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壞消息接二連三,圖書銷售市場大崩壞?!—2016年,台灣出版總盤點

By
on
2017-03-06

壞消息接二連三,圖書銷售市場大崩壞?!—2016年,台灣出版總盤點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2國家圖書館全國新書月刊)

出版產值萎縮

2016年的台灣出版界,在一片產值衰退中開始,也的確一如預期的,在產值衰退中結束。據說,今年的年產值僅剩170億,遠不如十年前的350億,堪稱蒸發一半,且是歷年來中最慘。那麼,產值嚴重衰退的2016年台灣出版界,究竟發生了那些重要大事,就很值得我們深入了解了,也許這些事情裡面,藏著產值衰退的原因也說不一定?!

年度新書出版總量下滑

根據國圖ISBN中心的數據,2016年出版總量僅有3.5萬種,一口氣銳減了數千種。台灣自從1990年代末期年度出版新書總量超過四萬種以來,十多年來一直盤旋高檔,今年卻大幅跌破,來年是否會繼續下修,成為非常值得密切注意的出版趨勢。

改版重出成常態

如果有仔細留意新書市場的朋友,不難發現最近幾年,越來越多新書是過往已經出版過的作品的新版本。或是修訂翻譯,或是增訂新版,或是版權到期改換出版社重出,或是改換書名重出,像是《投資進化論》(原名《大腦煉金術》)、《一口漢堡的代價》(原名《速食共和國》)、《科學革命》(換副標題)等等。

今年依舊維持此一現象,且有一個值得留意的新現象是,今年有不少改版重出書,甚至連帶重新做預購行銷活動,將重出書當新書打。

另外,不少出版社以十周年、二十周年的名義,重新出版經典或長銷作品(如商務、大塊文化)。雖然無法確切掌握這類型出版品的數量,不過,如果這些改版重出書都有重新申請ISBN,年度「新書」品項可能還要再往下修。

把改版重出書當重點新書打,背後的意涵可能是,出版社認為這本書過去出版時沒有做好行銷工作導致銷量低估,因此捲土重來,但也可能是找不到更強的主打書,只好以過往經典或長銷書的重出作為主打。

無論如何,都代表重點新書市場的疲軟無力(如果再加上盤旋在暢銷排行榜上的多半是出版許久的作品,如被《討厭的勇氣》、《解憂雜貨店》等),拿不出能夠贏得市場好評的嶄新作品,只好冷飯重炒。

影視合作作品仍是暢銷保證

今年延續以往,影視改編作品仍是暢銷保證。像是丹布朗的《地獄》,還配合電影版做了電影精裝典藏版。

勇氣與格言書繼續走紅

一樣延續過往幾年的熱銷風格,提倡勇氣和格言類出版品繼續長銷熱賣,完全不見頹勢。《被討眼的勇氣》所帶動的勇氣心理學系列作品,仍在繼續延燒。而格言體仍然以彼得蘇領導市場,另外新崛起的《負能量語錄》也不容小覷。可預見的未來,在悶經濟無解的情況下,勇氣和格言書應該會繼續長紅,算是這個時代的心靈雞湯。

寫字書沒有曇花一現

雖說出版市場哀鴻遍野,卻也不是沒有值得振奮的好消息。好比說,寫字書、練字書並沒有像纏繞畫或著色書只是曇花一現,2017年仍然堅持下來,穩健出版新作品,成為台灣出版市場的一個次領域。

熟年出版大爆發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出版產業談了許多年的熟年出版領域,今年似乎有大爆發的趨勢,特別是《下流老人》一書的出版,帶動社會關切老年貧窮問題,甚至還延伸出後續的追蹤報導,像是聯合新聞網所推出的「硫沙中年」專題。

相信隨著高齡化時代的降臨,服務熟年閱讀需求的出版品應該只會增加,不會減少。更別說熟年領域是高度仰賴紙本書而非數位閱讀的世代,更是紙本出版商不能放過的重要目標市場。

知名講師紛紛出書

雖說出版產值有逐年下滑的趨勢,不過,台灣的學習熱潮並沒有衰退,反而更加暢旺。好比說,這幾年台灣教育訓練市場陸續冒出許多知名講師,而2016年有不少講師都推出了作品,像是謝文憲、張方駿、張宏裕、大人學(姚詩豪、張國洋)等等。

講師出書,在台灣還是個仍須深入開發的市場。畢竟許多大牌講師都有死忠粉絲追隨,且消費能力驚人,若能多多開發講師市場,也許能替低迷的台灣出版市場注入一股活力。

方法類作品大行其道

跟學習熱潮有關的出版,當屬學習方法或秘訣類出版品的出版。從寫作、簡報、口語表達、說故事,到創業提案、募資、網路平台經營、網路行銷等等,學習類的出版品在今年異常暢旺,儼然也已經成為一個穩定的出版次領域,且有不少作品的銷售狀況都不差,像是。

