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員的通訊

曾經有過軍紀嗎?

By
on
2015-04-06

曾經有過軍紀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4/6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接二連三爆出的飛官帶名媛藝人參觀阿帕契,還有連長要求強摸女士官胸部等事件後,不少人以「軍紀蕩然無存」抨擊國軍的墮落腐敗。然而,「軍紀蕩然無存」這句話的預設是,現在的軍隊沒有軍紀,以前的軍隊有軍紀。真的是這樣嗎?

會不會從來國軍都沒有軍紀,或者說從來都有軍紀鬆散鬧出的荒唐事,從來沒有辦法被大力整肅,只是網路時代的訊息傳播更加快速,「國防布」無法再一手遮天的蓋住所有醜事,越來越多醜聞流傳出來?

戒嚴時代,乃至還有軍事法庭審判存在的時代,到底有多少無辜者被判處唯一死刑,至今根本還無法了解,更別說協助翻案?

兩岸緊張的戒嚴時代,多少人被冠以匪諜身分就處分掉,甚至小罪也被改判重刑甚至死刑也所在多有。那樣的時代,即便有所謂的軍紀,是值得期待的理想軍紀嗎?如果過往國軍有所謂的軍紀,恐怕也是建立在恐懼之上,不是什麼值得說嘴或得意的事情吧?過往的國軍或許能維持在某種秩序令其運轉,但那也絕不是什麼值得稱許的軍紀,只是害怕被搞死所以屈服吧?

社會學稱軍隊為「全控機構」,是一種與社會隔絕,自成一套系統的組織,外界的力量很難介入。軍隊是非常不民主而封建且威權的組織,絕對服從長官命令,長官能對下屬任意的使喚甚至凌虐,都是過往被視為合理且作為建立軍紀的必要手段,當過兵的人都知道,洪仲丘事件後更讓這樣不能說的秘密向社會公開了。

軍人會說,軍隊不能民主化。這話沒錯,如果打仗與否靠投票表決,那還得了?不過,不能民主化不代表縱容特權,不能賞罰分明,不能透明公開(指人事管理而非軍事機密)。然而,如今的國軍是公然造假、說謊與特權橫行,一切不願對國人說明的就以機密處理(但真正的機密又十分容易被間諜竊取),更完全無法做到賞罰分明(大官犯罪沒事,小兵則關禁閉關到死)。這一切的陋習,恰恰是從過往那個部分人士認為有軍紀的時代就傳承過來的。

再拉遠一點來看,如果不是軍紀蕩然無存,如果不是將領很好收買,國民黨會在國共內戰時,兵敗如山倒嗎?

幻想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軍紀,斥責今天的國軍腐化,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因為真正令軍紀無法建立的原因是軍隊的高層高高層過慣了特權治軍的日子,這些從過往特權時代就享盡好處往上爬的人,奠定了國軍特權化、機密化,凡是作假的底子,底下的人不過是有樣學樣而已。

就說勞中校戴阿帕契頭盔開趴事件,從來我們中華民國國軍的風流倜儻就是大名鼎鼎。飛官愛玩的傳聞,難道都是民間汙衊嗎?那些世人口中傳誦的飛官故事裡,難道沒有如今聽來其實都是特權跟營私的事例嗎?

國軍最大的問題,就是假道學治軍。對外、對下表現出一副公正無私的模樣,實際上許多臭不可聞的事情全都蓋在「國防布」之下,膽敢去掀開者都沒有好下場。

軍隊必須國家化…...繼續閱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