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戲劇不是紀錄片,不一定要再現真實

By
on
2017-06-14

戲劇不是紀錄片,不一定要再現真實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最近有兩部以台灣本土社會環境為題材的作品《通靈少女》和《花甲男孩》收視頗有斬獲,引發輿論熱議,卻也招來檢討作品的背景設定不夠道地的聲音,像是指責《通靈少女》的宮廟設定不夠真實(台語講太少),《花甲男孩》的鄉下不夠鄉下(論者說,哪可能白天在鄉下吵架沒引來圍觀)。

姑且不論這些批判戲劇背景設定不夠真實的聲音,大多以自己有限的主觀經驗套讀全台灣的狀況,難免出現理解偏差。論者也許自己就生活在宮廟或鄉下的環境,也去過很多公廟跟鄉村,但總不可能全台的宮廟跟鄉村都走透透且都認真研究過環境的構成吧?

這種我的宮廟跟鄉下才是正典,沒有按照我的宮廟跟鄉下的狀況來拍就是不夠道地的論點,很常見,就像我們很多人覺得最好吃的滷肉飯是家裡巷口那一家,不是別人說的名店。

素樸論者以自己主觀經驗的先入為主,建構了某種不存在的宮廟或鄉村的理想型,認定這個才是正統別的都不夠到底。

其次,就算真如批評者所說,背景設定不夠道地好了,那又怎麼樣?

戲劇本身就是虛構,加上戲劇並非紀錄片,並不一定需要忠實完整的再現戲劇所設定之時空環境(當然如果夠真實也很好,但是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

戲劇的重點是放在故事中的主人翁們,因為外力的衝擊而導致的心境變化與人生的蛻變成長,背景世界只要堪用即可,特別是在預算與人力有限的情況下,通常會以象徵主義式的手法建構一套勉強可以辨認時空背景的環境,細節上必須妥協且無法完全重現真實的情況所在多有。

那未必就如本土派某些人所批評的那樣,單純只是預算成本考量的情況更多。舉一個最常見的例子,戲劇不太讓人物睡覺上廁所或吃飯,除非有事情要在這些場合發生。

戲劇是在有限的篇幅中去講述與主人翁的蛻變成長有關的故事,其他的部分則能省略就省略,除非這部戲劇標榜自己在背景還原上有很多細節考究。

讓人覺得遺憾的是,當台灣的戲劇圈努力製作本土題材時,有些人卻雞蛋裡挑骨頭,非要挑出一個甚麼瑕疵來說對方不好,彷彿這樣才能證明自己最愛台最本土一樣,徒增笑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