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如果新聞是歷史的初稿…

By
on
2017-06-24

如果新聞是歷史的初稿…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曾經有個美國的媒體人說,「新聞是歷史的初稿」。

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

當代新聞,紀錄世界上每一天發生的大小事情,是人類組織中最有資源和能力紀錄歷史初稿的單位,替歷史學家做了最詳盡的資料整理。至於深入的歷史研究成果,還要仰賴歷史學者的專業素養進行文本分析。

然而,若以此論點檢視台灣,恐怕多年後回頭看台灣的歷史,佔據篇幅的盡是客訴糾紛、廣告業配與馬路三寶(至少俗民社會生活史)。

這實在是很可怕的事情,當媒體將紀錄的心力重點全都放在不斷重複發生的事件上,卻不動用媒體的社會影響力深入探索造成事件不斷發生的原因,甚至發動社會輿論去遏止事件繼續發生,卻只是不斷不斷的將事件紀錄下來、放送出去,未來的台灣人回頭看我們這段歷史,會做出怎麼樣的評價?

台灣的媒體工作環境的確不佳,為了降低成本有很多事情因陋就簡,然而,如果還有抱持使命感的媒體工作者,應該講新聞是歷史的初稿這句話銘記在心,盡力迴避報導重複性的社會事件,或是從探討成因與解決問題的角度切入報導,不要只淪於將版面填滿,將收視率拉高。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卻是值得挑戰的難關。

再者,如果媒體不能想辦法蛻變求生,繼續大量抄來網路事件或是車禍、客訴糾紛當成報導,大量置入廣告業配,縱然現在勉強可以苟活,也撐不了十年二十年。中壯年以上的媒體人自然可以混吃等退休,新進的媒體人能夠不把此一困境牢記在心,力求突破嗎?

記住,你今天所寫下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初稿,抱持著記錄歷史的榮譽之心面對新聞事件,拉高看事件的眼光,鳥瞰俯視這一系列不斷重複發生覆的事件,也一定能夠找出值得紀錄的焦點,做出不一樣的呈現方式。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