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十一件事~工作要有計畫的執行,但計畫要有彈性

By
on
2015-02-13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十一件事~工作要有計畫的執行,但計畫要有彈性

文/Zen大

說到寫作,可能有不少人認為這是無法控制進度的工作。一篇文章或一本書多久寫,難以預期。

業餘寫作抱持此一態度當然無妨,職業作家可不行了。別說每篇稿件都有截稿日期,稿件寫太久代表收入往下掉,可是要命的是。

另外一個麻煩之處在於,寫作工作只有交稿日期的約束,交稿日之前都不寫,到交稿日才來趕所在多有。

業餘玩票當然也無妨,職業作家卻不可以如此行。

好比說村上春樹,他的小說雖然不一定何時會完稿,但是聽說他接散文隨筆的工作,都是很早就交稿了,絕對不會拖稿,而且一口氣會交好幾期的分量。

我完全懂,趕快把手上的工作出清,時間就是自己的不說,萬一新工作進來了,也才騰得出手去接。如果老愛拖稿,新工作近來卻因為一堆稿債而不敢接,豈不是把錢往外推?

因此要當職業作家,寫稿工作要預先規劃進度,有規律有計畫的執行,當然執行計劃本身也要有些彈性。

職業作家接到的邀稿,雖然發案窗口會給交案期限,但是在期限之前,工作進度要怎麼安排,完全看自己高興。沒有人會監督,也不會有人過問,工作進度完全是自己說了算,如果要打混到交案前一天才來熬夜趕工,也完全不會有人責難。

但是,如若不能克服惰性,真的都到了交案前夕才來趕,靠意志力支撐,恐怕再有能力,也做不了這份工作,身體先被自己玩垮。

因此,當我決定當個全職寫作人時,就開始估算每日與每月工作量。再根據當時的每日工作量,推估計算出每月工作量,掌握自己每個月可以承受工作的最大值。之後,再根據每月工作量,反向推估接案與自行從事創作的數量,評估每一個案件需要佔去多少工作天數,抓出每個月的工作行程表(接案之後仍有空餘的部分,就自行安排工作),再平均分攤到每天的工作進度中。

若是接到一天無法做完的大工作時,事先預估可能需要多少工作日,再多抓一點時間,然後將工作切割不同區塊,各自計算時間(例如,找資料讀資料需要多少時間,組織草稿需要多少時間等等),以穩健的速度,緩步推進,一天完成一部分,是最有效率,最不費力的工作方法。

我以「月」為單位,規定自己每個月要寫的稿件數量,再將總量按照我可以寫的文章類型和用稿比例分配。從一開始每個月寫50到60篇文章,到如今可以寫80到100篇文章。

一個月寫一百篇文章,聽起來好像很多,但是,在台灣,一個沒有任何文學獎背書,沒有博士學歷或特殊社會身分光環背書的文字工作者,想要靠寫字維生,至少就我自己與所觀察到的情況來看,每個月就是要寫這麼多的稿子,才可能維持靠寫作維生的生活形態。

因為,這100篇文章扣掉固定合作的刊物/版面使用外,還要有被退稿的預期,以及交稿之後刊物/版面不會馬上刊登你的文章,讓刊物/版面積稿,或等刊物有合適主題時再拿出來一起刊登的等待期(一篇文章從投稿到被採用,快則數天慢則一個月,採用到刊出,快則數天慢則一年,急不得也不能急)。

如果不靠寫作維生,只是寫好玩、當興趣,當然不用在意文章刊登的頻率和速度,但作為靠稿費收入維生的專職文字工作者來說,確保稿費收入能持續進帳是很重要的。除了專欄能夠確保每個月有固定稿費進帳,靠投稿撰稿費的欄位就只能靠勤於寫稿投稿,讓刊物/版面積稿,最後形成一種穩定的合作關係。

不光只是我這麼做,不少自雇工作者也都是以此套方法來執行每日工作進度。例如,我認識的資深翻譯工作者,都規定自己每天要翻譯兩千到三千字,作為每日的基本工作量(當然有時候工作進度順暢時會多做一些,有時候不順或碰到比較困難的稿件時會翻少一些)。

世界知名的暢銷作家村上春樹、史蒂芬金等人,也都是這樣規劃自己的日常工作進度,有的人要求自己每天完成一定頁數的稿子,有的人則是要寫滿一定的時間才停筆。

不只是職業作家,其實任何工作型態都一樣。事先根據手上的工作量和工作時數,切割分配,每天定時定量的完成固定工作進度(每天要先完成預定工作量才可以休息,或處理其他工作雜務),逐步完成手上的案件,是最穩健的工作方法。

好像跑馬拉松賽跑,不會有人從頭到尾全都以高速衝刺的方式完成,而是會平均分配體力,設定跑完每公里的速度,一小段、一小段準確的完成。

靠天分才能或腎上腺素的爆發力,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工作不是不可能,偶爾碰到緊急狀況也很必要如此做(例如臨時當救火隊幫忙趕案子時),但只可偶一為之,不能變成常態。