實體書店倒閉、傳統通路持續萎縮

有出版先進說,過去十年內,台灣的實體書店從三千多家萎縮到只剩兩千多家,少了整整一千家,2016年也有不少知名老字號書店結束營業,每一次都引發愛書人的唏噓。只不過,網路書店崛起加上出版產值下化,似乎註定了實體書店萎縮的命運。

新型態書店崛起

好消息是,長遠來看,過去十年的實體書店結束營業潮,更像是書店產業轉型而非消亡。除了網路書店取代了大部分實體書店的購書功能外,新型態的實體書店也紛紛崛起,像是以議題或地方社群為主要經營重心的人文獨立書店紛紛崛起,且都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另一方面,無印良品、蔦屋書店都不約而同地選擇台灣成立書店部門,引入新形態的書店經營手法,想必未來也會給台灣本地的出版業者許多刺激與影響,至少短時間內,看不出台灣社會的文化人或出版人有放棄實體書店的態勢,至於能夠走多遠,就得靠大家一起努力。

台灣本土電子書仍未成氣候,反倒是線上閱讀付費化開始流行

2016年的台灣電子書市場,總的來說,仍是雷聲大雨點小,雖然有不少新業者加入,但至今仍未聽說哪一本電子書能夠開出銷售紅盤,形成暢銷或潮流。

目前來看,線上閱讀付費化開始流行,越來越多台灣讀者選購中國的邏輯思維、知呼、得到等線上付費閱讀平台的服務(線上付費聽/看人說書與導讀當道),購買這些平台所推薦的出版品(無論是簡體或繁體的實體書或是簡體版的電子書),已經慢慢在傳統商務閱讀客層中形成一個共識。

或許,這部分讀者客層的流失,是重擊台灣出版產值萎縮的關鍵原因之一。過去台灣出版市場過分重視以廣義文學類為主的讀者群,卻忽視了非文學類特別是商業類讀者的需求,然而商業閱讀市場並不小,商務客層的圖書購買力也不低。然而,台灣的出版市場似乎越來越越無法滿足台灣商務客的選書與讀書需求,剛好對岸的線上付類閱讀平台崛起,滿足了這塊需求。

也許線上付費閱讀平台就是次世代的電子書主流,而非過去我們所認定的圖書的電子化,假設此一趨勢為真,如果台灣未能及時發展出自己的線上付費閱讀平台,只怕出版產值將會盡 步的萎縮。

將出版產值的萎縮怪罪在原本購書需求就薄弱的大眾市場,解釋力恐怕不大,埋怨市場大眾不願賣書的成分居多。就算原本的三百多億年產值,也不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銷售市場,圖書出版市場在台灣一直是小眾,除非認清小眾的本質,否則很難看清楚問題的癥結。

某種程度上來說,對岸數位付費閱讀市場的成熟,正在入侵並瓜分台灣原本已經不算大的出版市場,而且搶走的還是原本消費能力最強大的商務客。

實體書店倒閉與結帳模式改變造成的產值萎縮

最後想要延伸出去談一點,畢竟是今年台灣出版界最關心的話題(出版產值萎縮)。產值萎縮的事情,也許是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和早在十多年前大型連鎖書店開始更換結帳模式,加上十年來上千家實體書店的結束營業也脫離不了干係。

我們都知道,過去的通路是月結制,只要書店收下了出版社或經銷商配送來的書籍,就得出帳款,也就是說,實體書店先將書買下來,書店裡的庫存,全都是「產值」。那麼,讓我們想一想,十年內有一千家書店結束營業,假設一家書店平均庫存值為300萬元好了(庫存值通常是月營業額的三倍,抓一百萬營業額應該不算過分),一千家實體書店結束營業,至少就是三十億的年產值蒸發(書全部退回經銷商或出版社)。另外,大型連鎖通路全面由月結改銷結,也等於是將原本先買下的庫存退回出版社或經銷商。

網路書店自不用多說,更是全面銷結。

簡單來說,也許不是現在的一百七十億年產值太低,而是過去的三百多億年產值太高,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結帳模式導致的虛胖、灌水。

2016也許不是谷底,而是真實基準

出版產值的萎縮,是全球性的現象,台灣也只是跟上趨勢而已。關鍵在於,出版界願否接受這個新的產值基準點,重新思考該如何布局未來的出版市場?畢竟,再多怪罪數位免費閱讀或是其他娛樂產業搶走讀書與購書人口,或是以道德譴責方式責備大眾不讀書不買書,都改變不了這個產值衰退的趨勢。

2016年的加速落底,未必是壞事,如果出版先進願意認真面對市場,更加審慎的選擇作品出版,產值固然萎縮但無效出版也下降,卻能達到汰弱留強,或是從困境中找出新的求生之道,也未必不是好事。

畢竟,兩千三百萬人口的台灣,年出版新書總數量卻長年超過四萬,放到世界範圍來比,不覺得太虛胖、太異常了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