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六件事~讓編輯改你的稿子,至少在你暢銷熱賣之前

By
on
2015-02-08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六件事~讓編輯改你的稿子,至少在你暢銷熱賣之前

文/Zen大

相信有些人知道,我也開教人如何找出版社出書的課程。

每次上課我都跟學員們說,一定要虛心受教,讓編輯改你的稿子。千萬不要端一個架子,認為自己的稿子,一個字都不准改。

這裡說的改稿,不是讓編輯把稿子的語氣用詞改成他自己的,也不是簡單的改錯字,而是更為複雜的,介入你的稿件寫作架構的建立,問題意識的釐清,論點論證的鋪陳與檢驗,論述故事的編排與使用等等寫作方面的各種安排。

也許一些派頭比較大的作家不喜歡編輯改自己的稿子,或者我們誤以為作家是遠比一般人能寫文章的人,甚至還有一種作家位階高於編輯的傲慢心態,才會助長這種編輯不准改動我的稿子的情緒。即便有時候情勢比人強被迫屈服,實際上心裡是不滿的。

然而,如果你想成為一個賣稿維生的職業作家,必須做的第六件事情就是,讓專業的編輯改你的稿子。從改錯字,到改標題,甚至到要求你改寫法,或者把你寫好的稿子重新排列組合,大刀闊斧地刪修,通通接受就對了(當然,是在你授權許可且改過你也看過的情況下)。

或許台灣出了太多翻譯書,代工型編輯太多,缺少國外那種真正能夠協助作家改出創世巨作的優秀編輯,加上台灣的寫作圈有一種作家獨大的氣氛,才讓改動作家的稿子這件事情,某種程度上成為很困難的事情。

喔,附帶一說,學者的稿子是所有寫作人類型中最難改的。難改不是因為學者寫學術文章,而是學者多半看不起編輯也不願意讓編輯介入稿件的修改,當然,最後丟臉的就是那種不能當作書賣的稿子被編成書送到市場上去,乏人問津,退書收場。學者搞不清楚,寫論文跟大眾書是兩回事。

回來說改稿,村上春樹最崇拜的美國小說家雷蒙卡佛,早年的稿子也都被他的責邊戈登利什改得很厲害。戈登是大刀闊斧的改卡佛的稿子,一口氣刪掉文稿百分之六七十的情況也有,直到卡佛後來非常有名,才要求戈登不要再砍他的稿子。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卡佛的極簡主義是戈登給砍出來的。

好的編輯,可以從作家的文字裡看出他的優缺點。毫不留情地砍掉缺點,以各種方法強化優點,使作品更加成熟或貼近讀者。

寫作人有寫作人自己的盲點,那份盲點總是不知道在哪個時候會以甚麼方式出現,所以需要編輯協助,破除盲點,去蕪存菁。

在歐美還有專門編輯工作室,幫忙菜鳥或業餘作家審稿、修稿,因為稿件要能夠精煉且切中題旨要害,沒有作者想像的容易。

編輯有編輯的手感,編輯長期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知道如何微調稿件讓市場接受作品,不至於白費功夫。

我忘了在哪本寫作書上讀到,歐美許多小說編輯,常常會要求小說家回去把寫好的初稿的前兩章對調,結果出來的感覺比原本初稿好很多。這就是編輯的改稿專業。身為職業作家如果碰上願意花心思幫你改稿的編輯,是萬幸,千萬不要不懂珍惜還對對方發怒。無法接受編輯改稿建言的寫作人,除了極少數的人可能是不出世的天才外,絕大多數都注定殞落。大眾娛樂市場更是如此。

去年我和某家出版社談了一本寫作方法書,寫完交稿之後,總編讀完約我去開會,非常婉轉的告訴了我稿件的問題,請我修改。從整個開會過程,我約莫可以理解到編輯對於告訴作者稿件有問題這件事情是如何的膽戰心驚,怕對方翻臉生氣。即便那是一位非常資深且操作過很多暢銷書的總編輯。

我當然是欣然接受,而且很感謝對方願意花時間非常仔細的把我的稿子看完,指出問題,還給我寫作建議。後來我決定全面改寫,因為那份稿子無法修改,偏離了我們當初設定的書籍目標,更像評論而非know-how作品。

想當職業作家的人,必須要有聽得進編輯對於自己的文稿批評的雅量,不能只想聽人家吹捧說好話,更要命的是絕對不可以抱持我的稿子你一個字都不准改的態度和出版社打交道(這種人真的很多,相信我,除非你背景很硬,否則出版社都不會想跟你合作)。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六件事,讓編輯改你的稿子(如果他覺得你的稿子根本沒救,甩都不會甩你,別說幫你改),至少在你暢銷熱賣之前。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