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講到司法新聞,閱聽人突然忘了媒體報導品質問題

By
on
2017-09-09

講到司法新聞閱聽人突然忘了媒體報導品質問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在台灣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平常許多閱聽人非議媒體的報導內容真實性,不實被眼尖的閱聽人抓包造假,可信度備受質疑,甚至還被一些網路鄉民戲稱為「製造業」。

然而,這些平日報導品質良莠不齊的媒體,一旦報導的是司法判決或犯罪新聞時,突然之間,閱聽人彷彿集體對媒體過去的素行不良失意一樣,全盤接受媒體所報導的內容。

前陣子有個法官的判決,因不認同檢察官的起訴法條,認定該法條在該案例中的構成要件不足,因此最後改以其他法條判決被告,卻被媒體影射為恐龍法官,斥責其亂判。

的確,台灣的司法亟需改革,也不是沒有問題法官的存在。只不過,每一個法律案件的判決,必須基於非常嚴格的審視案件過程,反覆再三斟酌,考慮被告有無被冤枉或其他可能性之後,法官才敢做出決斷。怕的就是錯判冤枉了人,更讓真兇逍遙法外。

妙的是,台灣有許多厲害的鄉民網友,光看媒體報導的數百字報導所描述案件情況(往往還充斥了媒體的主觀價值判斷與有罪推定),就能斷定法官有沒有亂判?是不是恐龍?被告是不是罪大惡極?

真是非常神奇的事情。

在法院得經過反覆檢驗口供與證據,比對法律條文的構成要件以及法條的引用是否嚴謹等問題才能下的判決,透過媒體區區數百字的摘要/簡化甚至扭曲案情的報導放送之後,還有好多人可以鐵口直斷法官是否錯判?!

社會心理學中有個概念叫做「信任偏誤」,說的是人類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其實都是以信任他人之言詞為優先,並不會隨時抱持懷疑之心看人,即便是平日紀錄不佳的台灣媒體製造業的所撰寫的報導,還是常常能讓閱聽人相信並且根據其所撰寫的報導作出反應,沒有先暫停想一下這些媒體過往在類似議題上的報導品質?

娛樂八卦新聞的捏造,相對來說無傷大雅,但是司法新聞的捏造與帶風向,極有可能殃及無辜,讓原本無罪的人揹上了黑鍋或是有罪的人承擔了過於所當承擔的罪責,甚至讓原本代表正義的法官淪為不可信任的恐龍。

若把媒體跟法官的言行可信度放在一起比較,個人淺見認為法官的可信度應該還是比法官高一些。畢竟法官可不是小時候不讀書的人可以考得上,而許多網友鄉民則是以「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嘲諷當前台灣媒體的記者水準,不是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