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4

By
on
2018-10-19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4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每隔一陣子,就有人用台灣小吃來議論、點評台灣社會,像是前一陣子的對岸已經在談大數據,台灣還在辦滷肉飯節,還有更早一些時候,為了抗議台灣小吃業者漲價而端出了歷史源流來批判漲價業者。

最近似乎又友人聊起台灣小吃,這次是有人主張,應該提升台灣小吃的原物料品質,拉高售價,不必然只能走低價便宜大碗路線。

然後有人為文反駁,認為觀光客來台灣吃小吃不是為了高品質的原物料,而是背後的歷史文化內涵。言下之意,小吃做好小吃的本分就好,不應該思考漲價或發展品牌形象。反對者還舉了越南河粉為例,大體認為庶民美食不需要精緻化與高級化。

蔡瀾說,全世界最好的越南河粉在法國,因為當初厲害的越南廚子都逃到了法國。法國的越南河粉貴不貴,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會便宜到哪裡去?

在地平民小吃,放諸四海,在地時大抵都是便宜的,畢竟是庶民日常飲食,太貴老百姓吃不起,因此不可能貴到哪裡去?

然而,這不代表平民飲食不能有高價或精緻版的存在。以日本的B級美食為例,一開始會被重視,是因為泡沫經濟之後,社會開始變窮了,人們開始尋找有限預算下的美味食物,於是出現了B級美食,如今我們熟悉的拉麵或丼飯,可以說是B級美食的代表。

然而,日本的B級美食是否只有好吃的低價便宜版?似乎也不盡然,不少綜藝節目都介紹過使用高檔食材製作的「B級美食」,有些生意還頗好。這種B級美食所看重的毋寧是B級美食本身的格式,至於料理本身早已是A級。

曾經在台灣大為走紅的日本料理節目《料理東西軍》就是以擅長尋找超高級食材來製作讓人驚豔的精緻版庶民美食作為節目訴求重點,此一節目的熱播毋寧也帶動了日本B級美食的升級與蛻變。

就說台灣,庶民美食同時存在平價版跟高級版的情況也不是沒有,鼎泰豐的小籠包就是小籠包界的高級版,鼎泰豐中所販售的庶民美食全都是高級版。再說自助餐,坊間不少便宜又好吃的自助餐店,然而台北市南門市場裡也有著精緻而高級的自助餐。牛肉麵更是一碗從百來元到數百元都有,正可謂豐儉由人。

庶民美食未必不能貴,也未必只能便宜,庶民美食雖然從庶民的日常飲食中發跡,但普及之後,有人看中其廚藝呈現的格式,代之以高級食材和高超的料理技法將之提升為精緻美食,又有何不可?

的確,庶民美食更應該被重視的是背後的歷史故事,但是,如果只因為某到庶民美食當初的誕生是因為先人的節儉,利用剩料製成就認定此道飲食不可以有精緻版,甚至將任何的精緻版都是為邪魔外道,或是認為外國人就一定沒有興趣試試看,那未免想太多了。

在我看來,更值得深思的是,為何台灣社會總有一群人抵死不願意看到台灣在地小吃出現精緻版與高級版?不樂見台灣小吃的品牌化與高價化?

是否不認為台灣這個品牌值得賣個好價錢?是否掛上「台灣」這個品牌的小吃用料就只能便宜,而且台灣小吃只能依附過去的歷史記憶,不然就是傷了人民感情?

要不然,為何每次有飲食業者,試圖將高檔食材加入台灣小吃,來提升品質或售價時總會被社會輿論圍剿砲轟?然而,卻欣然接受日本庶民美食以數倍於台灣小吃的價格在台灣熱賣暢銷,就連來自中原的外省食物也都能夠有精緻高價版,為何就是台灣本土原創的庶民美食,只准低價販售,不准登上大雅之堂?難道台灣小吃不能走上豐儉由人,精緻高價版跟便宜大碗版不該是非此即彼的二選一,私心以為,應該兩者兼具,任君選擇才對!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