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讓出版產業崩潰的是圖書館的使用率提升嗎?

By
on
2017-07-21

讓出版產業崩潰的是圖書館的使用率提升嗎?

文/Zen大

先說結論,當然不是圖書館使用率提升造成出版產業崩潰。

前一陣子台北市圖書館和便利超商合作,推出配送服務,方便市民借閱。

此一新政策推出後,有一些資深出版先進跳出來斥責,順道非難了圖書館長年以來以最低標採購的現象。

結論則是說,政府這樣大力推動圖書館使用,會傷害出版產業。如果非要大力推廣圖書館,則要求圖屬館支付閱讀租借的費用。

看到這樣的論述,可以理解出版先進門的焦慮和用心,但卻難以完全苟同。

政府既然擁有圖書館,且館藏日益增加,物流宅配技術也不斷提升,想要更多的服務市民,想以更便民方法推廣圖書館的使用,不能說是錯誤。畢竟圖書館借目前仍然只是跟超商合作,未來隨著物聯網技術更加發達,圖書館直接市民約定配送契約,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例如,每年繳交一千元物流費就可以享受十次免費宅配圖書到府或回收圖書作業。

這類服務,著眼的利基點是無法在圖書館開館時間前往使用圖書館服務之市民,畢竟我們都知道,今天的台灣是24小時全年無休的資本主義社會,有一些人的工作時段就是無法上圖書館但又想讀書,於是就會有如此便民服務誕生。

雖說出版先進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但也應該觀察政策推動後的實際借閱情況再來批判,比較有論據可以依靠。要是便民政策推出後,使用效果根本不理想,那個便民租借導致出版產業崩壞論的論點,根本站不住腳。

論證出版產業消長議題,必須有客觀扎實的數據可供依靠,不是將自己想到的假設論點逕自當成客觀真實使用,因為假設(論點)未必為真,需有客觀證據佐證支持才能成立。遺憾的是多年來台灣出版界在面對出版衰退議題時,幾乎是只要推論能成立的論點就全都拿來使用,也不管是否真的經得起實證資料的驗證?

好比說,到底是圖書館的借閱率提升對出版產值的扼殺大,還是近年來清庫存的特惠舊拍、低價折扣戰,乃至台灣的總體經濟衰退、人民過勞低薪動漲,青年人口外移(青年世代是主力購書族群)與少子化,以及網路崛起對台灣的出版產值衰退影響大?

可以用來宣稱出版產值衰退的論點有很多,我也相信每一個論點都可能造成部分產值衰退,可是每一個論點所造成的衰退影響幅度到底有多少,說老實話,現今的台灣說不出個所以然。結果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認為重要的論點就影響大,最後的結果就是主觀好惡決定了出版衰退的原因,沒人知道真實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而當一個產業連自己衰退的真正原因都不清楚,又如何找出對症下藥的方法?

要我來說,出版業不先向社會解釋出版社和出版數量不斷增生這件事情,為何不會衝擊獲利分配,也就是不檢討產業內部現象就直接先檢討外部環境對產業造成的衝擊,說實在的,被指控的社會其他群體恐怕未必會信服出版產業提出的說法。

台灣的出版數量從1987年後跨過萬本,接著一路攀升,弔詭的是,在台灣經濟賣上高峰然後往谷底翻轉下跌的這十幾年間,卻是台灣出版產量最多的一段歲月,每年出版超過四萬種新書。

許多出版先進對於出版衰退的感受,極有可能是來自於出版業仍在上升成長時期的低競爭高獲利之對比。今天的台灣是總體經濟不斷衰退,出版量卻遠勝總體經濟向上成長時期,就算其他外部因素全都忽略不計,市場大餅固定而競爭者增加的情況下,本來就可能造成獲利分配減少的情況,更別說其他外部因素影響的確存在。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重點是,影響出版產值衰退的不只是社會環境,還有出版產業自己的產業特性和營運方式無法隨著時代調整。我們當然可以檢討並指出外部環境的影響,可是外部環境是出版界無法去扭轉的既定事實(即便要求政府保護或補助也於事無補,更不用說政府真的保護或補助的實際獲利者也不會是真正需要被保護和補助的出版社,很可能是本來就活得不錯的出版社,例如圖書館應該支付租借費用這一政策如果落實,真正獲得最多利益的還是暢銷書的出版社,而非小眾或人文出版社)。

時代的變遷沒有任何人或組織可以阻止,出版產值衰退象徵著這個社會上的人認為不值得再把寶貴的金錢花在購買紙本書上。也許,這個衰退象徵的是,過去紙本書獨霸閱讀市場的時代一去不復返,過去那些沒有其他選擇只好選書的讀者陸續離開出版品消費市場,轉向其他產品的選購與消費。

我再舉一個更殘酷的例子,出版先進們或許應該想想,為什麼市場上有一群人(還不算少),寧可花比書多好幾倍的錢上課(授課市場近年來在台灣高速成長,開班授課的老師越來越多,每一門課的收費都是輕鬆超越紙本書),且課程內容都可以在書本上讀到的知識,也不願意花錢買書讀?

當數位科技全面統治世界,當社會環境轉變,當文藝消費有更多選擇,紙本書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去適應新世界的需求,並且面對一個殘酷的現實,紙本書市場就是會萎縮到一定程度,這段萎縮期間會有很多同業撐不下去而結束。宏觀來看,是因為市場不需要那麼多出版紙本書的出版社。出版界當然可以斥責政府對出版產業的保護或幫助不夠,只不過說真的政府做再多,都無法保護像出版這樣一個低進入障礙且過度競爭的產業裡的每一個人,都能好好的活下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