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對方的答覆,是有其糾葛和思考

By
on
2017-04-10


對方的答覆,是有其糾葛和思考

文/Zen大

(這篇其實是站在女生的立場幫忙寫出來女生回絕男生的心情,並非總是表面那樣)

大學的時候,跟系上某個小我一屆(但大我一歲)的學妹結成莫逆之交。

當年我們什麼心事都會講,常常混在一起,我還不時大老遠從新莊送他回吳興街(但我從來不知道她住那邊,呵呵),偶爾跑去國父紀念館坐在圍牆上聊天一下午,她也是看我穿著很笨帶我去西門町買衣服的女人之一(其他只有老婆跟女朋友)。

我喜歡哪個女生什麼的,她也都知道,跟我討論。還談了很多關於原生家庭的事情,後來還介紹我去他姐姐工作的地方打工,總之,交情非常好,很多人都誤以為我們在一起(其實沒有)!

不過,來往的過程中,大概是我發現很喜歡的一個女生被學長追走後,有點自爆自棄,就曾經一度開口問他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當然是被回絕了,當下還被教育了一番。這事情也就這樣過了。

直到他後來碰到一個很喜歡的男生,兩人決定在一起之前,她又約我去國父紀念館閒聊,才跟我說了當初我那樣跟他告白之後,她其實內心也有一度糾葛了很久,想了很多事情,也覺得搞不好是可以試試看(我們那個年代,有些人談戀愛這件事情還是看的很重),特別是我們兩個都是基督徒,也都還是教會界的怪人,又真的交情很好。

我聽完之後,覺得很是愧疚,我一時軟弱的邀約,對方卻認真思考再三,內心也很糾葛,不若外表回覆時的爽朗。

這讓我也體驗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從對方口中最後聽到的結果很簡單,卻無法體會對方得出這個結果之前的百般掙扎,我們總是太過輕易的以結果論(特別是不符合自己預期答案時)來做反應。

如果真的有好交情時,不只是提出邀約的人得承受可能被拒絕的焦慮與被拒絕後的酸楚,其實拒絕的人也有他的愧疚感,也有他的內在掙扎和考量,多同理他人,會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事情。

然後,無論被接受還是拒絕,都要感恩。如果還願意相信人跟人之間是有良善的情感信任基礎建立起友誼的話,也不要因為被回絕而為了保護自己殘破的自尊就開始妖魔化對方,且神話自己(現代社會很多男女關係都在不如意時走上妖魔化對方的扭曲觀念)。

喔,學妹最後和那個男生在多年愛情慢跑後終於也結婚了,他依舊過的自由自在,不過現在回頭看,真的就只是年輕時陪你走過一段人生歲月的好朋友,而且,那樣是最好的結果。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