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雖然明知執法的權力是國家賦予不是私人所有…

By
on
2017-08-25

雖然明知執法的權力是國家賦予不是私人所有…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世大運開幕式,反年改團體前來「替中華隊加油」,導致世界各國選手無法入場,還與維安警方發生衝突(既然是來加油為何會發生衝突?為何不和其他民眾 一樣買票入場觀賞開幕典禮?),拉扯之中,有現役員警掛彩,而抗議人士反倒全身而退,毫髮無傷。

後來網路上出現越來越多關於現場狀況的爆料,原來執勤的現役員警面對前來「加油」的學長、前輩,恭敬有禮,好言相勸,不若其他執行驅趕社會運動任務時的光景。

能勸就勸,絕不拍肩,似乎是這次警方面對「加油人士」的底線,就算因此國家慶典被搞砸,來客飽受驚嚇,丟臉丟到全世界去,維安人是也要堅持自己的底線,絕不對自己的學長出手。

當社會輿論痛罵柯文哲放縱持勤員警放水(在我看來,是柯文哲區區一「屆」台北市長身分無力讓前來維安的執勤員警硬起來,畢竟也不是所有員警都隸屬台北市管轄,就算是也未必管得動)不久,網路上又傳出有還在就讀經專的學生因為不滿退休軍公教團體前往小巨蛋「替中華隊加油」的方式而在臉書上開炮怒罵,結果這位還沒開始執勤的後生小輩,在網路上被一堆現役員警噹得滿頭包,有勸說他最好不要分發到自己單位不然會好好教育他的,還有斥責他不懂倫理輩分不知道前輩是在替我們爭取權益的,各種「愛的教育」都有。

兩起事件對照下來,不難看出,在台灣的某些軍公教人員心裡,學長學弟的倫理關係遠勝過國家法治。非但如此,這些軍公教認為執法依據的是他們內心的內在道德價值,而不是國家賦予。

部分軍公教人員執法與否的判斷不是眼前之人是否違反國家法律,而是此人與自己的親疏遠近。只要此人是為了爭取「我們」的權益,就算違反了國家法律,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假裝沒看到或柔性勸說。總之,絕不拍肩。

俗話說的有關係就沒關係,就這樣在螢幕鏡頭前上演給全國人民看,讓大家知道代表國家執行法律的員警是如此使用權力的?

這幾乎是句廢話了,「公務人員的權力是國家授予,而非私人所有」,不能因為人情請託或私人情誼而有分別心,因為國家授予軍公教人員合法使用暴力的權力是為了維持社會秩序,因此絕對不能徇私,在台灣似乎無法成立。

如果當天加油團真的有理,真相真如其事後所宣稱?為何後續會引發喧然大波?為何社會輿論一面倒的抨擊與批判?

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人睜眼說瞎話,只是有些人願意把瞎話當真話吞下去,有一些人不肯。而不肯跟肯的人分成兩大陣營,彼此之間勢如水火,彼此恐嚇要脅。

說真的,從這場加油事件與警察的後續處理看來,文官在台灣早已超越藍綠,自成一個階級,自有一套規範,如果碰到文官自己所預設的共同底線,管你是總統還是市長,管你是國家法律還是輿論監督,都可以拋諸腦後。

當文官的不服從是用在保障自己權利而非保障人民百姓或國家利益時,老百姓將來碰到文官依法執行法律時,又會做何感想?又如何肯服從?如果連執法者都可以因為特殊原因而帶頭違抗法律,又怎麼能透突然搖身一變指著其他違反同樣法律的人民斥喝或執法?就算可以合法暴力迫使其他沒有特殊關係的違法者屈服,但人民心裡自有評價。

正所謂人必自重而後重之,雖然不是所有軍公教都如此將國家賦予之權力當成個人財產來使用,但其他軍公教人員看見了也無法出言糾正或是喝止時,社會觀感只會覺得「你們都官官相護」,並不會主動幫忙區分。

有這樣的典範存在,只會讓其他守法的軍公教未來想要秉公執法時遭遇更多的質疑和不滿,徒增社會成本,也徒增執法者自己的疲累。

國家的威信無法透過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來建立,本該做為法律與秩序象徵的軍公教集團卻因為私情與輩份關係,放水寬待絕不拍肩,最後就是現役軍公教得耗費更多社會成本和自己的時間心力才能勉強維持社會秩序。這是一場整個社會都輸的不幸悲劇,我們日後將不斷為此支付代價。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