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員的通訊

責難檢討受害者 放任無視加害者

By
on
2016-07-19

責難檢討受害者 放任無視加害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7/1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被道歉新聞很紅,也蠻多人分析這件事情背後的操作,那些我就不多談了,在今天東網這篇文章,我想藉戴立忍的被道歉事件談兩個事情:
第一,我們社會還是充斥不少責難被害者而不批判加害者的聲音。戴立忍還因為平素社會形象不錯,得到一些緩頰與諒解,但是有一些人則是因為屈服而被罵到臭頭,卻忘了到底是誰造成這些人屈服?
擴大來看,這類批判受害者的聲音,在其他領域也很常見。像是勞工被雇主虐待而挺身反抗時,要求勞工不爽不要幹,而非譴責雇主;女生因為穿得清涼而被性侵,一定有人說他自己應該檢討。
被道歉一招永遠有效,這些協助加害者壓迫被害者的聲音,功不可沒。
第二,屈服真的那麼罪無可赦嗎?
對我們這些沒有身上扛著幾百幾千個家庭的無名小卒來說,堅持信念不難,但對於已經是社會知名人士,又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公眾人物來說,他們的不屈服必須付出代價的,不只是自己,還有靠自己吃飯的人。
戴立忍道歉,我認為不是為了自己的未來(套用中國人的說法,你屈服你就完了,別想在中國市場混,所以戴立忍道歉根本無法替自己討到好處),而是為了那些中國同業,特別是邀請他去拍片的趙薇(也有人說,中國真正要整的是趙薇)。也就是說,他是靠自我犧牲來保全中國同業,也是他的朋友。
也就是說,當特定時刻我們必須屈服以保全家人朋友時,旁人的百分百不可屈服論,有時候只是一種廉價的正義,要求別人為自己理念犧牲的正義,而這在民主社會是不可取的作為,民主的價值就是允許跟自己不同意見者一起生活在這塊土地上...進入正文

(歡迎分享)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