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人們看《台北物語》不是因為作品好壞,而是稀罕

By
on
2017-06-12

人們看《台北物語》不是因為作品好壞而是稀罕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最近台北的電影圈有一件很神奇的事情,那就是原本聽說只有三個廳放映的電影《台北物語》,一開始跑去看的人傳出了讓許多重度電影愛好者感到震撼的影評後,越來越多人抱持著好奇與朝聖之心跑去看,結果看的人越來越多,最後播映的場次與時間竟然增加了。

雖然明褒暗貶式的評價不少,但由於撰寫影評者的kuso式手法很快地在網路社群上發酵,造成更多人基於好奇之心想去看,最後終於有一些重量級的資深影評人跳出來好好的寫了正經八百的影評,斥責作品之糟糕,希望遏止繼續跟風追看的風氣,杜絕支持爛片。

在我看來,許多人追看《台北物語》,不是從美學的觀點決定。《台北物語》之爛是眾所周知,要引用多少文藝批評理論來評價,甚至責難都不難。

問題是,消費市場購買一件創作,好壞固然是重要的評價標準,卻非唯一的標準。好比說,《台北物語》之所以引發好奇心是讓許多重度觀影者在內心產生了「到底有多爛?」這樣的一個懸念,且對此懸念抱持著玩心,然後跑去看。看完之後,整個體驗給人一種微妙的惡趣味,由於太過常罕見而特殊,導致認知框架被撞擊,產生了許多有趣的想法,透過網路分享引起更多人的好奇心,最後形成循環,甚至在某個小種領域裡成為一種流行。

這樣的狀態能成立,前提是當代社會已經充斥著大量的好作品與公認(能說出所以然)的爛片,重度觀影人腦中對作品的認知分類框架越來越固定,如今好不容易出現一部能夠重擊既有框架讓人感覺「有趣」的作品,自然要親自嘗試一下,而且更要呼朋引伴,讓同好都親自「體驗」一下這個惡趣味。

《台北物語》好看在於有一群足以透過這個觀影行為創造出一個集體參與的社會事件,許多人可以圍繞著這個事件進行討論,激發出更多的火花,甚至團結內部群體,這樣難能可貴的體驗是觀看所謂的好作品或普通爛片所無法獲得的難得體驗。這個珍貴的體驗才是許多人前往觀看所想獲得的,因為看過之後,彷彿取得了一種進入某個祕密結社的認可門票一樣。

《台北物語》這個稀缺性構成了一股潮流,如果未來真有人能夠複製得了,其實也是一種功力。因為這次的集體觀影行動已經有點像行為藝術,再有類似的作品是否還能激起同樣的觀影熱情,我是抱持很大的問號的?

我覺得有些老派影評人太嚴肅了,在這個作品大量生產的時代,單純從作品的美學看待作品已經不夠了,美學只是消費與否的其中一個判斷標準,更應該從觀影社群與作品的互動和體驗之創造來解析,也許可以看出不一樣的端倪。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