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從五月天的二十周年演唱會看台灣失落的流行音樂產業

By
on
2017-04-12

從五月天的二十周年演唱會看台灣失落的流行音樂產業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1997年3月29日,五月天在大安森林公園正式出道。當天現場有數百名歌迷群聚(底下有不少樂團成員的朋友),為新生的樂團加油打氣。

二十年後,2017年3月29日,五月天回到了當初出道的原點,現場來了數萬名歌迷,甚至包括當年就坐在台下的第一場演唱會的歌迷,也有人攜家帶眷,都是為了五月天而來。

二十年來,五月天獨領風騷,再沒有其他華語樂團的吸金(睛)力能夠超越(比肩的有,像是蘇打綠),卻也引來許多的批判和質疑聲浪,特別是來自文化界與流行音樂界。

常見的斥責就是音樂創作始終沒進步(說的好像批評的人二十年來進步很多一樣),唱的是流行音樂,太過迎合市場等等,多從美學的角度批評之。

或許這些人對於華語世界第一天團有比較高的要求,不過,卻是把某些不該歸究於一個樂團的問題,全都發向了五月天。

不容否認,過去二十年來台灣流行音樂界從鼎盛到殞落,而今還在檯面上之稱的都是十幾二十年前就出道的,近年來出道的新人似乎難以突破前人的成就。

這些問題,歸咎來說是流行音樂產業鏈的崩潰使然,崩潰的原因很多,五月天也許也是成因之一,卻不該也不會是唯一的原因。而當一個產業鏈崩潰時,當一個產業推不出新而有力的明星時,市場要不就是繼續消費老牌藝人,要不就琵琶別抱,韓流的搶占台灣偶像市場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責怪五月天有用嗎?更別說五月天所屬的相信音樂,已經是少數很積極培養後進新人的娛樂公司,也繳出了不算差的成績單。

這些非議者五月天音樂從眾媚俗者,往往忽視更大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體制的崩壞造成流行音樂市場的崩盤,卻將問題簡化為苛責第一名不長進,不成長,無法跟上世界。如果市場跟不上,天團就算做了美學符合少數菁英期待的作品卻搞砸了事業,對台灣真的就比較好嗎?

不要把台灣影視文化產業的衰退崩盤,簡化並歸咎在五月天的創作成果上,這種抓代罪羔羊的思考方式無助於解決真正的產業結構惡化問題。畢竟,美學成就是從社會環境長出來的,建構美學的產業鏈則是靠強大的國家文化主體性支撐的,五月天拿出來的作品反映的就是台灣社會的現狀,道德應然論者當然可以批評不夠好,但是,更深的連結就是台灣只能如此,且短時間內無力改變。

再者,就算被當成芭樂歌又何妨?五月天二十年安慰了多少人受創的身心?誰說創作只能從美學方面來評價,難道真實安撫人心不算是了不起的成就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