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盤算…

By
on
2017-07-13

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盤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柯文哲去了一趟上海,說了一些讓中國開心的兩岸言論之後,引起台灣的獨派和深綠人士的不滿和批評。

較為善意的解讀者認為,柯文哲只是市長,且基於他的成長世代跟所受的教育,以及過去所發表的推崇蔣經國之言論,會有如此兩岸和諧論的誕生也是理所當然,不用太意外。只要柯文哲的市政做的好,那就夠了。

反應比較激烈的解讀者則認為,柯文哲選前所說都是騙選票,如今終於露出狐狸尾巴,未來讓人憂心。

總而言之,大抵上都是批判柯文哲的言論。就連過去手下敗將連勝文都在臉書上發文抱怨,說要是他當台北市長且說了同樣的話,早就被砲轟死了。

在我看來,柯文哲不過是擔任台北市長之後,逐漸嶄露其馬基亞維利主義的一面。

馬基亞維利主義,是某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甚至偏向獨裁,在處理人際關係時缺乏情感考量,也不重視傳統道德而更看重功利性,把其他人當工具,更關注事件的完成而非長期目標。

若從上述幾點都很符合台灣社會對柯文哲的看法。過去柯文哲被傳為高功能亞斯伯格症候群,不就是欠缺處理人際關係情感的能力?把人作為完成其目標的工具?在市政上柯文哲更看重效率與省錢,著重在收拾前朝的爛攤子,長期願景不明(也有人批評為沒有長遠規劃)。柯式獨裁作風在競選與上任之初就已經相當明顯,柯文哲式的失言與面對媒體的態度更展現其無式傳統道德的一面。

加上有論者認為,柯文哲可是在台大醫院這座白色巨塔下的存活者,不可能是一點權謀都不懂的小白兔,總總考量之下,我認為將柯文哲視為馬基亞維利主義者是相當合理的判斷。

若從柯文哲就是馬基亞維利主義的信奉者的角度來解讀其某些親中和討好泛藍陣營的言論,就完全可以理解其所言未必就是其真心,而是一種權謀的展現。

特別是連過去的兩岸代理人之一的連家都出來跳腳,我個人認為那代表柯文哲真的有打中兩岸掮客的痛處。他以實質領導力向中國展現其代理台灣的能力,將原本的掮客的特權拿走,放到自己手上。至於放到自己手上之後要用或不用,就看他自己的判斷。

但無論如何,他透過取得兩岸掮客的代理人權力的方式削弱了國民黨與統派的兩岸代理人權勢。這是最糟糕也不過和現況一樣,較好的情況卻是可以懸置或緩和兩岸關係的緊張化,替台灣爭取某些緩衝空間。

另外一方面,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柯文哲上任後不斷放出討好泛藍與中產階級選民的言論,就是為了連任,為了不讓國民黨權力復辟。在他的判斷,深信下一屆讓民進黨來選仍然無法打破藍大於綠的選民結構,只有他能夠打破藍綠版圖結構(雖然是採用功利主義式的討好泛藍與中產選民,而非堅持道德信念的宣揚大台獨主義),繼續壓制黨國統治集團復辟。畢竟國民黨一旦收復台北市,便可以重新取得資源分配權力,可以透過大量分配資源的方式重新鞏固其勢力,造成下屆總統大選的威脅。

世人之所以不相信他有施展權謀的能力,毋寧說是他過去深植人心的白目與失言形象,讓大家不相信他會如此施展權謀。然而,這會否就是極致的權謀之展現?

在我看來,柯文哲是高明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以他對自己的聰明才智的自信和他的待人處事乃至發言上,到處可見。馬基雅維利主義者是被統治的民眾會喜歡,深知內情的政敵或抱持道德純結論的政治理想主義知識菁英會厭惡的對象。

更權謀乃至陰謀一點來說,柯文哲從深綠台獨轉為華獨甚至兩岸一家親,對他來說都是為了達成各自當下的階段性目標所選擇的手段,而手段的前後不一致乃至矛盾對一般人來說或許是不可原諒的道德瑕疵,對他來說卻是為了完成目的(拖住曾將讓他跌落萬丈深淵的國民黨)的必要之惡。柯文哲或許真的沒有什麼遠大的政治理想,但是他是能夠確實做好該做的事情的酷吏,也因此在市長層級上只要他能收拾前朝爛攤子、阻止負債繼續提高,提升市政府的效率,絕大多數標榜不願涉及兩岸統獨敏感議題的中產階級選民就買單。至於問不問鼎大位那都是下一個階段的事情,等到下一個階段來臨且做出決策時,馬基亞維利主義者就會做出當時該做的最好決斷。

那麼,是否絕對不可能接受統一,好像也沒人能夠百分百掛保證?

我其實支持獨派的朋友繼續砲火猛烈攻擊柯文哲的親中與護華言論,當獨派罵得越用力,反藍統派的支持者越無法反對柯文哲連任。

只不過,深綠或獨派的朋友應該要做的不只是狂轟猛炸柯文哲上任後的偏統或懷念中華民國發言,畢竟馬基亞維利主義者就是這麼方便主義,非常權變,所以才能上位、才能掌權,才有舞台,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反倒是處處都要求絕對正確、道德無瑕,連目的跟路線/手段都要百分百理想主義不然就是敵人的台派朋友,要到何時才能真正取得足以撼動體制,完成建國的權力?

政治如果靠理想的宣揚或道德純潔堅持就能夠達成,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掌權後腐化了,不就是因為政治裡太多妥協折衷與務實主義在作祟,慢慢腐蝕人心嗎?

政治無間道,柯文哲做出了他願意承擔代價的選擇。這是想要取得權力者的魔鬼試煉,也是值得不斷反思與自問的難題。到底是堅持道德純潔然後永遠無法上位,還是冒著可能腐化的結果妥協折衷好換得權力?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