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當媒體斷章取義時,怎麼辦?

By
on
2017-07-09

當媒體斷章取義時,怎麼辦?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最近有一則新聞,堪稱峰迴路轉,卻讓我不禁想,「媒體這麼做所謂何來?」

新聞事件是某位被救援的登山客下山後開了記者會,據說原本記者會上被援救者是感謝援救單位,卻不知怎麼地被某家媒體斷章取義成批評援救單位,結果斷章取義的報導出去後,引發輿論譁然,拼命攻擊被援救者,斥責他的忘恩負義。

直到被援救者的友人出面澄清並還原事件真相,才有另外一些媒體加入報導,雖然仍有許多原本跟著罵的民眾,死咬著某些點不放(例如,被援救者何時要支付搜救費?明明現行法規就是仍由政府買單卻要緊咬這一點也是很神奇)。

這件事情最神奇的是,被援救者看不出來有任何值得媒體特意帶風向攻擊的新聞性,如果說是因為新聞報導當事人的政治傾向或工作導致媒體因著立場或特殊原因而斷章取義也就罷了?被援救者只是一個尋常百姓,竟然也要斷章取義來炒新聞嗎?

抑或者,從最善意的角度解讀,是該媒體的記者或編輯的閱讀理解能力出了嚴重的狀況?就是無法讀出被援救者的本意,就是讀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意思?

不管原因是哪一個,想來都很恐怖。

前者代表,沒有人能夠置身媒體斷章取義的事外,哪天自己被媒體採訪的某段話就被剪成了某個放上網路後會引起劇烈抨擊的版本,誰都可能因為媒體的斷章取義而成為暗黑網紅。

後者更慘(在這個案例上,我認為後者的可能性更高,因為該報系的其他媒體一開始的報導是正確的,沒有誤解被援救者的原話),代表現在的媒體工作者中有一些人的文本閱讀理解能力出了狀況,很難好好傾聽並掌握原發話者的意圖,在轉述並做成報導時出現了偏差,陷當事人於公關危機當中。

我不知道造成閱讀理解偏差的原因為何?也不知道犯錯的媒體是否覺得需要道歉或補救(畢竟這是一家強調自己遵守媒體新聞倫理,不隨便報導未經查證之新聞)?但我知道,想要知道自己是否錯誤理解原發話者的意思,可以再完成報導後給受訪者過目並確認,而不是逕自理解逕自發稿。

或許是社會輿論與NCC對媒體太過寬容,明知道出錯的報導只有在風頭上大罵一陣就過了,下次再有類似的情況發生,輿論還是照樣跟著錯誤報導起舞,讓媒體工作者對於自己所犯的錯誤毫無警戒心,一錯再錯,甚至到後來連承認錯誤的勇氣都沒有,原本該傳遞真實的新聞媒體成了捏造事實的謠言製造機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