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員的通訊

其實,實體書店早已不靠賣書維持營運

By
on
2017-01-27

其實,實體書店早已不靠賣書維持營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1/27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要說今年年初最大的文化盛事,當屬許多文青近年來去日本必須朝聖的鳶屋書店來台開設海外第一家門市。鳶屋書店還對外表示,未來將再開五家店。

鳶屋書店來台設店,許多文化人和出版人引頸期盼,卻有一些實體書店業者頗感到不以為然,認為鳶屋書店是財大氣粗,想以豪灑資本攻下市場。另外一些人則是準備在一旁看好戲,等著看台灣實體書店的扛霸子誠品書店如何迎接鳶屋書店這來自日本的強勁對手。

首先,和許多人想的完全不同,鳶屋書店不是書店,雖然這個賣場裡擺了不少書,也歡迎購買,但是,鳶屋書店本質上是一個升級版的租書店,而圖書的租金則是消費者留在店內時的各樣消費支出(如餐點飲料)。

其次,非但鳶屋書店不是書店,就連誠品都不是書店,如今的誠品,正式名稱是誠品生活,做的是百貨業的生意,主要獲利來源是誠品商場的店鋪出租收入。書店,雖然也還是賣書,投注龐大心力維持其服務品質,但是,更重要的是以此招徠消費者,除了逛書店看書買書之外,還能在蒞臨其他店鋪消費。

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鳶屋書店並非競爭對手,反而是合作夥伴,是一起服務閱讀作為生活重心的消費者的企業,雙方各自的獲利模式也不相同,共通點是都以圖書招攬客人上門。

仔細想想鳶屋書店的本業乃是DVD出租,也就不難發現鳶屋書店的商業模式乃是有所本。

另外,再想想台北市信義區的百貨鋪位租金,以及圖書的客單價、周轉率與毛利率,就知道斷無可能在這樣的空間靠著販售圖書營利,如果想要活下去,得有其他出路(更別說鳶屋書店的母國日本的店舖租金更是令人驚嘆)。

鳶屋和誠品共通的強項是,讓來店裡閒逛或看書成為獨一無二的體驗。即便是同一本書,在不同的店舖空間閱讀所產生的體驗便截然不同,這也是為什麼誠品和鳶屋書店都有著讓人讚嘆的裝潢設計與空間氛圍的營造。

表面上看似弔詭,為什麼圖書產值不斷衰退,數位閱讀日趨成熟的今天,反倒是各種特色實體書店越開越多?

原因很簡單,成天活在網路上的人類,本質上仍是渴望群居的社會人,仍需要實體空間與其他人進行接觸,於是各種體驗店崛起,人們造訪各種特色空間,消費空間所提供的特殊體驗。特色餐廳如此、特色書店也是一樣。

鳶屋書店來台,在我看來,比較可惜的是,由於台灣出版界與文化界長年忽視租書店的價值,以至於在挽救出版或書店的呼籲聲中,租書店總是被無視,沒有外部力量的支援與協助,未能像鳶屋書店找到一條足以在數位時代活得更燦爛的新道路而紛紛殞落,甚至某種程度的造成大眾俗民閱讀市場的衰退(台灣的大眾閱讀從過去就相當仰賴租書店,租書店被數位閱讀取代後紛紛殞落,俗民大眾也就轉向閱讀數位文本而放棄紙本閱讀,這期間所造成的產值萎縮,難以估算)。

無論如何,未來的書店不再靠販售圖書賺取利潤維持生計(新加坡的頁一堂就是沒搞懂這點,最後被市場淘汰),圖書都只是招攬客人前來的一項帶路工具。即便是獨立書店,舉辦活動的營收毛利恐怕也還是多過圖書販售。未來的多數讀者,還是會在網路書店購書(無論實體還是網路),來實體書店參加各種關於閱讀的社會活動,出版業者必須認清這樣的事實,並為自己找到可以活下去的出路,因為實體書店已經紛紛在找出路,而找不到應對之道的傳統出版業者只會在這一波競爭下殞落。訴諸道德應然無用,因為歷史的巨輪不會為了誰而停下腳步。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