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員的通訊

十八歲投票不是災難,佔盡資源的熟年世代才是

By
on
2015-04-29

十八歲投票不是災難,佔盡資源的熟年世代才是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4/2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日前嚴長壽先生在公開演講活動質疑,「降低投票年齡到十八歲,會不會造成災難?」嚴先生的理由是,十八歲前的學生沒有當過公民,恐將淪政黨操弄工具。其他國家雖從十八歲就可投票,但多提供足夠的教育,教學生成為合格公民。

對於素來讓人尊敬的嚴長壽先生,竟然發表如此邏輯矛盾的言論,讓人詫異。

如果說,按照嚴長壽先生的說法,在十八歲之前提供公民教育就能培養出可以投票的公民,那就修改課程課綱就好,不用因噎廢食的反對修法調降投票年齡吧?況且全世界一百多個十八歲就可投票的國家,當真都有符合嚴長壽先生所說,先提供公民實作訓練嗎?

嚴長壽先生竟然會因為投票年齡下調兩歲,就對未來充滿危機感,更是令人不解?以目前台灣的生育狀況來看,投票年齡從二十歲下調到十八歲,最多不過增加四十萬張選票,這四十萬人竟能改變或動搖其他數百萬投票人的意向,造成充滿危機感的未來的話,我們真應該感到慶幸,台灣社會培養出如此優秀的青年世代!

下調投票年齡,的確是爭取世代正義的一點微不足道的努力,就連這樣的努力都被一堆人反對,到底為什麼?

反對者難道沒發現,過去幾十年來的台灣,都是二十歲以上的公民投票,選舉的代議士或行政長官,還不是把台灣政治搞得一團亂嗎?連馬英九都能以六百八十九萬連任,連勝文都還能拿下六十萬張選票,國民黨至今都仍穩坐立法院多數席次,不曾政黨輪替過,完全執政卻執到天怒人怨,只剩下九%民意支持度,嚴長壽先生真心認為投票年齡下調兩歲,未來會比現在的狀況更糟嗎?就算是真的是投票年齡下調兩歲造成的嗎?

一聽就知道有問題的論述,為何還能繼續在社會上發酵?不過是讓年輕人提早兩年投票的公民權,老年世代為何都死攢在手上不肯放?

說穿了不過就是害怕自己支持的政黨,會因為關鍵少數的投票意向而失勢,造成自己享受慣了的權利被拔除,那還真是充滿危機感的未來!

比起手無資源的青年人對社會的危害,手握資源分配權卻始終無法帶領國家更上一層樓的掌權世代,已經不知道活了幾個二十歲的那群人,才是台灣社會真正的亂源吧?製造黑心食品的難道是年輕人?制定黑心政策的……繼續閱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