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56277 10217146745114562 1987173869122748416 N
信仰主基督

貧窮不是因為缺錢,是認知疲乏導致心靈貧困化

By
on
2016-12-22

(本文發表於iYoung雙月刊)

貧窮不是因為沒錢過日子

談到貧窮,許多人直覺認知,應該是指「沒錢的人」,或者說,收入不足以溫飽、支付日常生活所需,偶爾滿足生活享樂,處於物質貧困、經濟代援狀態的人,對嗎?

然而,落入貧窮光景的人,真的只是因為沒錢可以過上好生活嗎?

如果貧窮只是因為缺錢,那麼只要國家編列預算補助窮人獲得足以超過溫飽所需的花費,甚至發給全體國民基本薪資,不就能夠解決貧窮問題了嗎?

很顯然的,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貧窮不是因為懶惰、不努力

另外一個常見的迷思,則是將貧窮與懶惰掛勾,認為窮人都是懶惰、不努力的緣故。

按照此一論述,是否辛苦努力工作就能擺脫貧窮狀態了?

很遺憾的,如今的世代,有越來越多人辛苦努力工作卻仍然無法擺脫貧窮,仍然身處貧窮狀態。

《我就是這樣變成窮人的》的作者琳達.提拉多受夠了世人對窮人的誤解和浪漫想像,在網路上揭露像她這樣的窮人到底是怎麼過日子的?

貧窮是因為缺乏社會積蓄、長期過勞導致認知疲乏

琳達說:「窮人之所以變窮,是因為沒有錢可以存」。乍看之下,琳達這個答案有點像套套邏輯,其實不然。琳達所說的沒有錢可以存,指的比較像日本反貧困工作者湯淺誠所提出的沒有「社會積蓄」可以累積的人。

如果當一個人生長在無法積累社會積蓄的環境,在體制教育的競爭上很難勝出,出社會後往往只能從事最低時薪的兼差工作,收入本不夠餬口,往往還得再去排隊領食物券或接受社會救濟,才能勉強維生。生病時,連請假去看醫生都不敢(怕被扣工資,甚至丟掉工作),信用卡早就刷爆,老是在還循環利息…,落入這種生活廣景的人,根本無法存到一筆足以在社會生活上站立得穩所需的基礎費用。好比說租房子,需要的房租、押金和搬遷費,加起來得花上五六萬。許多底層窮人根本付不出來。

然而,這還不是最致命的問題。

沒錢從來不是窮人最困擾的問題。沒錢有沒錢的過日子方法。最大的問題是,窮人得同時打兩三份工作,才能賺到足以餬口的基本收入。這些工通常都是體力勞動,每天就是無止境的身體操勞,忙碌一整天的窮人,早已精疲力盡,腦袋認知毫無剩餘的力量思考晚上要吃什麼,更別說規劃長遠的人生?

窮人之所以貧窮,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沒錢,更深層來說,是因為過勞、低薪的生活結構,剝奪其認知餘裕,使其永遠處於無法思考的疲累狀態,沒辦法好好休息,導致每天光是應付堆到眼前來的帳單和大小生活難題都有困難,心早已被壓垮,哪裡還有力氣思考、規劃未來?

在這種狀態下,假使真的一口氣給了窮人過多於他所需要的金錢,未必能夠幫助他擺脫貧窮狀態,反而在不久之後,這些人又會花光了手上的錢,重回窮人狀態。

想一想,要是未來明顯無望,且無力規劃,此時突然有一筆錢近來,你會有能力好好規畫其用途嗎?多數人只怕拿去放縱享樂一下,好從日復一日的過勞循環中暫時解脫。這就是為什麼社會上會聽聞窮人卻拿iPhone手機的原因?

貧窮雖然也有懶惰造成的狀況,卻不是所有窮人都是因為懶惰才變窮,而是既有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造成的社會結構不平等與人生際遇的崩壞,加上沒有其他社會關係網、社會積蓄的奧援所導致。如果無法破除製造貧窮的社會結構,窮人還是會一個接一個的誕生。

貧窮的判定方式,必須更加全面

《窮人》的作者福爾曼則發現,貧窮與否的認定,不光只是社會客觀判定其否有錢,還有當事人的主觀認定。一個社會認為他應該是貧窮的人,有些人覺得自己是貧窮的,有些人卻覺得自己是富裕的,看來標準不光只是金錢的多寡,更重要的是心境上能否接受自己的生命狀態?

試想,即便一個人與社會認定的富足狀態相去甚遠,且就連政府都能證明此人屬於窮人,溫飽都堪慮,但如果他並不覺得自己貧窮,那麼這個人是窮人嗎?

反過來說,一個人擁有了足夠過好生活的財富,但卻根深蒂固的覺得自己是個窮人時,他是窮人嗎?

狄更斯的《聖誕歡歌》中的主人翁財主史顧己,就是這樣一個典型,明明擁有大量的財富,但卻十分吝嗇,不願意給自己的部屬加薪,甚至要求他聖誕節過後馬上來上班。他雖然擁有豐沛的物質,但內心跟靈魂卻是貧窮的狀態。

反倒是史顧己的員工,雖然收入不多,但一家和樂,心靈豐裕,雖然只是勉強可以溫飽,但過得很開心。

《下流老人》的作者說,老後貧窮不只是因為缺錢,還有缺乏人際關係,以及身體健康狀況不佳都可能導致。套用此一觀點來看,一個人貧窮與否,沒錢固然是一個原因,但除非是絕對貧窮狀態(這至少在已開發國家是少見的,已開發國家狀態中的人民,多半是相對貧窮,指的是生活無法達到主流社會認同的平均水準),多數人的貧窮是社會關係缺乏,是心靈的長期疲乏導致的扭曲不健康狀態,也就是心理認知上的貧窮,或是心靈的貧困,才是現代社會已開發國家中的人們所碰到的真正貧窮問題。

然而,自我認定可否視為判斷貧窮與否的標準,還是必須由外力來認定?

