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員的通訊

一邊罵法官恐龍,一邊無條件支持死刑?

By
on
2015-03-23

一邊罵法官恐龍,一邊無條件支持死刑?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3/23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深受廣大鄉民、婉君支持的洪仲丘之姊洪慈庸,日前因為接受媒體採訪,表達反對死刑的態度後,立馬從天堂跌落地獄,在網路上被許多人罵得很難聽,連消費自己的弟弟都出現了,著實不可思議。

廢死在台灣是非常敏感的一個話題,根據民意調查有七成民眾支持死刑,而且其中不少人在其他社會議題上都採取開明進步態度,獨獨碰到死刑議題,別說自己支持,就連別人想討論一下反死刑或廢死都不接受,甚至立刻將支持廢死者妖魔化,貼上一堆難聽的標籤。

憲法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人民有權利推動任何他認為有道理的人權主張,這些民主法治的根本原則就不去談了。在今天的台灣,死刑還存在且繼續被執行,又有高達七成以上民意支持,我不懂,為何這樣的情況下,社會卻仍然不允許有一小搓人為了自己的信念而努力?要把支持廢死的人打成妖魔鬼怪?這些人當中又有多少人聽過廢死派的真正主張?還是把廢死派人士當成一種稻草人來打?把所有對犯罪者的不滿全都投射到這些人身上?

反對意見對於一個組織或社會群體來說,都是扮演著一種煞車器的功能,提醒主流意見留心原本想法觀念中的局限與不足,從對立意見派中獲得養分,進而蛻變成長。黑格爾的辯證法,正命題與反命題相互撞擊交流之後,往往成創造出更高更好的新的合命題。

死刑到底該不該存在就暫且不談,讓我們來考慮另外一個有趣的社會現象。台灣社會不是經常為許多荒腔走板的司法判決感到錯愕,且抨擊這些審判的法官是恐龍?

再仔細深入思考,不難發現,被視為恐龍判決的案件,大多數都不是太困難的懸案,判決之所以荒謬,是因為法官提出的理由依據太過牽強或不食人間煙火,甚至在司法訴訟進行的過程就罔顧程序正義,導致恐龍判決的產生。

有趣的地方來了,為何一般司法案件的審判與執行過程都充滿瑕疵,飽受抨擊,然而獨獨死刑判決能夠得到社會一面倒的支持?只要有人提出質疑或反對,立馬被打為廢死派?難道死刑判決沒有誤判的可能性?

我們社會怎麼可以一邊大罵法款恐龍,一邊又無條件的支持死刑?

縱然支持死刑,是否也應該支持一個完善司法審判過程下得出的死刑判決?而不是素有「有錢判生,沒錢判死」,「有黨證無罪,沒黨證加重」,「法院都是國民黨開的」之美譽的台灣司法系統下,所判決出來的死刑?

死刑的錯判是無法被挽回的,一如江國慶案,再多的賠償都不能……繼續閱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