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十件事~趁早確定自己的市場定位與寫作利基

By
on
2015-02-12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十件事~趁早確定自己的市場定位與寫作利基

文/Zen大

到現在我還記得自己寫的第一篇有稿費的文章,那是一篇書評,當年誠品成立了一家網路書店,找了很多寫手建置資料庫,我分到了其中一篇介紹傅柯的書,稿費五百元。

那時候還在唸研究所,後來也開始找可以賺稿費的打工做,最引以為傲的一件趣事,是我發現大學同學在當時的博客來每周導讀寫了一篇文章,打聽之下竟然有稿費。更猛的是,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就上了博客來的官方網站,寫信給博客來毛遂自薦,說想要寫每周導讀,對方竟然也說好,於是就展開我在博客來初期的每周導讀的寫作,一寫寫了一年多。這是最早開始的寫作工作之一,完全跟文學小說創作無關,就是一個冷門偏僻到不行的領域「書籍導讀介紹」。

研究所就開始寫的文章,還有一類「出版觀察」,是我開始寫論文之後,發現蒐集的資料有很多並不能寫進論文裡,可丟掉又可惜,便上網找尋可以投稿或發表的刊物,最後還真的讓我找到了一本《出版界》季刊(出版同業公會發行),我就把一些關於出版的稿子投了過去,有不少動則上萬字,對方竟然也接受了,也支付稿費,一千字七百元。同樣的,這也不是文學小說創作。

書籍導讀和出版觀察,是我最初開始寫作的兩大文類。有了上述一些經驗之後,我又陸續找了一些刊物投稿不說,還遊說當時打工兼差的出版社(當時雖然在研究所讀書,但打工打得很多又雜,在書店當店員,在出版社當兼職編輯,也接不少外編稿件,還幫顧問工程公司做環境影響評故調查問卷,也在澳洲旅遊局打零工),來編書評書介式的書刊,後來總共出了三本吧(我自己當時寫的一些書評介紹集結也出了兩本)?雖然書做得很不怎麼樣,但當事幫忙寫稿的很多如今都是一方之霸,不乏學者教授或作家,也算趣事一件。

因為讀書時代開始接觸導讀與出版觀察寫作,後來出社會在公司上班的那段時間,工作裡也多和讀書寫作有關。例如我在誠品當採購的時候,也負責當時的誠品好讀的推薦書介的撰寫。不是統包(當時一期介紹五十本書),而是臨時換書或缺書遞補又快要送印時,補版面缺的差事。

後來也陸陸續續寫過全國新書月刊、聯合報讀書人、破報、澳門日報、香港讀書好等版面的書評書介,至於出版觀察,則在文建會成立了台灣出版資訊網之後,以每個月兩篇觀察兩篇書評(後來書評部分取消了)寫了十年之久,目前也還繼續在寫,並且也幫對岸的北京出版參考和廈門書香兩岸寫書籍導讀與出版觀察。

寫了很多像是在介紹我自己的寫作經歷的事情,其實是想說,從我決定從事賣字維生的工作以來,就已經認清了我的寫作工作,必然不是主流社會所認知的文學小說創作類,自然也跟文學獎或文壇無緣,寫的大多是消費性。資訊性或商業性的文字。好比說,2000年開始發展網路後,我也做過不少幫網站組織資料庫的文字稿件,寫過政府的活動新聞稿,幫政府單位的網站做資料更新,幫雜誌寫採訪稿等等,不一定能夠擁有文章版權,甚至根本不會出現作者掛名的文章。

不過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那都是職業作家的守備範圍。

所謂的職業作家,跟文人作家不一樣,寫的文章不一定是文學小說戲劇詩歌等藝術創作類的作品,而是只要你有能力且有意願又有人願意付錢給你,就寫。

日本就有這類型的職業作家,例如齋藤孝,寫過上百本書,題材涵蓋領域非常廣泛。

我自己也是如此定位自己的文稿寫作生涯,只要有人願意跟我合作而我又能夠寫的稿子,我都會寫。

除此之外,為了生計以及因應台灣寫作市場微薄的稿酬,我也積極開拓寫作類型。從一開始的出版觀察與書評書介,到後來的兩性關係、職場成功學、心靈勵志、宗教信仰、時事觀察、讀書考試、寫作方法等等,可以說是來者不拒。

後來我發現,像我這樣的專職文字工作者並不少。廣義來說,記者也是。很多記者除了寫日常採訪稿件外,私底下也接一下企劃組稿工作,另外坊間還有專門協力組稿的代筆寫手,乃至如今已經非常盛行的部落客,某種意義上來說都是職業作家。

當然嚴格來說,我並不認為部落客是職業作家,就像我有個部落格,總流量也超過兩千萬人次,但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專門的部落客,反而定位自己是職業寫手、文字工作者,原因在於,我把部落格當成分享我在報刊雜誌上發表過之文章的資料庫/基地,而部落客則是把部落格當成文章首發的園地,且多有自己專精的類型,還有廣告業配文(雖然我也接過一些業配文,但大多是玩票或友情性質,不若部落客當成職業班專業處理)。

我想說的是,在網路/知識/內容/文化經濟當道的時代,有愈來越多工作需要具備大量寫作的能力,工作的內容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寫稿,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人都可以視為我所定義的職業作家,而這些人在準備以自身的專長與喜好投入工作之前,要審慎地研究市場,找出自己的市場定位與寫作利基。

先做市場調查,了解自己投入的領域是何種競爭模式與稿費價碼,有哪些山頭與大牌,自己和他們有無辦法做出區隔?

類型是很殘酷的,頂級美妝部落客一篇文章可以要價八萬十萬,那是因為每莊產業產值很大。像我擅長的這種書評書介領域,最多一篇兩三千塊,因為出版業是獲利相對艱辛的事業。

認清楚自己能寫的領域,以及這些產業的產值與實際支付報酬能力,不要浪費時間在羨慕高報酬的領域,那些不是自己玩得起的。

其次,客觀評估自己擅長的領域,還有文字表現能力(這是風格至上的時代,有獨特的文體風格比內容更重要),以及這樣的能力可以吸引到哪些族群,知道自己將切實切入哪個族群,成為這個族群的代言人或意見領袖。

任何工作都是考量自己的意願、能力和市場需要三個環節下的結果,職業作家也不例外。最好的情況當然是你有能力又有意願且市場需求量大,最糟的情況是你有意願卻沒能力市場也不需要。無論如何,認清自己即將投入深耕的領域的市場現狀和稿費條件,才不會在投入之後感到挫折或因為賺不到足夠的現金而離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