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人生道路的選擇很難說

By
on
2017-07-26

人生道路的選擇很難說

文/Zen大

上周有一位大學恩師謝世,讓我想起另外一位恩師,她在我大學剛畢業沒多久,就因為癌症離世了。她是我在大學的核心課程的分組教學的指導老師。

輔大社會系的核心課程有個傳統,社會統計社會研究法和畢業論文,都是分成小組上課,由系上老師平均分攤,帶領學生。

分組上課的好處是,可以深入指導,因為負責學生不多,但是老師很辛苦,因為每個老師都要負擔三門核心課程。

缺點是,每一個老師的擅長都不太一樣,培訓出來的學生素質可能也不盡相同。

當年我們那一組的老師,通常就是沒打算要認真念核心課程或是選不到其他老師之下的選擇(有些老師很熱門,因為很會教)。

這位老師在系上的學生間風評不算好,主要是不太能教,而且好像常常會跟學生有一些細故衝突,或是辯論,學生似乎也對她的課程內容有很多不滿,覺得她很混。

所以我們那組上課很歡樂,都在唸課本或是閒聊,但也是順利畢業,而且大多數人都混得很好(我算是混得差的),例如有一位是我們班最早拿到博士跟美國的大學終身教職的,另外還有一位,日後在軍火商工作,也很神奇。

最有趣的是,我們那組的學生大致上可以分為英文超級好跟超級爛兩群,男生都屬於超級爛那群,女生則是超級好那群,例如不用準備就去考托福可以考當年的六百多分,對我來說完全無法理解那是甚麼境界。

話題扯遠了,總之,拜老師沒有很認真上課之賜,有了很多自由時間,讀了不少自己想讀的書。

後來才知道,那時候老師因為身體的緣故,其實已經沒有體力好好支撐課程,所以就很放牛吃草。

不過,當年老師聽說我要考研究所,還是私下約了我,給了我一些關於考試作答的專業建議,受惠很多。

要說三年核心課程都沒能好好上最大的影響大概就是社會統計比較難的部分,沒辦法靠自己讀書搞懂,因此藉著考研究所的機會,去補習了。然後,統計的部分得分還是偏低一些,但還好其他科目還可以,所以總體來說也都考得還可以。另外就是考上研究所之後,高統唸得很痛苦,又是必修,每周都得交作業,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把作業生出來且最後順利過關。

雖說統計相對其他科目弱了些,但是出社會之後,發現所學的也很足夠面對社會生活的需求了,畢竟在社會行走沒甚麼機會用到迴歸分析以及以上的統計專業。

總之,只能說如果當初選了其他老師,也許人生會很不一樣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