規律的作息,穩健的完成進度,才是完成艱鉅工作的王道。

當然,人非機器,總會有意外狀況或力不從心的時刻,因此在分割工作,進行規劃時,應該留有一點模糊的空白地帶。例如,預計十個工作天可以完成的工作,或許放寬到十一或十二天。如果真的提早完成,再將其他工作進度挪前,或者乾脆給自己放個小假。這是為什麼工作量的預估要以月為單位,因為如此行可以在月份之中自行彈性調整,不至於把自己逼得過緊而喘不過氣,或者因為遲遲無法達成預定目標而感到挫折氣餒,甚至最後把全盤計畫全都丟掉。

工作人一定要做工作進度規劃(事先規劃也是一種對自己的承諾、約束,有助於走在計畫道路上),讓事先規劃並確實完成工作進度成為一種好的習慣。只不過,不要太過理想化的預估進度,要將人的惰性與意外狀況納入考量,計畫有些彈性,落後時還可以想辦法追趕上的進度規劃方式,是最人性也最可能達標的規劃方式。

一個月寫100篇文章,說多不多,除以30,平均一天只要寫3.3篇就可以。如果只單寫一到兩種文章類型,當然受不了,眼下的台灣也沒有那麼多同質性的版面可以刊登文章,就算有,刊物/版面負責人考量到寫手群的使用,也不會大量採用已經在其他刊物/版面有大量發表文章的寫手的稿件。

除非你是一個每次出書都能賣超過2萬本以上,而且每年至少能出一本書,或者寫一篇文章就能入帳1萬元以上的稿費,每個月至少能刊出四篇文章的知名/暢銷作家,否則的話,絕大多數人應該都是領基本稿費。

領基本稿費的文字工作者,必須靠龐大的寫作量與文章刊登量來支撐自己的寫作事業,不可能光是被動地等人邀稿,或者只寫一到兩種自己想寫的文章,無論你的文筆有多好,文字造詣有多高。這事無關才能高低,和市場大小以及寫手的市場價格有關。

因此,尚未成名/功之前的文字工作者,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擴大寫作領域。以我自己來說,從專業小眾的出版觀察、書評、社會文化評論,到大眾市場的兩性關係、職場成功學、信仰勵志小品、生活隨筆、旅遊隨筆,甚至一些比較冷門的讀書法、主題閱讀推薦,比較專門的新聞/人物採訪稿件…,我通通寫。

每個人可以寫的文章類型不同,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台灣光會寫一兩種類型的文章是不夠餬口的,而對一個有志於專業寫作的文字工作者來說,寫作題材是沒有侷限性的,不應該預設立場,未審先判、劃地自限,認定什麼樣類型的文章(不)可以寫。

如果是小說作家,由於可以刊登小說的刊物/版面更少,投稿方式有有所不同。如果你是寫小說的,想靠寫作維生,除非成為暢銷作家,不然就只能大量寫作(九把刀每天寫五千字小說,出門一有空閒就拿出筆電寫小說),至少一個月能寫出一本(自述不用多,5~7萬字即可),且都能找到出版社賣掉稿件(或者找到願意幫你出書且能拿到稿費的出版社)。

台灣坊間一些已經成名且暢銷的大眾小說作家,尚未成功之前,也是持之以恆的大量書寫,這是為什麼九把刀,還沒三十歲,就出版超過40本書,御我、橘子、蝴蝶等人年紀輕輕,也都著作等身。

除了這些成功的暢銷作家本身就很熱衷於寫作外,更重要的是,靠著大量寫作大量出版來賺取稿費/生活費。

九把刀在還沒走紅之前,有兩家出版社願意持之以恆地挺他,即便倉庫裡已經堆了一堆賣不出去的庫存,還是繼續幫他出新書,這樣的伯樂,你得想辦法替自己找一兩個!

不只台灣,對岸近年來崛起的暢銷作家,不少人也都是年紀輕輕就著作等身,完全是因為熱衷寫作,持之以恆地寫自己想寫且能寫的作品,不計社會毀譽。

規律工作有個好處,肌耐力會逐漸變得厚實而穩定。以我自己來說,當年一開始給自己規定的每月工作量是完成六十篇一千到三千字的稿件。一開始很辛苦啊,一個月約莫只能寫到四五十篇左右,後來慢慢磨練,寫作肌耐力好像也變強了,提升到八九十篇甚至偶爾上百篇也沒問題。這兩年慢慢工作型態變得多元了,寫稿的量變得更大,且還處理很多外務工作,像是上課、演講、錄音、錄影等等,但卻不覺得有以前那麼力不從心感,也都是拜規律的計畫並執行所賜。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