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小媽媽的奮力求生,需要社會來相助

By
on
2017-08-20

小媽媽的奮力求生,需要社會來相助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iYoung雙月刊)

記得國中住屏東的時候,某天母親跟我說,樓上跟我同校同屆但不同班的鄰居,因為懷孕要休學了。

休學以後就在家待產,生完小孩後就在家帶孩子,當時每年似乎總會聽到一起這樣的案例,鄰里也都還能夠接受,大概當年南部鄉下普遍還有早婚傳統,所以有些孩子比較早熟且偷嚐禁果之後,如果有了愛的結晶,家裡多半支持兩人結婚並生下來。

後來我就回嘉義高中,上台北讀大學,跟那位小媽媽沒有交集,甚至連問起近況的念頭都沒有(若不是要寫這篇文章,可能也不會想起這件事情)。

現在想想,十四歲就懷孕的小媽媽,小孩都已經二十好幾,搞不好已經當祖母了,如果撐得過最苦的那段日子,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畢竟,曾經有數千年甚至更久遠的時間,人類都是進入青春期後不久就結婚生子,從今天的眼光,古代人都是小爸爸小媽媽。這也是為什麼古代能夠五代同堂,每一代都生得早!

過去能被接受,而今卻被視為異類,關鍵不在人類開展第二性徵,進入青春期的年紀延緩了,而是社會結構改變了。由於社會日漸分化、複雜化,人類為了謀生,得花比過去的人類更長的時間求學、工作,直到有經濟基礎可以結婚,已經快三十歲了。甚至有很多人過了三十歲,依舊單身,且看不出來有結婚或生子的可能性。

有一個問題很值得深思,如果撇開社會環境不談,單純就人的生理機能的角度來思考,是不生育或晚生育好,還是當小媽媽好?

答案我們都清楚,太晚才懷孕對胎兒和母親都不是好事。可是明知如此,我們卻仍然覺得當太早懷孕或結婚不好,越來越多的小媽媽是社會問題?有問題的到底是小媽媽還是讓人類不斷延後懷孕年齡的社會結構?

當然你會說,小媽媽很辛苦阿,得一邊讀書一邊照顧孩子,還得承受社會的異樣眼光,甚至還得承擔起家庭照顧的責任。

這些擔心都沒錯,卻也都不是無解難題。

首先,如果採用大家庭或家族一起生活的方式,小媽媽的孩子可以由親族長輩代為照顧,小媽媽仍然可以繼續完成學業,沒有太大困擾。

經濟的問題也可以靠著家族共同分攤,或是以建立教育基金的方式解決。甚至國家可以介入,給予願意提早生孩子的小媽媽財務上的補貼,畢竟全國的小媽媽人數每年平均維持在三千人上下,並不是多大的財政負擔。但如果國家設計一個讓女性可以安心早點生孩子的環境,也許無形中竟然可以提升生育率也說不一定?

最多就是懷孕那一年休學,而人生晚一年畢業,說真的根本無關緊要。

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在社會的眼光,社會的眼光才是造成小媽媽困境的關鍵所在。然而,一開頭我們已經談過了,過往的人類大多都是小媽媽小爸爸,在當時一點問題都沒有,之所以今天會成為問題是因為社會結構變遷,那麼,人是否只能屈服於社會結構一途嗎?更別說以後來的社會結構所形成的道德壓力去非議順從人的本然情慾設計。

至少我個人覺得,小媽媽不應該被少子化的台灣社會所排擠或排斥,無論成為小媽媽的原因是偷嚐禁果還是深思熟慮,至少作為母親他願意承擔起責任將孩子生下來時,社會應該一起協助小媽媽扶養孩子。

某種程度上來說,台灣今天之所以面臨少子化危機,除了經濟上的原因外,社會逐漸從家族社群式分解為個人原子式,親族之前不再像過去那樣提供人力、彼此支援,使得人們需要人力支援時得到社會上去購買,導致生養成本飆升,許多人無力承擔。

小媽媽雖然是比較極端的案例,但是,極端案例的照顧反而有助於改進社會制度乃至社會觀念的重設定,如果我們能夠設計出一套協助還在求學階段的小媽媽安心求學與照顧孩子的環境與制度,讓女性可以安心的懷孕與扶養,那麼,早一點結婚生孩子看不出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古希臘城邦的斯巴達人,就是族人一起養育子女;原始部落不少也是族人全體一起照顧大家的孩子。讓孩子在社群裡長大,而不是困守於每一個個別家庭中,也許是解決少子化危機與小媽媽需求的最好方法。

人類不一定只有屈服於資本主義社會一途,人不該為了將來可以賺比較多錢就壓制或犧牲掉神放在我們身上的特質,只要環境夠完善,人當然還可以有其他選擇。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