除了客觀拿收入或資產在某個標準上畫一條線,說超過這條線的人不窮而沒有超過這條線的人屬於貧窮之外,還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判斷貧窮與否?

福爾曼認為,除了金錢之外,還有其他一些條件也可以做為判斷貧窮與否的方式。

福爾曼發現,窮人是被隱形的,被主流社會排除在外,被主流社會視而不見的。

窮人被主流社會視為畸形,未必是身體殘缺或內心有缺陷,而是被主流社會認為貧窮是一種畸形的不正常狀態之存在。

更糟糕的是,窮人不被欲求、不被需要、不被依賴的,社會告訴窮人,我們不需要你們(其實是需要的),窮人被社會離棄和捨下。

窮人容易發生意外,因為窮人沒有足夠的社會積蓄支撐其生活所需的人力或認知能力,往往因為工作過勞疲累,讓自己暴露在容易發生意外的狀況。為什麼很多孝子清晨工作回家卻被酒駕司機撞死?不正是因為這些人需要出沒在深夜時段去做沒人想做的工作,讓自己暴露在容易遭致意外危險的狀況?

無法喘息的過勞生活,內心疲乏空虛

窮人活在無盡的痛苦深淵之中,因為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擺脫貧窮的傷害,因為貧窮的日子過起來格外勞碌,讓人無法好好喘息。

落入貧窮狀況的人,與社會全面疏離、異化,成了被社會或體制制約的客體,主體性蕩然無存,生存權早已剝奪其,淪為非人的存在。

長久落入貧窮狀態的人,日漸對自己的社會存在麻木無感,不會特別想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不會特別對什麼事情有感受,逐漸變得對世界和自己冷漠無情,心靈被貧窮狀態吞噬。

福爾曼毋寧認為,與其將金錢收入當成判斷一個人是否貧窮的標準,不如建構一個更全面檢視人的社會生存貧窮狀態的指標,也就是將上述提到是否落入隱形、畸形、不被欲求、容易出意外、痛苦、麻木、疏離等狀態,都納入貧窮與否的判斷標準。

唯有更全面的從社會生活檢視貧窮狀態,才可能在導入扶貧政策或社會資源協助脫貧時,更有效的對症下藥。

如果我們只是簡單地認為收入不足某個標準就是貧窮,扶貧的方式就只是給予金錢援助,卻忽略改善窮人的心理認知、生活方式、工作條件或社會參與方式,也就容易事倍功半、甚至徒勞無功。好比說我們雖然補助中低收入戶的生活開銷,卻繼續放任社會驅使窮人從事隱形生產線的過勞、低薪、骯髒工作,就算他真的能夠存到足夠的錢,改善生活,恐怕他的心理認知還是覺得自己是窮人,因為他不被社會欲求,被主流社會排除在外,仍然是隱形而不可見。

窮人之所以貧窮,不只是因為缺乏金錢或收入,更關鍵的是他們在思考、學習、生活和社會參與心靈等方面,都處於匱乏不足的狀態,無力改善。

能夠被視為如常之人而非怪異份子排除之,能夠讓人內心先富裕起來,修復認知疲勞所導致的各種匱乏和判斷錯誤,才是窮人最需要得到的幫助。

靈裡的貧困,更深層的貧困

但其實,比起心理認知貧乏或物質貧困,靈裡貧窮更致命。一個人可能物質不豐裕但內心充滿盼望、內心十分富裕,可以有多餘的愛與其他人分享。最怕的是一個人物質富裕充足,但內心卻十分扭曲而貧乏,即便已經擁有超過溫飽有餘的資產,仍然不斷對外展開掠奪,有還想要有更多,還想把別人所有的都搶過來。

今天的社會上之所以一些人動不動就鬧事,一碰到不滿意的事情就失控暴走,恐怕不是物質貧窮所造成,而是心靈貧困。因為內心沒有認知餘裕,無法信任社會生活中的其他人,帶著強烈的自卑或缺乏感看待世界,以至於一碰到覺得自己受委屈的事情馬上就爆發,非要爭個勝負,非要對方道歉,非要證明是自己是對的。

另外更可怕的是,財富上富可敵國的人,卻心靈感到貧困、飢渴,於是不斷向外在世界欲求更多的財富,結果在此一追求過程中,造成了環境與其他人承受其傷害。

除非我們能夠幫助靈裡貧困的人擺脫內在缺乏狀態,否則這股對外欲求的慾望,將會傷害更多的人、破壞更多的環境,造成更不可收拾的未來。

所以耶穌從不承諾給予物質的財富作為救贖的方法,他給的是內心的平安,是永不再渴的活水,因為耶穌要治療的是人們內心的貧窮飢渴狀態,而非外在物質的缺乏。耶穌要幫助人們脫離不被欲求被隱形、被視為畸形、被傷害被排除在社會之外的那些心靈認知貧乏的人,而不是物質豐裕的財主。所以耶穌總是跟窮人、稅吏、婦女等社會弱勢邊緣人在一起,斥責那些財主和法利賽人。

唯有耶穌基督能讓靈命窮乏者得安息,得滿足,得豐富,從而翻轉生命光景,從心靈貧窮轉為心靈富裕者,就像史顧己在聖誕夜遭遇的三個時間精靈讓他警醒、重生,捨棄了靈裡貧乏的認知狀態,轉變為富裕肯分享的靈裡豐富狀態,一舉改變了他和他身邊所有人的生命光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