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媒體帶頭公審名人或刑事案件

By
on
2016-06-23

媒體帶頭公審名人或刑事案件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要說到最能讓台灣媒體感到亢奮,不分政治立場,全都口徑一致的新聞類型,非重大暴力犯罪新聞事件的報導了。

每次有重大暴力犯罪事件發生,肯定有網路小編先在新聞版面上tag廢死團體,跑去找相關人物的發言,截圖後做成報導發送。

接著另外一方面,投入大量人力去追蹤犯罪者與被害者的生活細節,翻出所有可以貼標籤的社會特質(中輟、單親、愛打電玩、宅…),展開鋪天蓋地的追蹤採訪。

媒體展開追蹤採訪與報導之際,也會將檢警調查資料與犯罪人現狀納入報導範圍,等到資料蒐集差不多之後,便開始將犯罪人推上媒體,然後媒體便開始辦起法官的角色,對接下來的司法審判可能發生的狀況逐一評點,且都早已有了預設立場。

好比說,某些犯罪行為媒體的立場就是「唯一死刑我不管」,並且把任何可能不判死刑的人或原因都妖魔化,並透過媒體動員輿論來攻擊那些不支持判死刑的人或組織。

媒體當然可以報導犯罪事件,甚至某種程度也可以扮演法官的角色,帶領民眾一起審判犯罪事件。畢竟某些犯罪事件的確是司法所不能及,只能看犯案者逍遙法外我們卻無可奈何。

可是,司法審判的幾個很重要的原則,無罪推定、讓證據說話,還有兩造雙方應該都有公平表述意見的機會,在媒體上卻很難看見。

每次看這類新聞報導都有一種感覺,感覺媒體是把犯罪者當成讓社會上的普羅大眾發洩社會生活挫折的一種出氣孔,反正他已經犯罪了要被處決了,大家就盡量榨乾其剩餘價值,完全不管犯罪者的基本人權以及可能存在的冤獄情況,只是不斷投放讓群眾升高怒火的材料,引導社會去仇恨犯罪者,卻忘了隱藏在犯罪者背後導致重大犯罪的成因的檢討與可能的預防。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