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選擇未必能盡如人意,關鍵是向世人展現自我

By
on
2017-02-04

選擇未必能盡如人意,關鍵是向世人展現自我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12閱讀理解季刊)

人生無處不選擇

先打電動還是寫作業?先念研究所還是就業?先買房還是買車?先救女朋友還是媽媽?投希拉蕊還是川普?…

人的一生,大抵怎麼出生、生在誰家不能選擇外,活著的每一天,都有許許多多的事情,排隊等著我們做出選擇。

有些選擇讓人左右為難,因為沒有標準答案,而且後果得自負,無法轉嫁。世人則會根據你的選擇結果評價「你是誰」?

或許你會反問,我的選擇真的是我的選擇嗎?我的選擇真的代表我自己嗎?

很多時候我想選A,可是外力逼迫我選B。我想選的我不能選,我不想選的反而必須選。

好比說,放學回到家,我想先打電動,可是媽媽卻要我去讀書。如果不聽話,就會被懲罰(不給我零用錢或____)。你說,我能選擇打電動嗎?讀書真的是我自己的選擇嗎?

曾被納粹囚禁於集中營,日後存活下來,並創立了存在主義分析療法的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Emil Frankl)曾說,即便身處一切選擇都被剝奪納粹集中營,人仍然可以選擇承受煎熬而活出意義,而不是放棄活下去。

人只要活著,無論外在環境如何險峻,選項如何被剝奪,只要願意,還是可以選擇,只要願意承擔選擇的結果。

我們之所以放棄選擇,是因為多數時候,我們不敢或無力承擔後果,於是放棄自己想選的選項,接受他人的選項,並以「沒得選」說服自己。

再者,每一個表面選項的背後,隱藏著其他需要考慮的價值。做了某個選擇,不代表同意表面的答案,卻可能是理解並且同意該選擇背後代表的意涵。

放學後先讀書,而非打電動,雖然是母親的規定(期望),做孩子的貌似沒得選(不然會被懲罰)而屈服。其實,當孩子選擇讀書時,代表選擇了不要和母親起爭執,選擇了維持和母親的關係和諧,而非破壞親子關係這一個答案。否則的話,大可以堅持選自己想選的,跟母親鬧翻,讓親子關係陷入爭執與分裂,以此堅持自己的主張/選擇。或是選擇「不聽話」,人坐在書桌前,書打開著,就是不讀書。有一些人就會這樣選。

選擇的背後

每一個選擇背後,都代表著一套價值觀與世界觀。

母親認為應該念書不要打電動,因為在她認知的社會圖像中,這是對孩子比較好的選擇。好好讀書,考上好學校的機率比較高,而考上好學校,將來出社會找工作、面對人生時,才能擁有比較多的選擇機會。母親規定孩子放學後先讀書,也許是考慮到選項背後可能造成的生涯發展的差異,而這套生涯發展想法,則是受制於社會結構與母親既有的生命經驗。

同樣的,放學回家想先打電動再讀書的孩子,在這個選項背後,也許也有一套自己的道理支撐其選擇。為上一整天課已經很累了,想先打一下電動,當作緩衝與休息、讓自己放鬆一下,之後再好好讀書。

不同的選項背後的價值觀與世界觀,貌似彼此矛盾或對立,但並非完全不可溝通、討論,無法取得共識。

如果兩造雙方出現選項看法的分歧時,不妨試著先行說明自己的選擇的理由,向不同意見者解釋清楚自己的選項背後的考量。在選擇之前,將各種選項的理由陳述清楚,即便不一定能化解對立或說服對方接受,至少能讓彼此了解雙方的差異,而不是放任對方自行腦補、想像。

透過說明選項的溝通過程,讓選擇背後的世界觀與價值觀完整展現,讓對方完整理解,即便對方不能接受,至少知道對方的想法。

好比說,孩子說明了自己想打電動的理由,也許改變了母親原本對孩子想先打電動的理由之(錯誤)想像。原來孩子是想喘口氣,不是愛玩、逃避讀書。

也許下一次,母親在電動與課業之間的安排,就會有新的選項。

即便雙方對於如何選擇仍然無法達成共識,母親仍然堅持先讀書、不准打電動,但至少了解了孩子的想法,至少讓孩子說出了內心的真實想法,至少更了解孩子而不至於產生誤解(至於不信任孩子所提出之理由則不在此一脈絡的討論之列,暫且擱置不談)。

