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想想猶大,繼續以主之名公然說謊真的好嗎?

By
on
2016-11-27

想想猶大,繼續以主之名公然說謊真的好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我們都知道,撒旦是謊言之父。

十誡也告誡我們,不可作假見證、不能說謊。

說謊是遮蔽罪的行為,亞當跟夏娃當年偷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被上帝逮到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說謊。撒旦更是透過說謊,誘騙夏娃犯罪,可見說謊的後果在聖經紀載裡所呈現的是多麼嚴重的後果,人類因此被逐出伊甸園,世界因此被上帝詛咒,人也背負了罪性。

遺憾的是,近來教會界公然傳遞不實訊息,為了達到特定的政治/神學目的,不惜扭曲自己論述中的證據資料,自己加添了許多對方立場者並沒有說的東西,也不會發生的事情,行跡根本是公然說謊。

如果說謊的手段,像撒旦那麼高明,只是微微調動幾個字,讓人產生誤解式聯想,搞不好來可以說是理解文本的差異所導致。但是,公然添加不存在的說法,虛構對手的言論,根本是打稻草人。

難道今天台灣教會界已經沉淪到,沒辦法拿出扎實的聖經論述來駁斥不同意見者的主張,得靠著抹黑、栽贓、說謊、作假見證與對方交火嗎?難道引用聖經說不出一套維護家庭價值的論述,難道不違反自然不能作為論證的重點,卻非得要胡扯一堆根本不會發生的事情,滑坡謬誤滑到讓非基督徒笑掉大牙,恥笑基督教界根本的反智和無腦嗎?

到底是什麼樣的「愛」,可以蒙蔽基督徒的心,連誠實話的能力都丟失,比不信主甚至無神論者還誇張,以不存在的虛構作為控訴對手的唯一手段。

長年以來,台灣教會界不重視神學造就,不做好基礎神學思辨工作,結果就是在公共論述的深化上捉襟見肘,無力說出能夠說服人的有效論證,只剩下抹黑作假見證,而且就算已經被整個社會公然反駁打臉,還是假裝沒看見,繼續發送傳布根本建立在子虛烏有的謊言上的文宣。

就算教會的立場最後真的勝利了,我不知道有何值得誇耀的?因為教會已經不再立基於上帝的愛與恩典,而是改從了撒旦之父的謊言。

也許教會高層當高層太久了,也許屬靈前輩已經太資深了,完全不知道這次的動員,對教會界的青年世代造成多大的創傷?許多年輕人看著教會界公然製作假文宣、公然說謊,毫無愛心之表現,內心十分錯愕且不解,只是忌憚於自己人微言輕,加上上位者的壓制與恐嚇,不敢宣之於口,表面順服或者靜默不語,但內心在淌血。

兩年前的太陽花學運,多少牧師或婉轉或公然反對年輕基督徒上街頭,說了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今,卻可以全都拋諸腦後,甚至連最後一點理性都不保留,連那種充斥粗鄙下三濫修辭的谷阿狗製作的文宣都可以接受,在教會的群組裡傳散,真的都沒人覺得不妥嗎?讓這的文字和影像在神的聖殿內流傳,真的好嗎?還是被恐懼所迷惑而迷失,連最基本的是非都無法分辨了?

能不能有人將這一切的作為暫停一下,能不能跳出來以旁觀者的角度,看一看最近台灣教會界對社會的發言,對教會與社會造成的撕裂與傷害?問問看台灣社會上的非基督徒,如今對教會與基督教的觀感?有多少人真心相信基督教團體所發送的那些文宣?還是只有自己人關起門來爽而已?

讀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質疑說,「說我們說謊,拿出證據來啊?」網路上打臉教會文宣的證據已經滿山滿谷,真的不用多花篇幅再寫一遍。況且,身為基督新教徒,每個人受聖經裝備多年,照理說都應該可以自行查考聖經,畢竟聖經的詮釋權不再由教會或神職人員壟斷。好不好、可不可以不要只是因為牧師說就順服、小組長說就相信,動用一下神所賜的寶貴大腦,打開聖經,摸著自己的良心,發揮理性,查考一下教會分發下來的文宣中的論述與論證的真偽?

基督徒當然可以反同婚,但是應該拿出扎實的神學論述,堂堂正正的訴諸於理,與世界論辯,而不是公然說謊。基督信仰沒有為求勝利,不求手段的事情,基督信仰必須建立在整全無虧負的良心與愛心之上,對世界進行勸勉。至於世界不信、要沉淪,基督徒只能放手,不能勉強。畢竟,沉淪的世界也是加速主再來的日子,對於已經確信自己會得救的基督徒,不是好消息嗎?如果論辯無法說服世界回心轉意,又何必勉強,以至於讓自己在此事情上跌倒,做出虧負神的見證?

最後說一件事情,猶大還是十二使徒,跟隨主耶穌三年,親眼見過耶穌基督的人。最後為了三十兩銀子出賣了耶穌,會因為他蒙恩得救所以就沒有屬於他的審判等著他嗎?

也許那些作假見證文宣的基督徒,仗恃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心想位主說謊,相信主必垂憐,抑或者將來認罪悔改就好,所以有恃無恐。也許下次再想以主之名說謊時,多想想猶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