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願弱者也能在這個社會上活得像個人

By
on
2016-05-14

願弱者也能在這個社會上活得像個人

文/Zen大

這次回台北時,在等高鐵的BRT月台,碰到一位重殘的朋友(他不是坐輪椅,而是直接躺在一張可以移動的電動床上,看得出來身上插了尿管之類,全身都不能自由活動)。

有個人陪他搭車,但看不出兩人關係,因為搭車的路上,沒什麼說話。

我不知道他搭到哪一站?我到高鐵站後,司機先讓乘客下車,再幫他解鎖(他的輪椅床直接被扣鎖在公車的博愛座底下的一個扣環)。

在旁人看來這是一趟艱辛的移動,在他只是無數的日常生活的片段。

我常常在想,國家,公共性,左派這些的價值,不就是為了幫助毫無自理能力者,也能在社會上活的像個人,而非被環境排擠而自我放逐,甚至自我毀滅,或者因為挫折而悲憤而去毀滅他人嗎?

遺憾的是,主流價值並不鼓勵制度化的建構幫助弱勢群體的方法,而是讓每一個人根據自己的道德去選擇自己覺得適合被幫助的人…

但我希望我身處的國家,是個能夠更對弱者有同理心,願意無條件協助,而非先搞一堆資格審查。

這樣就不會有一堆只會嫌棄年輕人卻不去想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年輕人更好的嘴砲士,因為當前臺灣青年早就跟那位一樣,是動彈都很困難的社會弱勢(當然這裡講的是社會意義而非肉體)!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