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青年世代的極簡與奢華

By
on
2017-02-26

青年世代的極簡與奢華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iYong雙月刊)

有一次我去淡江大學演講,從校門口前往會場路上,跟前來接我的同學聊了起來,才知道他不但雙主修,其中一個主修還念五年碩學士合一課程,擔任班代之外,還打兩份工。我問他為什麼要打兩份工,他說因為有學貸,不想給家裡添麻煩,所以自己打工賺生活費。台北生活費高,得打兩份工才行。

後來,每次有機會去大學演講,我都會問來參加的同學,有沒有打工?有沒有學貸?

久了之後,歸納出一個大概的趨勢。

私立學校的學生,半數以上有學貸,公立學校則低於半數,頂大則不到十分之一。

至於打工,幾乎什麼學校都有,而且打工打得很兇(附帶一說,反倒是社團參加的情況比過去少很多)。

打工的目的,雖然都是賺錢,但是,大致上可分為三大類型:

第一種就如我一開頭提到的那位同學,通常身上揹著學貸,家境普通偏下,需要自己賺生活費。這種情況的打工,也是我們最熟悉的打工目的,賺錢養活自己。

第二種則是好人家的孩子,未必是公立大學但以公立大學居多,打工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歷練,培養自己未來出社會的競爭力。這種類型的學生,甚至積極主動爭取各種沒有收入的實習生工作,這幾年我在一些新創企業或企業演講上,經常會碰到。從事實習打工的學生,都很知道自己要什麼,認真規劃、努力執行。

算是第二種的變形,是從打工中找尋自己的投資標的與創業機會。我曾經在大學的育成中心遇過好幾位才25~30歲已就已經有了人生第一家公司,而且準備開創第二家公司的年輕人。聊起來之後發現,他們都是大學甚至高中時就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積極透過打工的方式摸與實踐。

第三種,各種出身都有,打工是為了賺錢供自己玩樂之用,買iPhone或名牌或出國旅遊或吃高檔餐廳,參加偶像的演唱會…。總之,不是為了溫飽也不是為了自我實踐,而是為了追逐享樂與流行。

原本想要玩樂而打工也沒有什麼不好,只要做的是正當工作,問題是,享樂導向的打工,常常是為了滿足當下的自己還沒有能力以正常收入的情況擁有的奢華享樂,如若偶一為之,例如因為20歲生日的紀念很想要一個什麼而暫時性的積極投入打工,把賺來的錢一口氣花在一個特別昂貴的東西上,還可以理解。

如果是奢華成性,甚至是因為羨慕其他家境好的同學都有,所以自己不服輸也想要有,偏偏家裡供不起,逼不得已只好去打工,把生活重心放在打工而非學業。而且,為了自己很想要的奢侈品,其他生活必需都可以縮到最簡陋的地步,就是奢侈消費的部分不能省,那就有點過頭了。

甚至,一般出賣勞力或家教的打工,賺到的錢不夠支撐其奢華享樂的花費,投身比較有爭議甚至違法的工作,像是到酒店當少爺或酒店妹,甚至從事詐騙等工作,就是為了能夠賺到很多錢來享樂,那就明顯讓人擔憂了。

的確,這個時代對貧窮出身的年輕人很不公平。這個時代充斥著各種奢華享樂,再有錢都買不完的好東西很多。媒體也成天推波助瀾,沒日沒夜地告訴大家,做個人當然就應該享受奢華。

如果從個人面來看,的確會讓人很想譴責拜金或追求奢華而不擇手段也要滿足自己內心慾望的年輕人。然而,如果拉高到社會結構層次來看,其實這些年輕人的遭遇也頗讓人同情。

不像過去大家一起窮的時代,某種程度的齊頭式平等,就算有錢,社會上也沒有太多奢侈品可以買。就算有,因為傳播媒介不發達,炫富風氣不盛,對窮人家所造成的逼迫和自卑感不若今天來得蓬勃旺盛。

當年大家都窮的時代,絕大部分的年輕人打工都是為了賺錢餬口或養家,或是存創業資本。就算是下海從事色情或酒店行業,背後也都有許多辛酸故事。不像今天,有一些人是為了賺取正常工作賺不到的金錢,是為了滿足自己奢華享樂才投身非法或出賣自己身體的工作,甚至一點都不覺得該值得羞恥,反而覺得自豪,因為自己不用像為了養家的人一樣全職出賣自己,只要一周甚至一個月做個一兩天就可以。

如果說,台灣還是一個努力工作就能靠正常工作翻身、向上流動、發達致富的社會,我相信許多現在消費不起奢華而渴望奢華的年輕人,會選擇努力充實自己,等待自己成功到來後再投身奢華享樂。然而,今天的社會對年輕人十分殘酷,好人家的孩子擁有一切的人脈與社會資源,從小到大不用為錢煩惱,可以坐擁一切奢華,還能專心讀書,追求自己的理想。窮人家的孩子,想讀書就得揹學貸,還得打工,畢業出社會之後,還未必能用文憑或能力換到好工作,薪水一直在低檔盤旋,努力工作的結果比不上有身分或靠關係的同輩,看著絕望的未來而自暴自棄,於是有些年輕人選擇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樂生活型態,也不是不能理解。特別是某些外在條件還不錯的年輕人,只要放棄一些堅持,就能用身體換到當下的自己看起來貌似很多的金錢,可以花用在滿足自以為的理想生活方式上,會選擇珍惜自己的身體的年輕人不是沒有,但會選擇放縱沉淪的也很能夠理解。

另外有一種年輕人更加可憐,雖然家庭背景不錯,但家人之間的關係卻早已分崩離析。只有表面上頂著一個好人家出身的身分,雖然生活溫飽不用擔心,內心卻很缺乏被愛與關懷,這樣的年輕人也很容易跟自己其他的富裕同儕沉迷於奢華享樂生活中,甚至在根本不需要出賣身體的情況下,為了享樂而出賣自己的身體。

一個人如果從小被教育得有自尊,知道自己的人生願景,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而來的話,肯定也懂得愛惜、保守自己的身體,別說不容易出賣身體以換取虛華享樂,就算有虛華享樂免費奉送都未必會沉溺其中。反之,如果一個孩子從小就生長在為錢所苦,或是雖不缺錢但卻以金錢或奢華程度衡量一個人的價值的環境,長大後只怕本身不缺錢,都會因為沉溺在奢華拜金生活中而被迫出賣自己的身體和尊嚴,以換取可以享樂的物質資材。

我們社會,常常將現象當成成因,直接進行批判。面對年輕人還沒有能力靠正常管道賺取足夠收入就開始享樂,或是為了享樂而不惜在其他地方簡約時,就斥責這些年輕人的行為不檢點、道德有瑕疵。然而,如果願意深入分析,不難發現,社會環境的軟硬兼施,也是迫使年輕人走上自暴自棄式的享樂的原因,大人把責任全都推到年輕人身上,卻不反省一下自己到底打造了什麼樣的社會,讓年輕人竟然對自己的未來和身體如此絕望,進而選擇自暴自棄?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