場域規則、制約選擇

人的選擇,雖然受制於更大的社會結構,不一定總是能夠根據自己的想法選擇。其實,所謂自己的想法,也有一套世界觀影響/制約/限制。

人雖然可以自由選擇,但是這個自由,卻是建立在自己所承繼的世界觀/社會結構。好比說,身處北韓的人民,當然也可以基於言論自由這個信念而公開批評金正恩,只是代價恐怕是付出生命。為了不賠上性命,可能多數人都會妥協於此一社會結構的規則,選擇了不行使言論自由批評金正恩。這樣的選擇也許看在某些人權至上論者眼裡是不可思議的,只要願意深入了解如此選擇的理由,一定能體會做出選擇者真實想法和內在感受,進而同理對方的選擇,即便這個選擇跟自己所堅持的信念不同。

社會學認為,人都是活在特定的場域中,受場域的規則規範、制約的有限能動者,貌似無法根據「自由」選擇,但其實,身處場域中的能動者的選擇考量,本身就受制於場域規則的制約,所以,有限能動者未必會覺得自己的選擇不夠自由或自主。

選擇受限制,其實對人更好

再者,貌似不自由、受侷限,從結果論來說未必不好。

或許有些人誤以為,選擇多比較好。實際上並非如此。社會心理學者希娜‧艾恩嘉(Sheena Iyengar) 曾做過一個實驗,發現讓人從三種果醬中挑一種,比從二十四種果醬中挑一個容易、省時,且不容易失望。希娜發現發現選項太多時,人的判斷反而會失準,犯錯的機率反而升高。

從五支基金中挑一支比從五千支基金中挑一個容易,從兩百種指甲顏色中挑一個比從二十個中挑一種喜歡的顏色反而更難。

環境的規則限縮了選項,對我們反而是好事,不會讓我們暴露於無窮選項的困境中。當人有無限多選項可以選時,將會浪費大量的時間在讀完選項,最後往往錯失最佳選擇時機。即便做對選擇,也因為錯失時機使得選擇無效化甚至造成反效果。

如果考試的選擇題的選項不再是一題四個,而是四十個,恐怕很多考生光是讀完考卷都成了問題,更別說腦中塞入一大堆答案選項後,從中挑出一個正確答案?

場域中的規則,幫我們事先篩選,大幅限縮了選項,方便我們選擇。也許在僅存有限選項中,無法選出令所有人都滿意的答案,卻比完全開放不設限,將所有選項都納入來得好。

舉個例子,川普(Donald John Trump )和希拉蕊(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競選總統,有一些人抱怨,選誰都一樣(爛)。然而,換個角度想,若不是美國政治場域的(潛)規則將總統候選人人數大幅縮小,而是不設門檻,完全開放自由登記參選,當候選人人數爆炸性成長到一千人或一萬人,讓選民自由投票,恐怕沒有人能接受投票結果(沒有任何一個總統候選人的得票率過半,無法取得過半民意支持的總統,在統治正當性上會受到嚴厲的挑戰)?

川普或希拉蕊或許都不是此次美國總統最好的選擇,但是,當美國的選民同意並且接受,在此一總統大選規則下進行投票,就代表所有人對此一選舉規則有了共識,也接受此一選舉規則下的集體選擇的結果。

選擇未必能盡如人意,關鍵是向世人展現自我

選擇的結果,未必總能盡如人意,甚至常常是屈服於不滿意的選項。然而,只要記得一件事情。套用艾恩嘉的話,「我們的選擇,不只和我們需要或想要什麼有關,也和我們是誰、我們代表什麼有關。」選擇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選出讓自己/世界滿意的答案,而是透過選擇的過程,向世界/他人展現自己是誰?我這樣的人想要什麼?想活成什麼樣子?在乎的事情/價值信念是什麼?因為這些,所以我做了什麼選擇?

我們的選項未必能夠勝出,媽媽未必同意讓我放學後先打電動、希拉蕊的支持者可能對川普當選感到憤慨。但是,不代表自己不能透過選擇,告訴世人我的主張、告訴世人我的選擇!

否定你的選擇的人或外力,也不能奪走你的選擇自由,因為選擇是身而為人、不同意見的人群可以在社會上共同生存,最寶貴且重要的特質。

延伸閱讀

弗蘭克,活出意義來,光啟

希娜‧艾恩嘉,誰在操縱你的選擇,漫遊者

朱立安‧巴吉尼,你以為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商周

如何讓選擇更容易?

https://www.ted.com/talks/sheena_iyengar_choosing_what_to_choose?language=zh-tw

選擇的藝術

https://www.ted.com/talks/sheena_iyengar_on_the_art_of_choosing?language=zh-tw

選擇的癱瘓

https://www.ted.com/talks/barry_schwartz_on_the_paradox_of_choice?language=zh-tw

如何做出艱難選擇

https://www.ted.com/talks/ruth_chang_how_to_make_hard_choices?language=zh-tw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