版面開天窗,如果碰到不得已的萬一狀況或許人家能夠諒解,富堅化可能就會被列為拒絕往來戶。與你是否有大好的寫作才能無關,與你沒有基本的職業道德與專業涵養有關。

作家把拖欠稿件當作一種美談的態度真的很奇妙,在其他工作絕對不容許的事情在寫作上卻成為大家被迫接受的常態。

去年我接了三民書局一個老人書系的其中一本書,編輯說給我兩年的時間寫,因為他們過往合作的作家沒有一個是兩年內交稿的,但還是約定了兩年。我跟對方說,半年我就可以交稿了,實際上不到半年就交稿了,書在前一陣子也出了。除了因為自己安排工作進度的規畫的緣故,想盡早完稿交件,更因為該公司先預付的一半的稿費,而且我向來秉持著書趕快出,出版社就可以在市場上多賣一些時日,降低營運成本的心態,與廠商合作。

不要給合作廠商添麻煩,對作家來說,就是守住死線,準時交稿,絕不拖延。

真正的職業作家是不會炫耀欠稿債的事情。職業作家手上有很多合作專案與專欄,寫稿是每天都要持續進行的工作,稿件永遠沒有寫完的一天,但時間到了該交哪一篇就會準時交。所以,沒有欠稿債的事情。

為了不欠稿債且準時交稿,職業作家都很自律,每天固定寫多少文章,甚至何時寫,都有詳細的計畫,村上春樹早上四點就起來工作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了,但其實還有大量的作家都是非常自律的穩定寫稿,就算寫不出來也會呆坐在書桌前,因為那是自己的工作,如果連尊重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到,又怎麼好稱呼自己是職業的?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