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我的租屋簡史I:高中篇

By
on
2017-03-24

我的租屋簡史I:高中篇 文/Zen大 昨天睡前看到某個作者記錄自己租屋的歷史,想了一下,我從國中畢業到如今也租住過非常多地方,分時期略略記錄一下。 高中我就離家百里,自己從屏東回到嘉義讀書。在奶奶家住了一年之後,決定搬出去住。 原本跟高一同班同學租了彌陀路的一個透天房,可惜住沒多久,同學得恢復通勤,我又另找房子,後來在新生街,原空軍市場裡面找到了一個頂樓加蓋,一個月一千五,含水電,在那裡住了兩年,直到高中畢業。 那個頂樓加蓋沒什麼不好,以台北的角度來看算很大,只是窗戶多,颱風天時,總覺得屋頂要被掀掉了,很是可怕。 夏天的時候,隔壁的芒果樹結實纍纍,垂到我房間外面的小陽台,總會有隔壁的小孩成群爬過圍牆到我的陽台這裡打芒果,然後取回去吃。趕都趕不走的。 在那個房間,有很多回憶,像是當年喜歡的一個女生說數學不懂,要來找我教她,結果好像也都沒在算數學,都在閒聊天,也只來了那麼一次,好像也是第一次有自己喜歡的女生來我的房間。 還有一次周末,我重感冒躺在租屋處哪裡都不能去,女校舞蹈班的一個學妹剛好打電話來(當年一些很有本事的社團學弟,認識了一群嘉女舞蹈班的學妹,那個年代的男生很幼稚,就比誰認識的女校同學多,尤以舞蹈班搶手,因為稀少,因為舞蹈班的女生通常比較漂亮且能留長髮,在髮禁的時代,那是某種特權階級的象徵符號吧!?),本來是要找隔壁的學弟(學弟是風雲人物,是我們那個社團的社長,後來是班聯會的重要角色),我接了後寒暄幾句,聽我感冒臥床沒吃,幫我買了粥來。 雖然和這學妹不熟,但卻有種溫暖,願意對人伸出援手的不多。 還有一次,跟一個高中時代著新竹的女性好友約在台中見面,可是我前一天才從阿里山下來,實在太累,睡過頭,當他從台中打電話來時,發現我還在家,整個傻眼。 其他多數時候,我都在宿舍裡讀書,睡覺,還買過一台小冰箱,可以存放牛奶和簡單的食物,不用總是吃外食! 冬天的時候,就把書桌拖到床前,坐在床上,蓋這棉被讀書,因為頂樓加蓋又很多窗戶的房間,實在是滿冷的! 雖然租屋處離學校很近,但我還是常遲到,後來我弄了一張可以免早自習的證件,也就能夠多貪睡幾分鐘,年少時總覺得睡不夠而得太早起,相當折磨。 以前我最喜歡周末早上起來,從陽台俯瞰底下市場熱鬧狀,後來新生路拓寬,雖然房子本體還在,但空軍市場已經拆掉了,彷彿年少的某些記憶也一併被拆除!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