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吵什麼不重要,吵本身才是關鍵

By
on
2017-06-29

吵什麼不重要,吵本身才是關鍵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網路上有一小群很能寫的文化人和出版人,為了總編退女作家稿的事情吵翻了天。

原本是一件出版社的日常(退稿),卻因為被退稿的女作家身故後引起的輿論關注,加上總編自清文字的多方各自解讀,以至於事件越演越烈。

許多人不解,這樣一件不涉及公共利益的事件,為何在網路上吵個沒完?

我先說我自己的立場,我認為出版社反悔退稿甚至取消合約都是常態(我自己也碰過幾次),在商言商都,多數人能理解。

就我的觀察,一些緊咬出版社總編追打不放的人,除了本身是女作家的友人,就是對於總編澄清文間接造成出版女作家作品的出版社被抨擊(相信原本的澄清文出現之前是沒有這樣的事情),以及某些修辭讓批評者不滿。

於是乎,在幫忙緩頰乃至捍衛總編的論者們與抨擊總編的論者們各自有其所強調與關心的情況下,加上立場不同的解讀各異,以及這一群人都是能想會寫的人(還都有不少粉絲追隨),事件就越演越烈,牽扯進來的人越來越多,且越來越多人表態。

這個事件是最典型的「後事實」,熟悉出版業的正反雙方,將問題焦點放在總編與女作家之間的往來,圍觀的大眾卻有不少人聚焦在「陳星又順利被轉移焦點」、「總編自殺是為了幫陳星轉移焦點」,多以陰謀論看待總編的自殺未遂以及後續的各種發酵。

特意點出這個發展脈絡,想說的是,當一個事件被放上網路被多方解讀之後,事件就有了無窮盡的各種版本,且每一個版本都能聚集支持者並且引來反對者,戰場不斷開,戰火不斷蔓延,事件不斷被放大,圍觀群眾越來越多,且情緒一個比一個多。

到最後,事實本身已經不再重要,也沒有人能夠看盡所有論戰的文章且做出客觀正確的解讀(在這類有立場的爭議性事件中,誤讀是必然的,無論惡意獲善意,因為立場與觀點不同使然),各說各話。

網路上發生的論戰,有些不可避免,有一些卻是可以避免的。這次的事件如果在沒有社群網路的時代,大體上就是各自在各自的圈子裡討論,流傳一些對某人的耳語八卦,然後形成某種印象,等到討論盡了,事件就過去了。萬一要是鬧大了,往往會有共同圈子裡德高望重的人出來擔任調停者,讓雙方可以盡說自己的不滿,也有一套修復關係的作法。

然而,社群網路崛起之後,將爭論的雙方找來調停這件事情越來越罕見,幾乎都是一有什麼委屈就先上網放話、討拍,聚眾支持自己,然後雙方以各自的意見領袖生產的論述隔空交火,吵到最後問題仍然沒有共識,而雙方火氣越來越大,且反目成仇。

Simmel認為,閒聊天、說八卦的內容到底為何不是重點,持續說這件事情本身才是重點,因為聊天、八卦可以維繫並確認關係的存在。

某種程度上來說,在社群網站上吵什麼也不是重點,吵這件事情本身才是重點。許多人透過爭吵來表態、選邊或者建立自己的論述威信,維繫自己在共同體中的地位,劃分我群與他群。透過找出共同敵人來建立自己的內部團結,這或許是社群網路時代的人我分群的方法。而人透過各種議題的表態來尋找自己在社群網站上的定位與共同體,且沒有打算跟異己群體妥協或修復關係。

吵到最後,其實當事人本身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各方人馬只是拿當初的那個事件當作論戰的理由。當事人肯定會覺得自己被霸凌,備感壓力,除了自己的親朋好友多多支持、給予力量與支持之外,就只能坐等風浪過去。這類涉及群眾大量參與的網路議題事件,目前還沒人找得出什麼更有效解決辦法,因為之所以會鬧到不可開交許多時候也跟原始事件無關,而是跟後來的表態以及看表態不順眼的論辯有關。

在社群網路上生活,隨時都在議論人也隨時都可能成為被議論的事件中心人物,只願我們每一個人多一點同理心,在議論別人的時候多想想要是被議論的人是自己會怎麼樣?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