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那些說李明哲活該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By
on
2017-09-21

那些說李明哲活該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網)

前一陣子看到網路上有不少台灣人在嘲諷李明哲,感覺不勝唏噓。

嘲諷文字的意思大抵不外乎,「是你自己跑去對岸招惹中共,被判刑也是你自己活該」,另外還有一些人對其妻子之營救指指點點。

這些人覺得,去到人家的地盤就應該入境隨俗,不應該犯人家的法律,否則被審判乃至坐牢實乃活該。再不然就是認為,想去人家的地盤做生意的人,平日在自己國家就不要隨便批評。還有一派人認為,自己並不會隨便批評中國共產黨,不是刁民,因此就算去中國也不用擔心發生李明哲事件。

或許還有一小撮人沒敢光明正大說出口的,覺得自己在對岸的關係很不錯,加上很樂意為中國共產黨服務,因此也絕對不可能遭遇李明哲的情況。

自願為奴,甘做打手的部分暫且不談。畢竟統治者對付這些人,通常是在沒有利用價值時才會出手。甘願擔任兩岸買辦,出賣台灣的人,的確暫時不太可能會被中國共產黨對付。

再者,這種人是能夠實實在在撈到一些好處,為了自己的好處別說出賣自己國家,出賣自己家人朋友的事情,在歷史上也不曾少過,不值得大驚小怪。

有趣的是某些明明分不到好處,跟我們同樣是市井小民,住在台灣也沒有強權威逼,然而,看到小老百姓被強權壓制時,不敢譴責強權、禁聲不語也就罷了,卻要敲鑼打鼓地告訴大家,強權做的沒錯,支持強權所做的事情,因為有錯的是對強權扔雞蛋的人。

這些人認為,有錯的是惹事的人,有錯的是想要改變現狀的人,有錯的是敲鑼打鼓對世界宣告某種錯誤的存在的人,而不是造成錯誤的體制或強權。

那些嘲諷李明哲的人,毋寧認為,不要多管閒事,自掃門前雪就好。非要多做英雄事,那麼被逮捕、被審判、被定罪,也是活該。

現狀是,你有沒有做了讓強權不開心的事情,並不是你說了算,而是強權說了算。也許你並沒有顛覆對岸政權,只是在對岸做生意但卻不小心得罪了有力人士或其他不可知的細故,有力人士就能找方法讓你被認罪或被消失。

說到底跟你有沒有犯罪根本無關,在那樣一個社會,統治者說你有犯罪你就有犯罪且就得認罪。

這些嘲諷李明哲活該的人可能不知道,甚至根本不在乎,台灣曾經有一對兄弟,只不過去過中國回來就被指為殺人犯,在犯罪事證都還沒有確切查核清楚時,我方的司法單位就全然採信中方所提供的資訊來定罪,最後甚至被法務部列入優先槍決名單中給槍斃了。這對兄弟既沒有從事顛覆中共政權之事,看起來也只不過是想在中國做點生意的普通老百姓,卻連替自己辯白乃至等待沉冤昭雪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兩邊的國家聯手處理掉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卻還有不少人(而且還是住在台灣的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願意相信媒體放出來的消息,認為李明哲被定罪是因為做了某些事情,甚至相信因此李明哲應該被定罪,真的是不可思議。

某種程度上,許多人支持警察對逃逸的外籍移工連開九槍後致死的解釋深信不疑,主動替執法過當的警察辯護,譴責質疑執法過當者的作為,其實很像。

似乎只要能夠說出被懲罰者的錯誤,甚至不需要舉證,負責執行懲罰者就能獲得不少人的擁戴與支持。這些人相信執法者,執法者說的任何話都不需要附帶確切證據就能自動成立,著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根據證據進行審判或裁決是當代民主或文明社會的基礎,以此阻擋統治者濫用權力在單一個別公民身上。

身為一個有基本良知或廉恥心的人,面對正在承受苦難的人,不應該落井下石,譏諷其苦難必有原因,認為其所承受苦難必然有錯。

舊約聖經中的約伯,全然無違背上帝旨意卻承受苦難時,也有自以為是的好友前來勸他「認錯」,想想這種「人被懲罰或承受苦難一定是有錯在先」的思想,還真是自古已有之。

然而,人落入苦難試煉或遭受傷害不一定是自己有錯在先,可能是莫名遭受冤枉,也可能是強權的有意為之(甚至可能是被傷害者掌握了強權的把柄因而被追殺,例如維基解密的創辦人)。

為什麼有些人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總能信誓旦旦的覺得某人肯定有錯?甚至事情已經明朗還是信誓旦旦,覺得被懲罰的人有錯?

也許有的人認為這些人良心被狗吃,但我不免在想,這些人是被深層的恐懼所束縛,因為太害怕了,自知無力抵抗強權侵擾自己,所以乾脆放棄抵抗,反過頭來臣服乃至崇拜於強權,將強權當成不可動搖的真理,絕對的正義。因此,有錯的自然不是強權,而是被強權指定為罪惡的人,被強者指為有罪之人必然有罪,不容分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